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初临扬城

    日子一晃即逝,洞里的水也渐渐退下,水也变得比以前寒冷,那个水潭里的通道也慢慢露了出来,估计不用几天即能露出水面,只要露出能让人呼吸的空间,那时就可以出去了。

    我从黄金洞内拿了几块黄金,以备出去后的不时之需,然后用一些石板把黄金洞的洞口堵住,又找了些泥敷上,如果不是用心看,在这黑暗的洞里也不是那么容易看出。虽然这洞现在没人能进出,但外面的洞口是啥样我又不知道,难保不会让人无意中发现这里,还是小心为妙。

    过了几日,洞口终于从水下露了出来,露出的空间刚好够一人的头伸出水面,我看着那洞口的出现,是离开的时候了。

    我们把衣服和黄金用油纸包好,带了点食物,其他的所有东西都拉到那个仓库里放着,也许以后还能用上。

    我看着这个曾带给我绝望与希望的山洞,有种世事无常的感觉。我双手重重搂过两女,郑重的向她们说道:“以后,我们还会回来这里!我喜欢这里,因为在这里是你们给了我爱的感觉!如果有一天能再来,我一定要在这儿立一块碑写上,冷清风与紫晴、小玉爱的见证处。”话方出口,自是又引得两女爱意滔天,情绪失控,差点又要想拉着我进行一轮的爬山运动再走了。

    我把油纸包捆在自己身上,黄金很沉,虽然感觉有些不便,但还不致影响游泳,又用绳子把三人串连在一起,带头跳下了水,向那刚露出的水道游去。

    现在的洞里的水很冰冷,**的身体浸泡在水里有些刺骨,我运起落圆抵御着寒冷,担心的回头看了看她们,还好,两人都会武功,不至于在这样寒冷的水里挺不过去。

    我们缓缓的向前游去,头不时的被顶上的石块咯得生疼,有时还不得不潜水才能过去,还好潜水的时间不是很久。

    这样游了有百来丈,终于在前面看到了久违的光线隐隐的透出,我们大为兴奋,看来光明离我们不远了。

    又游了一段距离,头顶渐渐开阔起来,脚也能踩到实地了,我淌着水向前走去,光线也越来越强烈,身处的环境也越来越宽广,最后居然是身处在一个大石洞之中,四处怪石林立。可以上岸了。

    我**的爬出水面,一阵风吹来,冷得我打了个寒战,没想到外面已这么寒冷了。我急忙打开油纸包,拿出我们的衣服来穿上,这才暖和了些。

    看着两人冻得有些通红的小脸,我不由得心疼的搂住了她们,过了片刻,感觉身体恢复了,拿出准备的食物吃了些,这才继续向前走去。

    山洞的路很崎岖,高低不平,开始时是越走越宽敞,再走下去,却变成全向上爬了,山洞也变得越来越窄,已可看到洞口时,望去洞口似只能一人通过般大小。这时我的心又扑通扑通的乱跳起来,马上就能重见天日了,这样的感觉我没法不激动。

    我回头向两女看去,她们一脸平静的看着我,现在的她们感觉好像出不出去没什么区别,或许她们觉得一到了外面,要面对那么多的问题,还不如在洞中过我们的三人世界更舒服呢。

    我站在洞口向外望去,一片雪花从我面前飘落——外面已飘起了小雪。我站在的洞口位于一座大山的半山腰,洞口斜斜的半仰向天空,金沙河顺着山脚缓缓的流向远方,一眼望去,看不到半点人烟,落日城也不知在哪个方向,洞口附近有浓密的树林,这样的地方,如果不是有意寻找,根本想像不到里面居然有这样一片洞天。

    我走出洞口,转身把她们也接了出来,我看着脚下这壮丽的景色,忽然觉得自己并没有后悔走出那个温柔乡,因为我是属于外面这美丽的世界的,虽然里面有我的至爱,但,我只有把自己融入这美丽的景象,我这一生才会有意义。

    我站在山脚,牢牢的记住了洞口的位置,我还要回来这里,不仅是因为这里有我最初的爱的印记,还有就是那一山洞的黄金,以后我也要把他们取出用于落日城的复城计划。

    我们慢慢的顺着金沙河下游走去,一路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不禁问自己。到哪去?回落日城?落日城是不能去了,那儿现在是金沙城的地盘,我去了只会是自投罗网。打探父亲的下落?到哪找去?思前想后,终于还是觉得,先按照沈六用信上所说到扬城去,先不说能不能找到定真老人,但到那儿去,或许能遇到落日城的旧部,而我感觉最有可能遇到的是沈六用,他那天从落日堂脱逃,既然在信里安排了我去扬城,他肯定能想到我一出来就会去那儿,再说在那儿也有可能打探到父亲的下落,这样总好过我毫无目的的四处乱窜。

