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洞内乾坤

    我顺着上次走的那条路一直朝前走,到了遇到紫晴的那条岔路,我拐了进去,走了半天到一个山洞后又没了出路,只能折回顺着大路向前再走,那通道一直就向左延伸,我遇上有岔道也没管,感觉已走了两三个时辰,也没见到路的尽头。

    我不经意的一低头,忽然发觉地上有一串向前的脚印,看样子似是才留下不久的,我心一跳,难道这儿不久前有人经过?跟着再走了一段,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低头看了看自己走的脚印,再对比那脚印,却是一模一样的,那对足印其实是我自己前面走过留下的!

    我差点大哭出来,没想到自己走了半天,却是在这儿绕着圈子走了一圈,这个圈子应该是在遇紫晴那条岔道后,那条是死路,不会与大通道联通。

    我转身跟着自己的足印走了回去,过了两个岔道就看到了遇紫晴的那条道,朝前走到那个仓库,微一沉思,找了几块还算完好的木板,捡起四个滑轮,用油润滑了一下,用木板与滑轮拼凑成了一个简易的拖车,又捡了根没完全锈蚀的铁索拴在“车”上,搬了那坛油和一些镐锹的破旧断柄,弄了满满一车,用铁索拴好,拖着往回走去。

    滑轮经过油的润滑还算好用,只是那车就太差劲了,每走一段路我都要手忙脚乱的重新整理组装这张车,路还不平整,一时上坡一时下的,一路走来把我弄得满头的大汗。

    好容易走到路口,我已累得伸出了舌头,两个美女还算知趣,一听见声音即跑了过来,没等我吩咐就把车上的东西搬到了临时的家里。我虚情假意的表扬了她们两句,两人美滋滋的笑了出来,搬得更起劲了。看来环境造就人这句话放在谁身上都合适,才来这没多久,为了自己少累点,我这在落日城纯洁得像白纸一样的大好青年,也变得虚伪起来。

    吃了饭,我满身的汗臭,连我自己都闻不下去。我忽然“大义凛然”的站起来喊道:“我要去洗澡,但有点害怕,你们谁陪我去洗啊?”话刚说完,两根木棍飞来,吓得我东躲西闪才不致被击中,两女同时嘴里还嚷道:“想得美了你,你以为你是谁啊?”说完又是两木棍飞来,打得我落荒而逃。怎么人与人就这么不同呢?上次她们洗澡,是哀求着的让我陪,我不陪还不高兴,到我洗澡时怎么成了这样的结果?

    我站在水里,想着自己刚才说的话,结合着看到小玉**和偷看紫晴洗澡的表现,我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出的事说出的话,在以前我根本不会那样做那样说,难道说战争和这几天的经历改变了我?还是说这才是我本来的面目?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这两种不同性格的人,孰好孰坏?我迷惑了。

    我没跟她们说我感觉到石壁后别有洞天的事,一是我还不知道后面是什么情况,二是说出来后她们追问起自然就会知道我有灵觉的事,我现在还不想让她们知道我有这种本事。

    我找了几块好的木板整理了一下,把油纸铺在上面,总算有了自己的一张床了,身子不用再因地面的凹凸不平而咯得腰酸背痛。接着找了根结实一些的木棍,把一头削尖,做了柄简单的鱼叉,只是没试过也不知道能不能叉到鱼。

    二女见我要实施捕鱼计划,一下来了兴趣,吵吵嚷嚷的叫着先让她们试一试,为此两人又争了起来,我大晕,急忙把那削好的木棍赠送给了她们,自己又找了一根重新削了柄。

    潭里的鱼也不知是从哪游来的,既多又大。我拿了支火把插到岸边,自己轻轻站在水里静等,这是我在落日城时听人说的捕鱼方式,只是从没实验过。那些长时间在黑暗呆久了的呆头鱼,一见火光,即慢慢向光亮处游来,根本不在意我是否在水里。我瞅准它们游近,手里的棍子猛一刺下,却啥也没刺到。旁边两女立时大骂起来,什么笨、蠢、傻这类的话听得我直翻白眼,没理她们说的话,总结了一下自己刚才的出手,又静静站定等着鱼儿重新靠近。这次我有了一些经验,出手时计算出水折射引起的误差,一叉下去提起来,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穿在了木棍下,两女一下欢呼起来,手忙脚乱的接过鱼去,早忘了刚才说我的那些话。

