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珞阳楼

    我来到七楼那特大豪华客房,吩咐倒上满满一盆热水,舒舒服服的洗了半年来头一个热水澡,然后倒在那比我在山洞里的桌床要大十倍的檀香木床上,盖上鸭绒金丝被,那感觉惬意得我差点哼了出来。有钱就是好,我想,那一山洞的黄金,如果我全搬出来,不知能买多少间这样的酒楼?嗯,有机会一定要把它们全搬出来,我的复兴计划里不能没有这些黄金。我迷迷糊糊的想着,眼睛慢慢闭上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天居然还没亮,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在洞里的半年时间从没固定说什么时候睡,也分不清是早是晚,现在虽然是处在正常的天时了,我自己却还没恢复过来。

    我穿上张力买来的新衣走下楼,楼内居然是灯火通明,望去每个人都忙个不停,我拉了一个伙计一问,原来是张力那小子吩咐的,今天晚上加班加点也要把挂牌庆典做好,所以到现在大部分伙计还一直在忙,张力也还在外面布置。没想到这小子把事情交待给他后还真卖力。

    这间酒楼里看来现在就我一人无事可干,这样好,什么事都要我亲自过问才做,依我的个性,几天这酒楼不倒闭才怪。想着张力做事的能力,我不由一喜,没想到我看人的眼光还自有一套嘛。

    我施施然走到门外,果然见张力还在忙着指挥伙计和临时找来的人布置着戏台,我出来抬头一望,没想到才一晚的功夫,整个酒楼就大变样了,从楼前到鹰扬大道这段距离,全被铺上了红色的地毯,地毯两旁一直到大道用花瓣铺了两条花边。新匾已挂了上去用一块红色的绸缎盖着,每层楼都全部摆上鲜花,难得的是每层各不一样,每层楼又都挂上了大大小小的红灯笼,颜色居然各异,又照得一座大楼五颜六色的。红红绿绿的相间着十分美丽,然后就是从七楼一直垂到底楼的几百串鞭炮,这几百串如果顺着点燃我估计要用半天时间才能够燃尽。那个戏台看样子也要马上完工了,虽然简单,却一点也不简陋。看着这座属于我的美丽的大楼,我暗暗的点头,这事交给张力这小子做还真找对人了。

    见到我站在楼着观看,张力马上走过来向我请安,我看他眼里全是血丝,心情却是极度的亢奋,想必头一次能操办这样的大事,现在又马上有了成绩,兴奋之情自是难免。

    我拍着他的肩大加赞扬了一番,这更让他乐得嘴都合不扰了。我听他介绍,到挂匾时还有一支舞龙和一支舞狮队到来,还有二十四响的礼炮队,扬城所有的礼花焰火都将在挂匾的时候放响,扬城里所能找到的鲜花都被他搜括一空,所有的焰火也被囊括了来,戏班请的是在扬城赫赫有名清戏团,已派了几十个人到扬城各处散发传章海报,据他说,就算是扬城城主宋扬六十大寿时的庆典也没现在这么隆重。

    我点点头,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钱我是不怕花的,我要的就是珞阳楼的轰动与名声,这样落日城旧部就能更容易更早的寻找到这里。

    我回到酒店内又把所有的伙计称赞了一番,承诺事后将会重重有赏,已从张力口中听到我的阔绰出手的伙计们嘴像张力一样乐得合不扰,人人干得更卖力了,自是心里惦记着我给他们的特大红包了。

    张力领了一个风水先生来找我商量开匾的时辰,这我哪懂,摇摇手让他自己去跟风水先生商量,商量好后告诉我即可。

    我闲着无事,突然想到沈六用留给我的两本书自己一直没时间看,遂从怀里拿出那本《谋定》翻开细细读了起来。才读几页我就被这本书深深吸引住了,我根本想像不到世间还有这样的奇谋妙计,书里不仅每种计谋都有战例可以借鉴,而且后面都还带上得失的讲解,小到偷鸡摸狗行骗,大到行军布阵打仗,无不详尽记述。我对这些利用心思计谋的方面很是喜欢,后面各种制造武器的方法却不怎么感兴趣。

    我看着书,不知不觉天已大亮,直到张力来叫我说揭匾的时间要到了,我才放下手里的书赞叹一声,无怪沈六用能以落日城两万兵力阻住左不右和金沙城八万的精兵,如非他有满腹的经纶计谋,落日城可能在两三天内就完蛋了。至于后面终至失手,那就非他之力所能改变的了。

    我随着张力走到楼外,才到门口就觉人声鼎沸,一眼望去,只看到鹰扬大道上全是围观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的把酒楼围了个水泄不通,看到酒楼这样超豪华的布置,嘴里不由得都发出了惊奇的声音,有的还探头控脑的趴在窗口向里张望,可能所有的人都想不明白才一晚的时间怎么扬城最大的酒楼就变成了这样。

    我对张力说道:“你可以当众宣布,揭牌后的这三天,吃饭住店什么的,一律半价,就当是优惠大酬宾吧!”

