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挥金如土

    虽然没有见到落日城的旧部,却无意在城墙上看到了两张已破烂不堪的悬赏令,看名字一张是左不右的,一张居然是我的,署名为金沙城城主秦问天,日期却是半年前,但我与左不右的相貌画得却是拙劣无比,连我自己都看不出那画的是自己。我寻思,这悬赏令应该是我进入山洞后发出的,既然现在贴出了左不右的悬赏,自然是他当时就逃出了金沙城的掌控?既然他逃脱了,为何这儿却没有父亲的悬赏?难道说父亲没有逃出?或是已遇害?而且这相貌画得如此拙劣,这却又是为何?我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明白我遂不去管,反正以后自然会有明白的一天。我拿出一块黄金来到一个金铺内,也没管老板瞪大了快要突出来的眼睛,吩咐他把这块黄金切割成小块,以方便我消费,不然我去哪投宿吃饭,拿出这么一大块黄金出来付账的话,引起轰动是必然的了,就怕到时让一些宵小盯上,那才是惹麻烦上身。

    我找了家稍大一些的客栈住了进去。这家客栈门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生意好不红火。我吃着客栈送来的精美饭菜,低头思索着自己的未来走向。

    四处毫无目的的乱逛是不行的了,既然自己去找不容易找到,还不如让他们来找我这样可能更好,毕竟他们离开落日堂时还有那么多人,找我自然要容易些。只是如何才能让他们知晓我在扬城呢?

    我看着酒店人来人往的景象,心里忽然有了主意。客栈里进出的人鱼龙混杂,打探消息或是寻人自是最佳的地点,如果我自己有一家客栈,再挂上只有落日城士兵才明白的记号在客栈里,然后再想办法把客栈名声打响,他们看到或听到后,以后自然会寻到这儿来。

    主意拿定,我匆匆吃了饭,上街打听当地酒楼的信息去了。

    在扬城逛了一圈,仔细向一些客栈老板询问了后,我心里已有了数。回到客栈,我把老板叫来问道:“老板,我想打听一下,这扬城里哪家酒楼是最大最好的?”

    听我在打听其他的酒店,那老板虽然一愕,但还是说道:“位于鹰扬大道的‘稻香居’是本城最好也是最大的酒楼,‘稻香居’不仅有有上好的雅座,还有上好的客房,虽然小店在扬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了,但比起‘稻香居’,小店还是有所不如。不过客官在本店也能享受到最优质的服务,小店……”我没再理他的自吹自擂,摆摆手回到房内拿了我的包,朝鹰扬大道走去。

    “稻香居”不愧为扬城最大的酒楼,我站在街上望去,此楼居然高达七层,这样的高度相比于其他多是三四层的酒楼,在鹰扬大道上自是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走进店内,感觉与刚才我所住之店即有所不同,它下两层为饭店,上五层为客房。下面两层一层极尽的典雅,一层却又极尽的奢华,能充分满足不同层次的需求。客房越往上越是高档,据店内伙计介绍,到第七层时,诺大的的一层楼却只有一间客房,这当可想象其豪华程度了。

    听着店内伙计详尽的介绍,我微微一笑,这就是我的目标了。

    我微笑着请小二把店主人叫来,说跟他有要事相商,小二看着我的笑容,感觉到我不是跟他开玩笑,稍一迟疑,走到后面把店主人叫了出来。

    店主是个大胖子,见到我后有些疑惑,但商人的本色还是让他马上恢复了常态,找了张桌请我坐下后开口向我问道:“不知这位客官找鄙人有何贵干?”

    我微笑不答,伸手从包内拿出两块黄金出来放在桌上,然后轻轻的说道:“黄金拿去,你这酒楼归我。”

    老板看到我拿出两大块黄金时,眼睛差一点都要从眼眶里迸裂出来,呼吸都已不顺畅,虽然他开了号称扬城最大的酒楼,但这样大的两块黄金他也从没见过,要知道我一块黄金重达十斤,现在黄金又极其稀缺,价值极高,不然父亲也不会说能用黄金交换到几千人的性命了。扬城虽然极尽繁华,用几十两黄金即可购得一间不错的酒楼了,像这样豪华的大酒楼,我半块黄金即可购买下来,何况是两块总重二十多斤的黄金?这就难怪酒店老板会有这样的表情了。

    我看到老板呼吸都像要停止下来,眼睛瞪着两块黄金眨也不眨一下,或许他还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会落在他的头上。

