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白吃计划

    这事贴出去前两天,即有很多人好奇的打听是否是真事,却没人来经受这样的考验,毕竟这样的事听着没人敢相信。周道丰见状,找了几个托儿假扮成吃白食的,然后随便展示了几手绝活,即“高高兴兴”拿着钱走了,或是被我聘用为珞阳楼的人,这才相信我这儿真的可以吃白食,于是后面天天都有吃白食的来到酒楼,既有衣衫袢褛的穷人,也有好奇想看看是怎么回事的富人,吃后有展示会用鼻子吹出鸟叫的,有展示一顿吃一桶饭的,有吃了什么也不会做干瞪眼的,这些人或是被我请去洗马桶,或是挑水喂猪的,或是被余得利请去修河堤,或是付出了五倍饭钱灰溜溜跑的。而那些我认为可以一用的人,或是退伍的士兵会打仗的,或是会出谋划策的,或是些破了产的老板,想留的我留了下来在珞阳楼做事,不想留的给了点钱让他们离开,才一个月不到,珞阳楼笼络的各种人已十分可观。然后我又根据各人的能力,会做生意的让他们去管理已发展得越来越庞大的珞阳楼,会打仗的暂留着去做守卫或是照看赌场,会出谋划策的就为珞阳楼的发展想办法,做到人尽其用,以己养己。

    我这一手十分管用,那些人平时都郁郁不得志,只是缺少一个展示的机会,现在有了机会,都充分展示出来,珞阳楼在他们的加入后,生意更是蒸蒸日上,我付的薪水也水涨船高,让每个来的人都为我死心踏地的做事。只是很多人都不明白我留那么多退伍的军人干嘛,我淡淡一笑没有理他们,因为他们可不知道我心里的宏伟计划。

    虽然我还想再招更多的人,但来吃白食的人却是越来越少,毕竟一个扬城也没多少人,有才华又没钱的人更少,有的大部分已被我以高薪笼络来了,到最后,几天也没一个吃白食的,但珞阳楼的名声和规模却已隐隐成了金沙流域手屈一指的特大酒楼,不过也得了个白吃楼的光荣称号。但落日城旧部却还没一个人找来过,如果再这样下去,逼得我要再想办法了。

    这天周道丰找到我,说又有一个吃白食的来了,非让我去看看。我很是奇怪,一般这事都是交给他处理,只是到了展示的时候我才会去观察是不是对我有用,平时都不会叫到我,而且看他那样子,还有些奇奇怪怪、神神秘秘的,难道这次来吃白食的人很特殊不成?

    我跟着他下楼一看,不觉一愣,难怪他会有那样的表情,这次来吃白食的人果然特殊,因为那人居然是一个美丽的少女!这可是自从打出吃白食这招以来的头一遭。

    那少女二十岁不到的年纪,杏眼瑶目,皮肤白嫩水灵,小嘴红润有型,她的美貌与紫晴和小玉的相比也差不到哪去,而最特殊的却是她的身材,胸前是一对超大,撑得上身的衣服几要迸裂,而腰又极细,更衬得胸部的超大豪硕,我脑子里没来由又迸出一个字:g杯!虽然她的身材是极度的诱人,但看她的样子,却又是显得很纯真无邪,这样强烈的对比,让见到的男人不由得都产生强烈的征服欲,当然,那是在床上征服了。

    现在就有几个伙计有意无意的在盯着她的胸部看,见我来,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向我鞠恭。我才一见到她,也是眼睛一突,小腹里那久违的热气又再次升腾,差点没现场出丑。我连忙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那口邪气,淡淡的向手下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个能诱人犯罪的美女是头一次来珞阳楼吃饭,而据她说,她平时都不怎么出门,就算是出门也会有人跟着,吃后转身就走,事后从不关心吃饭是否需要付钱,估计是事后都有人帮他付钱。而这次她独自出门来珞阳楼吃饭时,她居然说不知道吃饭需要付钱这回事。如非有个伙计随口问了问她有没带钱的话,听她的口气还想在这儿住几天才会离开。因此伙计就拿出珞阳楼的规定给她看,可她也展示不出自己有何特长,但又因为她是一个大美女,并且从没有一个大美女跑来吃白食的,周道丰不知如何处理,所以才来找我想办法。

    我狠狠的盯了她的胸部几眼,心里暗道,她的特长已非常明显了,如果拿出来,想到哪白吃就白吃也没人会反对,只是现在我自然不能让她拿出她的特长来抵饭钱了,虽然我心里是万分的愿意。

    我缓缓的向她又说了一遍珞阳楼的规矩,她这才有些慌了起来,看着她那清纯的脸,我不由得一叹,这样一个纯洁得如一张白纸的美女出门居然没人陪,被人卖了怕还笑着帮人数钱呢!

