第三十一章 美女心怡

    我恨恨的寻思着要把他一个月的薪水扣光才能一泄心头之恨,又望了望身边空荡荡的四周,苦笑一声出门为她买东西去了。

    此后这个叫做方舒怡的美女就时时跟在我后面陪着我四处转悠,只是正如我所料那样,她啥也不会做,每天早上起来让她帮我倒洗脸水,半天才磨磨蹭蹭的端了盆冷水过来放下,也不管现在这天冷成什么样,更不管那床是她的还是我的,只要一见到床,倒在床上又能接着睡去;让她帮我叠叠被,叠着叠着居然在我床上睡着了,恨得我看着她美妙的身体不住的抹那流出的口水却又不好下手;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会跑到我床前来把我摇醒,让我陪她上茅房,每天雷打不动,而我提出可以用夜壶的时候,她居然奇怪的看着我说:“你看我是用那种肮脏东西的人?”我训斥手下的时候,她居然不守一个做丫鬟的本份,在旁边也跟着我训斥,只是说得离题万里,到最后乱得我都忘了刚才骂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训斥人家。举凡种种让我再也承受不了,半个月不到我赶紧对她说她的饭钱已挣够了,可以就此自由离开。谁知她美丽的大眼一瞪对我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既然已答应了让我做半年的,岂可现在就反悔?像你这样的人如何能成其大事?你反悔我可要坚守自己的诺言,不做够半时间年我是不会走的。”

    这话说得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眼泪婆娑的望着青天感叹:老天啊,你为何要让我承受如此的折磨?让我遇上这样一个女人,你这不是想让我英年早逝是什么?

    不过这方舒怡也并不是全无是处,有时我让她弄得烦了,板着脸一吼,她马上乖乖的贴过来腻在我身上,声音又腻又软的马上向我赔不是,也不理她那对硕大擦在我身上会对我造成伤害;有时我累了叫她来捶捶腿,她也乖巧的走过来,两只小粉拳一上一下捶得我舒服得想哼出来。更多的时候是陪着我在珞阳楼里四处转悠,在我无所事事时陪我说话,话语又温柔又体贴,让我觉得如沐春风里。这时我又感叹这老天怎么对我这么好,居然找了这样一个又可爱又美丽的女孩来到我身边陪着我度过在扬城的寂寞时光。

    如此晃晃两月。我倒立在床沿,落圆在身体里不住流转,让我感觉十分的舒坦。到扬城以来,一直没时间好好再练习一下落圆,今晚我试着运行了一下,还好,虽然有所损失,但还不至于消失得太多,我如果每晚多练几次,估计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又试着延伸出自己的灵觉,悠忽间我就感觉出了珞阳楼,我慢慢的运行着,让灵觉不急不缓的顺着鹰扬大道前行,路人急匆匆走过的样子,小商贩们愁苦的表情一一在我脑海里展现出来,到实在延伸不出去时,我把灵觉收了回来,深吁一口气,翻身坐在了床上。落圆退步了,灵觉也跟着退化了不少,现在延伸出去的距离没我在山洞里远。

    想到了山洞,我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紫晴与小玉柔情似水的缠绵,我心里一甜,又一暗,我来扬城几个月了,她们居然也不给我一点消息,也不来找我,难道说她们出了什么意外不成?我有些担心,唉,什么时候才能又像在山洞里那样三人同眠、共赴春风?想着山洞里的情景我不由心进而一热。

    想到她们,脑海里一转,马上就想到了这段时间跟我形影不离的方舒怡,我微微一笑,这小美女其实也蛮不错的,虽然大小姐的脾气大了一些,但天真可爱让人心生爱怜,而且她那身材……想着她那双硕大的波涛,我心又一热,小腹的热气隐隐双有升腾的迹象。我心念一动,我何不用我的灵觉看看晚上她都在做些什么?

    这念头一升起,就不可阻挡的占据了我的思维,我没再多想,又一个倒立,灵觉再度延伸,向睡在我后房的舒怡的房间涌去。

    我在建赌场和红楼的时候,就在珞阳楼后平出一块地盖了一间我的房间,有四五间房,我和舒怡就从珞阳楼七楼搬到了这里住着,那儿虽然非常舒适,但用来做生意更适合,我住,还是小一些的让我觉得更舒坦些。在这里,我住了一间稍大的,舒怡这小丫鬟住在我后面一间,离我也就两道门,虽然说的是她做我的丫鬟,但平时其实还是各睡各的房,我也不要她真的来服侍我的起居。其实我是怕睡觉时还时时对着她那美妙的身材,一个把持不住,那可麻烦了。

    我灵觉一会功夫即来到了舒怡的房间,我感知去,她还没睡,好像有些不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显得非常急躁,我心一动,这小姑娘现在还不睡在这儿乱走干什么?