    他用颤抖着的手拿起一块黄金来,似是想看清这是否是假货,还不放心的放到嘴里咬了一下,然后一言不发的把金块放下冲进房内抱了一堆的东西出来向我道:“这是地契,这是房契,这是账簿,这是所有店内服务人员名单,全在这里了。”说完,把那堆东西往我怀里一扔,抱起两块黄金就冲出了“稻香居”。

    我又好气又好笑,这老板还真是干脆,有了黄金,其他什么都不要的就跑了,而且卖这么大一间酒店,两人前后只说了三句话就成交,我想,这样的成交速度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旁边看着这场交易的伙计到现在才反应过来酒楼已易主,愣了愣后马上来巴结我这新老板,忙前忙后的领着我查看酒楼。然后又带着我跑出跑进的向其他伙计通报我这新来的店主,看他那激动的样,好像是他成了老板一样。这伙计不愧是见惯了世面的,知道现在自己最该做的是什么,以后有他帮助我管理这酒楼会轻松不少。我思量道。

    等他跑得差不多了,我交给他一小块黄金,嘱咐他去帮我找一个写字比较好的人和一个木工来,他二话没说,拿着就冲出酒楼,不一会就领着一老一小两个人回来了。这样的办事效率不由得我不佩服。

    我向两人问道:“你们谁会写字谁是木工?”年老的急忙回答说他是写字的,我随便问了问,居然是扬城稍有名气的儒生,另外那小的虽年纪轻,却已干了十多年的木活,在扬城也是小有名气。

    “我要刻一块匾额,要最好的木料,刚才给你们的金子就是你们的报酬,这一晚你们能办到吗?”

    两人急忙回答没有问题。看在那块金子的份上,我想他们就算拼了老命也会在一夜之间帮我完成。

    那个伙计早已乖巧地拿出笔墨纸砚放在了桌上。

    “我要用‘珞阳楼’三字做成一块匾,你现在帮我写出来,然后你帮我刻出来,我明天就要。”我对一老一小说出早已想好的名字。

    “不知公子要的是哪三个字?能否写出来让我看看?”那老儒问道?

    我提起笔来一挥而就,写完后我不由呆住了,在我记忆里我好像从来就没写过东西,但为何我现在写来,却没一丝的犹豫?而且看写的笔架气势,也自不凡,我什么时候会写字的了?这问题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也只能先放一边了。

    那老儒见我写出来,不由得大赞了一番,说我写的已自有名家之气,根本用不着别人再来代笔。我一笑,没有理他,嘱咐他赶紧写,他写好后,我又在上面在画了一个日落山下露出一半的这样一个徽记,又刻意交待了让那木工一定要把这徽记刻在醒目的位置上,又说明了要的时间,挥挥手让他们忙去了。

    我刚才让他们刻的那个徽记是父亲在信上交待我的,他在信上说明了这是落日城的联络标记,有这徽记的地方就会有落日城的人。只要是落日城的人看到,自然会明白这里住的是什么人。我现在把酒楼的名字换了,这事不几天必然会在扬城引起轰动,毕竟这是扬城最大的酒楼。到明天挂牌时我再把声势造大,过后又想办法把珞阳楼的名声打响,我想不用多久我即能寻找到落日城的旧部。

    我把需要办的事又想了一遍,然后把那个机灵的伙计叫来,又拿出一块黄金给他,吩咐他去找最好的戏班,能买多少鞭炮买多少鞭炮,能组织到多少鲜花组织多少鲜花,虽然这个季节鲜花不是那么容易找到,但我想他自然会有办法。我只想在明天挂上珞阳楼的牌匾时引起全城的轰动,只有那样我才能最大可能的达到我的目的。

    见他正要跑出去办事,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又把他叫了回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叫张力,自小就在扬城长大,以后您老想办什么事,只管吩咐我就是了,我保证圆满完成您交待的事情。”他毕恭比敬的答道。

    我一笑道:“我也没比你大多少,别什么您老您老的叫,你吩咐下去,以后见到我叫我公子就行了。对了,你去帮我买几套衣服来,我这扬城第一酒楼的老板可不能穿成现在这样吧?以后你就是我的跟班了,其他的事也不用做,只管跟着我听我吩咐就是。”

    张力喜笑颜开的连忙答应了,跟着我这样阔绰的老板,他以后的收益自是不必说,以后向别人提起时脸上也比以前要光彩不少。

    “你去跟所有人说,以后薪水上涨一成,只要好好做,我不会亏待你们。还有,明天挂匾庆典的事,你就自己想着去办吧,不用再问我了,只要办得隆重轰动就行,不要怕花钱,钱不够找我拿。我上楼睡觉,没事就不要打扰我了。”看他前面办事的能力,只要说明白,其他的就不用我再操心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