    “可是……可是我什么也不会做啊!”这美女睁着大大的眼看着我小声的说道。

    “这个嘛,按照我们的规矩,那你就只能在珞阳楼打工挣你的饭钱了,时间为半年,吃喝免费,没工钱。”我扭头又对周道丰道:“你看看,扫厕所、守大门、倒夜壶什么的,哪儿缺人,马上叫她去那干活。”说完我斜眼看着那小美女,看她怎么办。

    她可没听出我只是随便吓吓她的,要知道,如果放她去扫厕所,我怕那厕所要挤爆了,再说,谁又忍心让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去倒夜壶呢?如果我真的安排她去做这些事,我怕以后我出门会被男人的眼光杀死一万次!

    “我不要去扫厕所,我不要去倒夜壶,这饭钱以后我会拿给你的,你看能不能暂时的让我欠着,明天,不,我一出门就去找钱来付的。我保证,我发誓”她听到要让她去做这些事,脸都吓绿了,急忙赌咒发誓说道。

    我奇道:“你去哪找钱去?既然有钱怎么还会来吃我白食?”

    我这一说,她立时低下了头,轻轻的说道:“我是从家里偷跑出来,头一次一个人出门,也没带钱,不过你放心,等过两天我气消了回家,我一定会拿钱来给你,我父亲……”

    我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没钱,照我们的规矩就只能为我做事,其他的不用说了,清安,安排她去后面扫厕所去,过两天再安排她去隔壁的红馆里帮姑娘们倒夜壶。”

    她见周道丰装模作样的就想上来拉她,吓得差点哭了出来,跑上前来一把抓住我的衣袖,用欲哭出来的声音道:“我答应你帮你做事还不行吗?你看能不能给我换换,我不要去扫厕所啊!嗯,我会服侍人,要不我做你的跟班吧,或者做你丫鬟也行,我保证一定会做好你的丫鬟好好服侍你的。”

    我的眼光从她的想要落泪的脸缓缓向下望去,那g杯(为什么又冒出这词?)离我不过尺来远,在眼前看去更觉得惊心动魄。我不由苦笑,如果天天身边跟着这样一个让人喷血的丫鬟,我怕我天天都要强忍着那心里冒出的邪火,直至鼻血狂喷而亡。只是这样一个诱人美女送到门前,就这随随便便放弃了,以后我想到这事可能会后悔一辈子,虽然离开紫晴小玉这段时间对她们的思念与日俱增,但这并不妨碍我欣赏其他的美女,而且经过山洞与她们的春意融融后,我又极冲动,常常难以忍受**的煎熬,所以才会一见她时就差点出丑。

    想着这些,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乱成一团,再听她一说,不由心里一阵狂跳,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了种种让我耳热心跳的场面,脑子里一热,嘴里冲口就说道:“好,那以后你就当我的丫鬟吧,每日好好服侍我,看你表现,说不定我一高兴,不用你做满半年就放你走了。”

    看着她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的表情,我心里大悔,把这样一个大美女时时放在身边,以后紫晴她们回来后见到会如何想?两个醋坛子一打翻,还不把我两只耳朵扭成麻花了才怪,再说,看她那样细皮嫩肉娇滴滴的模样,她服侍我?不要我服侍她就是好的了。只是话已出口,我不好再反悔,只有暗暗恨自己以下身的思考多过用脑子的思考。

    “既然你答应我了,那以后我可就跟着你了,我们说好,就半年时间。嗯,我啥也没带,要不你先买点我的衣服、洗漱用品还有胭脂花粉什么的给我?反正我没钱,你是知道的,我是你的丫鬟你不买给我谁买给我?对了,领我去我住的地方,我先看看是不是干净,别有什么跳蚤臭虫什么的,我最讨厌了……算了,看你这儿还算不错,我就将就些了。喂,叫你去买东西给我怎么还不去啊?快去,我先上去睡了,一会儿买回来放在我旁边不要叫醒我,要知道我睡眠不足可会乱发脾气的。”我看着她变得有些狡黠又天真无邪的眼光,听着她说着那些话,我忽然有种想跳楼的想法在心里闪过,我这是找了个丫鬟?不如说我找了个姑奶奶还好听些。

    我苦笑着看向周道丰他们,这家伙刚才趁我不注意已乐歪了嘴,见我望向他,急忙脸色一整向我说道:“刚才张力找我有事,我看看去。”然后逃也似的跑出了珞阳楼。我眼望向其他伙计,一个个的都急忙找了个借口跑了。这些家伙,给我找了这样一个麻烦,自己却见死不救的逃跑,难怪刚才周道丰他要来向我求救,估计是早已受不了这女孩的软硬功夫所以才不得已找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