    我看着一路走来沉默不语的两女,向他们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紫晴定定的看着我,眼睛里忽然流出了眼泪,猛然扑到我怀里紧紧的抱住我哭道:“清风,现在我们出来了,我……我想和你暂时分开一下。要知道,是我带领了人占领了你的家园,我们是敌人,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去面对你的父亲和落日城的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么多天来,只要一想到要离开你我就心如刀割,如果没有发生以前的事,那该多好啊!如果我们一直还在洞里不出来,我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可是现在……”紫晴的泪水顺着的衣襟滑落入地,我感觉时间河水在这一刻似是停止了流动,心阵阵的刺痛。是啊,为什么要把我们放在这样一个敌对的位置上?难道我们俩只能有在洞中的缘分?一出来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难道说惟有别离才是惟一的出路?

    我没有答案。

    小玉默默的看着我们,走过来轻轻抱住我们俩缓缓说道:“清风,我觉得现在让紫晴跟着你不大合适,你还有一大堆的事在等着你去完成,紫晴也还要回去处理自己的事情,等你一切都确定下来,那时再相聚也不迟。还有,我也要离开你一段时间,我要去打探父亲的生死下落,也不放心幻月城的事,我想悄悄潜回幻月城看看,所以……”话还没说完,小玉的脸上也流出了泪水。

    虽然我知道她们说的很有道理,但才一离开山洞,就要面对这样的生离死别,实在是我不能想像、也不是我所愿意的。但正如她们所说,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处理,她们也有她们的事要完成,我没理由,现在也没能力带着她们在这危险的世界里四处奔走,现在分开,或许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分离只是暂时的,我们还有再聚的机会。

    我伸出手紧紧搂住她们,郑重的在她们耳边说道:“你们一办完事就要马上来找我,我们还要快快乐乐的在一起生活,我发誓,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在一起,这一辈子我死也要和你们死在一起。我要你们也一样,不管遇到什么,一定要想到我在等着你们,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好好回来见我。”

    紫晴和小玉满脸的泪水,在我怀里重重的点着头,呜咽着哭出声来。

    我抬起头望向飘雪的天空,不知不觉泪水已流满了我的脸。望着紫晴与小玉分道扬镳而去,我站在金沙河畔望着滚滚的河水黯然神伤,又两个我最亲最爱的人离开我而去,虽然并不是生离死别,但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却是在离开父亲后我又一次体会到的。我想了半晌,收拾起情怀,甩甩头,把所有的别离烦恼都甩出了脑海,面对金沙河大笑一声,顺着河向下游走去。美丽的世界,我又要投入你的怀抱了。

    扬城位于金沙河的最下游,已有百年以上历史,处在落日城、幻月城与江南富庶宝地之间,距幻月城也不过四日的脚程,距江南也只需三日即到,可以说是整个金沙河流域地区与江南联系的必经之地,为此,扬城被称为金沙中枢。

    因为扬城位置的特殊性,所以扬城一直以来都与几个大城交好,约定互不侵犯。左不右四处攻城掠地之时,也曾想过把此城占为己有,但在与扬城城主宋扬一番谈判之后,改变了初衷。后来据说是因为迫于秦问天的压力才没有对扬城动手的。试想,此等重要地段让左不右占领了,那以后秦问天的金沙城还要不要活了?

    我曾以为如果比繁华程度,落日城可能是最繁华的,但当我进入扬城后,我才发觉,扬城有着不亚于落日城的繁华,虽说城市规模比起落日城还有所不如,但城内的繁荣程度与落日城相比也毫不逊色,其在娱乐、酒店等方面比起落日城来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现在就走在扬城最繁华的鹰扬大道上,放眼望去,大道宽达十丈,两边酒店林立,妓院红馆随处可见,有的酒楼居然高达五六层之多,这是落日城也没有过的高度。从酒店红楼的繁荣程度可看出,扬城金沙销金窟的称号果然是名不虚传。

    我毫无头绪的在扬城的各条大街上乱逛,却没看到有一个熟人,更别说是落日城的旧部了。我暗叹一声,这样盲目的寻找终究不是办法,我还是应该好好想想自己后一步该如何走才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