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脱离希望

    我刚想倒下去搂着两女再睡时,声音又从右洞里传了出来,这次我听得非常真切,不像是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听着反而像是什么在游泳的划水声。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呼吸也急促进来,难道有人进了洞?

    声音时而有,时而无,就从右洞里传出来,把她们也惊醒过来,一听到传来的声音,她们都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她们也想不到在这个地方还会有其他的声音传出。

    我轻轻摆了摆手止住了她们准备发出的叫声,闭上眼,灵觉从我的脑海里涌出,向右延伸出去,越过一个个的水潭,在一个大水潭终于感知到了声音的来源。

    原本一片平静的水潭上有一圈圈的水纹在荡漾着,时不时有两颗小小的脑袋从水面露出,大大的的黑眼睛,坚硬而长长的胡须下一张大嘴正大嚼着鲜鱼,吃完又轻轻的拍了拍前肢,或是后鳍在水面划过,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原来是两只不知从哪来的水獭正在我们的捕鱼场里捕鱼吃呢。

    感知到是什么,我马上收回了灵觉,轻轻的呼了口气,扑通乱跳的心也平静下来。这两小东西,差点没把我吓死。

    我笑了笑,向紫晴和小玉轻声说了自己感知到的是什么,两女也轻轻的笑了出来,一张小嘴轻咬着我的肩肉,一张嘴软软的在我身上游走,两人媚眼如丝,想来是好梦惊醒后想寻找些什么补偿。

    我刚搂着她们躺下准备开弓射箭,脑子里突然有一个念头闪现,我猛的坐了起来,全然不顾正在等待着我出招的两女要杀死人的目光,走下床来,顺手捡了根还在燃烧着的木棍,举着向右洞走去。

    我才出现在右洞,火光刚照射在洞里,两只水獭马上就潜入了水中不见了踪影。我灵觉涌出,紧紧锁定住它们的身影,跟随它们穿过几个水潭,然后消失在一个大水潭下。

    我举着火快步来到那个水潭前,水潭一如以往的平静,如非有一小圈涟漪正在缓缓的扩散开去,真看不出这地方就是刚才两只水獭潜入的地方。

    我顺着水潭走了一圈,也没发觉有什么异状,难道我的猜测是错误的?

    两女这时也奔到了我身边,看到我围着水潭在观察,有些奇怪,急忙问我原由。

    “一直以来,这里都没有其他的生物进入,现在忽然进来了两只水獭,那它们一定是从外界进入的,刚才我就看到它们从这儿消失了,莫非这个水潭能连通外界?但我观察了半天,也没见有什么异状。”我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说到这儿,我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这几天这里的水上涨了不少,而且有时会有泥沙进入,这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这肯定是因为洞里的水联通了外面的金沙河,外面这段时间或许正在洪水泛滥,所以里面的水位也跟着上涨了。从这可看出,洞里有联通外界的水道,这是毫无疑问的了!”

    听我一说,紫晴和小玉也仔细地观察起那个水潭来,却也没有什么发现。

    “我下去看看。”见在潭边看不出什么结果,会游泳的小玉就说道。

    我微一沉呤,跑回去拿了件衣服,撕成一条条的,结成一根长绳系在小玉的身上。

    “下去后要注意潜水的时间,一旦觉得不适马上返回,不管找没找到,安全最重要。”我小心的叮嘱道。

    小玉跳下水后深吸了一口气,一低头,两只结实的小腿一蹬水面,消失在了水面下。

    我拿着绳子的一头,焦急地在岸上走来走去,计算着时间。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心扑通扑通的又急速跳了起来,要是小玉这时出了什么意外,那我马上跳下去跟随她一起去了。

    正在我急得想跳进水的时候,扑滋一声,小玉可爱的小脑袋出现在了水面上,看着我微微一笑游到了岸边。

    我急忙跑过去,拿出紫晴早已准备好的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让我担心死了。”

    小玉立时笑靥如花,看着我的眼眸神采飞扬,双手紧紧搂住我,湿漉漉的头靠在我的胸前低低说道:“你不关心是否找到出口,却一来就关心我的安危,我……就算我真的此刻死了,我也无憾了。”话语间透出的浓浓情意,让我不由一阵心动。

    缓了一缓,小玉又道:“我刚才潜下去后,发现边上有一个大洞,我顺着游去,半天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后来我不敢再潜,就游了回来。”

    我沉思了一下道:“看来这个洞就是与外界金沙河连通的通道了,不然那两只水獭也不可能从这儿游出去,只是现在淹在水里,我们又没有水獭的水性。唉!”

