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乱欲迷情

    她们一愣就马上反应到我在做什么,也兴奋的帮我找出所有能盛水的工具,装满了水准备在旁边。我等大火燃得差不多了,辙下火立即把水泼到滚烫的石壁上。水才泼上去,石壁发出劈哩叭啦的几声脆响,绽开了几条裂纹,我用镐轻轻一敲,即落下了一大块。如此反复几次,只听咔嚓一声,随着最后一块石块的掉落,一个能容一人通过的石洞出现在石壁上。

    我强压住心头的狂喜静静的等着石壁逐渐冷却。现在这个洞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如果再找不到出路,那我真要绝望了。

    我点了支火把钻进了洞内,小玉和紫晴也跟了进来。面前就是一条黑暗的甬道,但却是用石块彻成,不像其他的通道都是开凿而成。两人一左一右拉着我的手慢慢向前走去,我不敢走得太快,我害怕发现后面等着我的依然是一条死路。

    走了大约百来丈左右的距离,我们面前出现了一道石门,材质跟那面石壁一样,不过却小了不少,旁边石壁有一像机关一样的把手。我看了看,深吸了一口气,右手握住那把手向下轻轻一拉,只听见石门哗哗的响了两声,缓缓的向一边石壁后退去了,门后一边黑暗。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是什么情形。

    我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左右望了望同样紧张的两女,举着火把走了进去。

    才一进入,我就感觉到眼前猛然亮了起来,那亮度超出了我眼睛的承受程度,让我不由得闭起了眼睛。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景像让我一下子停止了呼吸。

    我们处在一个山洞之内,山洞倒不算大,左右距我也就两丈左右,高也两丈。却有二十丈左右的长度,但让我根本没想到的是,两边整整齐齐顺着山洞码成两排的全是一块块的黄金!我们就站在一条黄金堆彻成的甬道里,刚才闪得我眼睛睁不开的就是黄金反射火把的光芒!

    眼前的景象让我张大了嘴呆住了,原来父亲所说的秘密是真实的!确实有一山洞的黄金在这里!

    我率先反应过来,举着火把向洞里缓缓走去,紫晴和小玉还在沉浸在这巨大的震惊里没回过神来,机械的跟着我向前移动。

    二十丈的距离我没多久就走完了,虽然有这一山洞的巨大财富,却没有我最想看到的另外出路。

    我心一沉,又不死心的来回走了几圈,洞里除了黄金就是黄金,守着这一别人怎么想也想象不到的巨大宝藏,于我却毫无用处。我彻底绝望了。

    我呆呆的看着满眼的黄金,不知不觉眼泪从我眼眶里落下滴落在地上,两女凄然看着我的眼泪,一句话也没说,走过来,一左一右轻轻抱着我,头靠在我的肩上默默感受着我的悲伤。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黄金洞的,这时的我,被绝望彻底摧毁成一具没有思想感觉的躯壳,麻木地任凭她们的摆布。

    我定定在坐在我的床上,眼神呆滞木然,两女黯然的看着我,眼泪顺着她们白玉似的脸颊流下,谁也没说话的就那样坐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一下子站起身来,也不管她们关切的眼光,快步冲到那个仓库里,抱了一大坛酒回来,一声不吭就灌了几大口下去。我现在最需要的是让自己麻木.

    我从没喝过酒,而这酒已存了几十年,酒度岂是我所能承受的?酒才落肚,一股热气即刻从我腹内升腾到我的脸上。我猛然的大笑出来,眼泪随着我的笑声又流了出来我也感觉不到,又狠狠灌了几口,酒气立时涌了上来,我摇摇晃晃的看着走过来的紫晴和小玉,她们的样子已有些模糊,我似还感觉到她们把我的酒夺了过去,好像一人也喝了几口,然后感觉到有人抱住了我,然后我意识一片空白。(以下应起点要求,删除三千五百字)

    又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中我似一个喃喃的声音隐约地在我耳边响起,模模糊糊的我似是听到:“我本来曾发誓此生见到你就要杀了你,只是我没想到你已全然忘记了我这个苦难的女人,你让我为难了……我更想不到我还会与你在这里相处这么长时间,虽然我们再不能走出这里,但我一点也不觉得悲哀,因为……清风啊清风,我已爱上了你……我真希望此刻能永远……”

    我闭着眼听着她的喃喃自语,一丝模糊的印记在我脑海里一闪即逝,我很想把它抓牢,却再也感觉不到这印记的存在。

    当我再次醒来时,两人都拥在我怀里,我吻着她们,看着她们带着微微笑意满脸红晕的睡去,我缓缓闭上眼,思绪翻飞如潮,回味着这美妙的感觉也深深进入了梦乡。

    当我又醒来的时候,我左右望去,两双眼睫上还带着泪珠的明眸一动不动的看着我,见我醒来,不约而同都吃吃的笑着急忙把两颗头埋于我的肩下。我抬了抬已有些麻木的双臂,轻轻的把她们都拥在了我的怀中,看着洞顶的石壁,忽然一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什么苦难经历,什么出路,在这一刻都在我的脑海里烟消云散,拥着她们,我就感觉拥抱着了整个世界。

    既然注定了不能改变现状,我何必非要执着于此?顺应时势,法之自然,享受眼前的幸福,才是我现在最应该做的事。

    想着,我微微一笑,偷眼向她们望去,两个娇美可人的小女带着促狭的笑正在望着我。

    我呵呵一笑,故作疑惑的道:“我是不是对你们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了?我喝得有点多,都忘了。”

    我边说边不在意的看着她们,我这才说完,两胁突然同时一痛,我不由痛得叫出一大声,却是她们用手在我最柔软的肌肉上各拧了一下,我想扭动一下摆脱她们的袭击,但那桌子临时做的床本来就不大,现在睡了三个人更是小得可怜,我想转动一下身体根本不可能办到,如果动作过大,就会把两个美人从身边挤下去,这岂是我所愿意?

    我忍住疼痛,看着她们郑重其事的道:“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征服世界!不过,在征服世界之前,我首先要再把你们的山谷再重新开垦一遍,好好的播下我的种子,不然岂不辜负了你们这一方完美的水土?”说完,我一脚把那多余的被褥蹬到了地上,欢叫一声,进行着我刚才的征服宣言。

    此后的日子,我都是在两女的柔情蜜意中快乐的渡过,早忘了想寻找出路的事,外界好像离我已十分的遥远。有时不经意的想到,也只是淡淡的一闪即逝,或许在我随意而为的心里,这样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未尝不是老天对我的最好安排。惟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些苦恼在这洞中不知已过了多少时日,万一这样过得稀哩糊涂的哪天突然老死怎么办?

    那个已成为我们浴池的水潭的水近段时间渐渐逼迫了我们所居的陆地,我们能活动的范围也越来越小。潭里的水已深得能淹过我的头顶,水有时还会带着点浑浊的泥沙。右洞大大小小的水潭也一样涨了起来,捕鱼已不是那么容易,但还好鱼儿极多,多花些心思还是足够我们三人食物无忧。

    我忽然在睡梦中被声音惊醒,我轻轻的从两女的纠缠中抬起头来侧耳凝听,声音又停止了,我摇摇头轻叹了一声,现在这个地方,除了我们,哪还会有其他人的出现,我也许是听错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