    再感知了一会,见她还是在房间里走动,我自己也觉得十分无趣,正准备收回自己的窥探,这时她走到了衣柜前,打开衣柜,像是要换衣服的样子。

    我心一热,脑海里立时浮现出那对超大的双峰在我眼前跳跃,脑子立时有些乱了。还好,她只是脱了外衣,换上了一件黑色的衣服,没让我看到衣里的春光。这小姑娘,现在还不睡,还换衣想去哪?

    我定了定神,用灵觉锁定她,感觉着她轻轻的推开窗户,然后又侧耳听了听,像是在听我是不是还没睡的样,过了一会,她轻轻一跃,从窗户跳到了外面,翻过围墙消失在我的灵觉之外。

    我收回灵觉,心里不觉大奇,她现在还出去干嘛?而且看她翻墙的样子,武功也不算低,根本不像我初见时的那个毫无心机、柔弱无知的小女孩了。

    我好奇心一起,跳下床,几步来到她的房间,推开门然后轻轻关上,学她的样从窗户跳了出去,落圆运到脚下,一纵身,也从围墙跳了出去。

    围墙外是一条小巷,虽是距离最繁华的鹰扬大道只有很近的距离,但现在却黑暗无灯,小巷看上去黑漆漆的非常幽深。在黑暗中生活达半年之久的我自是不会被这点黑暗吓到,我紧走几步,来到一个十字巷口,四处一望却没见舒怡的踪影。

    我运起灵觉,灵觉以我的身体为中心扩散出去,马上在一条巷子里感知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快速的离去。我急忙收回灵觉,落圆运至脚下,迈开步子轻飘飘的跟着那身影而去。

    我离着那身影还有十多丈的距离,在快速行走中也没注意有人在跟踪,头一直没回的左拐右拐的在这些小巷子里穿行,有时还一腾身翻过民房的围墙消失不见,我只有又运起灵觉才不致跟丢了她。我快步紧紧跟着那个身影,又穿行了半天,直到她进了一间房内再没见出来。

    我站在房前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儿应该是一间民房,只是我一直紧跟着她,也没注意现在到了哪儿,黑暗中也分不清这是扬城的哪个角。我看着那房子,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是该进去找她还是就站在这儿等着。

    我犹豫了半天,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我跟着方舒怡跑来这儿干什么嘛?她跟我呆了这么久,要害我早就害了,既然她不害我,那我就没必要去跟踪人家打探人家的**。如果让她发现我跟踪她,到时知道了反而让我尴尬。

    我自嘲的一笑,忽然感觉到身边的气氛不对,我一愣,运起灵觉向四周一感知,马上感觉到我四周多了几个人的身影,而且他们几人已成了合围之势,把我的几条出路都堵死了。

    我一惊,这些人的包围之势看来是针对我而来,而且对我不利的是我刚才站在这儿时没有运用起灵觉去探查一下周围的情形,一直站在这儿想该不该见舒怡,结果让人把出路都堵死了才感知到。这些人是些什么人?为何会知道我来到这儿然后把我堵在这里?难道说是金沙城的人?

    我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如果是金沙城的人找到了我,早就对我动手了也不用等到今天才来抓我,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不会武功,看来这些人或许跟舒怡有些关系,可能是感觉到我在跟踪她,所以趁我不注意时围住了我。

    我一想到这点,心一松,是跟她有关的人那就好办了,毕竟我跟她无冤无仇,如果发现是我只要我跟她说清楚为何跟踪她,,自然不会对我怎么样,怎么说我也是她的老板。

    我也没动,静静的站在那儿等着合围我的人慢慢从黑暗里走出来,只是依然是合围之势把我围在中间。等他们离我有一丈左右远的时候,我凭着落圆的作用,看清楚了对方的情况。

    总共有五个人围住了我,其中有一个身材娇小玲珑,估计是个女的,全都一身黑衣,像一个个暗夜的幽灵一样,站在黑暗里如非我有灵觉和落圆的帮助,也难以发现他们的存在,只是奇怪的是我没看到舒怡的身影。难道她先走了?我心里有些不安。

    我也没说话,静静的站在那儿,处在这样一个情况,我只能以不变应万变,我跟他们又无冤无仇,看到我不是他们的敌人,自然会放了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