    紫晴在旁边接道:“别忘了,现在是雨季,河水正在上涨,如果到了枯水期,这个洞口应该会处在水平面上,那时应该会有让我们呼吸的空间,我们就不用再在水下潜出去了。”

    我点点头道:“我想也是这样,现在估计是在七八月间,再过两三月,金沙河的就到了枯水期,那时我们应该就能出去了。”

    想到不久即能走出这里,我有些兴奋,以前以为生机已断没了出路,也没想太多,现在生机一下子出现在眼前,不由得我不兴奋。

    紫晴和小玉也很高兴,虽然在这儿其乐融融、郎情妾意的很是舒服,但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呆这么长时间,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

    感觉到了生机就在眼前,我们的日子过得更是快意,笑容时时都绽放在她们的脸上,只是时不时的在我转身背对紫晴的时候,一丝黯然会在她的脸上显现。我能感受到。

    为了以防万一,我和紫晴开始向小玉学习游泳,我本来就会,只是不怎么精通,紫晴则是个旱鸭子。一时整个洞内都洋溢着我们的笑声,有时在笑闹中,游泳的地方也会成为了我们爱的春池,那时的我只忙于学习如何翻山越岭,开荒种地,早忘了学习游泳这事了。

    日子就在这泛滥的爱意中渐渐过去,我和紫晴的游泳技术日臻纯熟,我有时还能凭着体内落圆的帮助在水下潜行很久时间,这点现在连小玉也不能与我相比,到时就算那洞口还在水下,我想我也有可能靠着我的潜泳技术直达外面。只是我怎么可能扔下两个深爱着我的可人儿离去?

    看着水面渐渐的下落,我反而不怎么兴奋了,我呆呆的坐在水边沉思着,想着出去后自己的未来,父亲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我能承受父亲交给我的复城重担吗?还有,我和紫晴,在这里时我们是爱侣,出去后就是敌人,我们到时如何面对?未来对于我来说,是一片的迷惘。

    小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传来:“清风,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听她的声音,很是急切。

    我走过去,见她手上正扬着两封信。我大奇,这洞里就我们三人,而且这里的一石一水我莫不熟知,她哪来的信?

    “这是我在那两本书里无意中看到的,你看看,好像是写给你的。”我忽然记起那天收拾大木箱的时候,是有两本书跟被褥放在一处,那时我根本没在意,以为是父亲无意间放进去的,或者是拿给我在洞内消遣而用,没想到里面居然有两封信。

    我接过信,把紫晴也叫到身边,一手搂着小玉,头枕在紫晴的身上,凑到火光下把信打开仔细的看了起来。

    一封信是沈六用写给我的,信里他说明了他们为我准备这些东西的情况,还特别的写明让我好好看看那两本书,说对我以后会有莫大的作用,最后让我出去后先到扬城去找他的师傅定真老人,或许能从他那儿得到什么指点。却又没告诉我怎么去,只说到时自知。

    另一封信是父亲留给我的,信上写的就是如何设计把我引进山洞,也写了他为了不让外面的人能进入山洞,特意破坏了石门的机关,让这机关在我开启一次后即失效,情况与我猜想的大致相符。他还让我在山洞里安心呆一段时间,等过段时间,外面的局势稳定后再让我出来,以及出来后的联络方式等。后面还附了一张山洞的详细地图。我把图好好看了看,地图画得非常详细,连每个小水潭的位置都标了出来,在一个水潭处我看到了出口两个大字,旁边还标了一行小字,说明让我在11月末水落后从这水潭出去。我一看那标着出口的地方,正好是我们看到的那个水潭。但信里对黄金洞一事一字也没提。这两封信如果落日城胜出,自是毫无用处,一旦落日城战败,对于我来说就是意义重大了。

    我不知是该大哭一场还是该大笑两声,如果我早看到这两封信,也不至于要费尽心力的到处乱跑寻找出路,早就在这儿慢慢的等着水退了,怪只怪我自己看到这样两本书也没好好的查看一下。只是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我的乱窜,很有可能不会遇上紫晴,那我们现在也不可能发展到现在这样子,我也不可能发现石壁后面的黄金洞。

    我拿起那两本书翻了翻,一本书名叫《谋定》,里面写的是一些计策的谋划,还涉及了排兵布阵、攻城掠地,并带有一些机关以及武器的制作等,可以说就是一本战争的百科全书。另一本书却是武功心法,应该是沈六用自己的武功的详解。看来沈六用真是算无遗策,害怕一旦战败后自己的武功与计谋失传,所以把自己的所有放在了洞里留给我。

    我把两本书放进怀里,心里想着父亲的苦心安排,眼里不禁又是一阵热泪盈眶。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