    当张力大声向围观的人群宣布了这一决定时,人群又一次沸腾了,谈论的有之,窃窃私语的有之,大声咒骂的有之,看热闹的有之,这些声音混合成一片,自是热闹非凡。我想到珞阳楼揭牌后不出一个时辰,整个扬城都会知道珞阳楼的新鲜事了。我乐呵呵的看着所有人的反应,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这做有钱人的感觉就是好,随便一点恩惠,马上就能引起这样轰动的反应,现在我不过才是有这一座酒楼就能引起这样的震动,如果我把那一山洞的黄金全取出来,那引起的热烈反响不把整个金沙河烤干了才怪了。

    我以前从没有过金钱的概念,才经过这两天的经历,我就有了种非常想做有钱的人想法,我隐隐的觉得只要我有了大量的金钱,那天下就会被我所掌握,那时我想复兴一个落日城还不是易如反掌?

    我默默的想着如何把黄金取出洞的事,这边张力走过来轻声对我说揭牌的时间已到。

    我把思绪收回到现实,洞里的黄金我还是等落日城的旧部寻找到后才实施,不然,我找什么人去跟我搬那些黄金?其他的人我可不敢相信。

    我拿着一根张力递过来的包上了金边的竹杆子,在围观人群热切的注视下微笑着走向楼前,伸出杆子去揭那盖在匾上的红绸。

    忽然从人群里挤出了几个像是城守士兵样的人,恶狠狠的样子一看即来意不善。

    “慢着,这位仁兄,你在这儿大肆庆祝,有没有去城管处报批了?有没经过谁的同意?难道你不知道,只要是事关庆典或者是占道搞活动的事,都要经过宋城主手下的城管处批准吗?”为首的一个对着我嚷道。

    张力的反应很快,马上向前打了个哈哈道:“各位官爷,实在抱歉,因为我们主人在昨天才从旧主手里买下了这座酒楼,一算挂牌的日子,就今天早上,所以实在没时间再去报批,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等过了马上去报批各种手续。”

    那为首的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不是我们不通融,但你这知道这是手续问题,如果谁都像你们这样的乱搞,那扬城还如何管理?”说完站在那儿一副马上就要拆台毁花的样子。

    我看着这些人的样子,一时想不出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这些城守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或许真是我太过急切了没注意到这些,只是都准备成这样了,难道今天就要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

    这时张力凑过来低语道:“公子,这些人我们布置的时候不说,到我们要开始揭牌了才出现,明摆着说是来拿点好处的,并不是真的想拆台,只要好处给到,此事自然做罢,而且公子以后您在这儿做事,没准还有求到他们的时候,现在也是个打基础的机会。”

    我恍然大悟,以前我在落日城高高在上,哪会想到做一件事还会遇上这些猫腻?原来这些人是打秋风来了。不过,能从他们这里进入扬城的管理层,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毕竟我是要做大事,如果不能打通一些官场上的关节,我以后在扬城的行事自是大受制擎。

    我一笑向那为首的道:“这位官爷您请息怒,今天事起仓促,有些事想不周到,这是我的不对。哎,您也别在这儿站着,要不里面先喝点茶,然后我们在细细商谈一下如何把这件事处理好,您看怎么样?

    那人等的就是我这句话,听我一说,装模作样的拿捏了一番,然后跟着我进到了酒楼内。

    我先客气的打听了一下他的名字职称,没想到这人还是扬城四大区城守之一,叫做余得利。看来他这名字真是取得很合适了,只要有利益的地方他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全力争取得利。像今天这情况,扬城最大的酒楼重新挂牌,这么一件大事,油水自是大得不能再大了,事先已得知这事的余得利自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所以平时都懒得出门的他一早就来到酒楼前等着要揭匾时才出现。

    我把他引入内堂坐下,伸手入怀取了两锭前次切割成小城的黄金,一块约摸四五两的模样,轻轻的放在桌上道:“余将军,您看今天这事已办成这样了,让我又把这些拆下,费时又费力,您看这样吧,这点小钱您先拿去,就当是我现在补办手续如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