    换了个水潭,我如法炮制,又刺上了两条,洋洋得意的走出了水面,手里提着战利品,头抬得高高的,耳中听着两女的吹捧,趾高气扬的搬师回朝了。

    一锅鲜鱼汤吃得我们大呼过瘾,美中不足的是作料太少,但吃了很久时间的烧腊,换一种口味总是不错的了。只是令我想不到的是,以后再吃却没了这一次的好味,在这儿,除了吃那些烧腊烟熏食物,就是吃这些鱼,鱼倒是越打越多,吃的花样也从煮、烤、蒸、煎、涮都用上了,但时时吃,此后闻到鱼味就心里直反胃,哪还能品到什么鲜美?

    我依然日日都出去探路,最后每每失望而归,没走过的路基本都走遍了,就连那通向石门的大通道我也找到,到了石门处却再找不到开启石门的机关在哪,我还找到了另外一条通向那地水河大瀑布的通道,但跟我头一次走一样面对的依然是个断壁,没有其他路可寻。越探路越让我心凉,越走我越绝望,难道说父亲让我进到这里后就是让我在这儿定居不再入世?我不敢再想下去。到最后,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石壁上了。

    我郑重其事的把她俩叫过到身边,先把自己的发现向她们做了通报,接着把自己能利用灵觉感知的事向她们做了说明,以为她们会感到惊奇,没想到她们没感觉到一丝奇怪,小玉说,她父亲就能达到这种境界,而紫晴则说秦问天也具有如此的灵觉,只是她们没想到我这年纪也居然能身负这种只有高手才能达到的感知能力,而我看着却没有一点武功。说着说着,两女突然一呆,脸上都现出奇怪的神色,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轻轻说道:“嗯……你这灵觉既然这么利害,感知得这么远这么清楚,那我们洗澡的时候你有没有利用灵觉看我们……”

    我连忙极力的否认道:“我哪敢看你们洗澡啊,那次我才试着用了一下,差一点就让我吐血了,要知道运用灵觉的时候心是不能乱而且要无欲无求的……”我话还没说完,两只耳朵就被她们同时拧住了,两人看着我的眼神似要把我吞了下去:“那……次……你说的是哪次啊?说啊,是谁洗的时候你试着运用了你的灵觉?”

    我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面对两女能杀死人的眼光,我如何敢说出来?忍着两耳钻心的疼痛,猛的站起来顾左右而言他:“这石壁一直以来我就觉得古怪,经过这段时间的感知,加之一直找不到出路,更让我相信出路就在这石壁后。让我好好看看,如何才能把它破开。”然后装模作样的站到石壁前做观察状,眼睛却斜斜的望向两女,等见两女一人提了一根棍子恶狠狠地向我走来时,马上以最快的速度落荒而逃,向右边山洞窜去,在付出臀部被不知谁扔出的飞棍击中的代价后,惨叫一声逃进了地道内。

    我在赌咒发誓再不用灵觉偷看她们洗澡后,终于能揉着头上刚刚冒起的两个包站在石壁前仔细观察了。据我一直的默默感知,这石壁是以一整块的石头雕成,上下左右与后面的通道接合得很严密,也不知道当初是如何做到的,厚度直达一尺左右,又极其坚硬,也看不出是什么石材造就。我用从那仓库里找来的废旧工具试着凿了几次,却只浅浅的凿出一个小坑,要想打出一个可容人进入的洞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我沮丧得差点要哭了出来!难道此生我就只能陪着这两只可爱而美丽的母老虎终死此洞?

    两女倒不像我这般的沮丧,看她们的样子,好像还喜欢现在这种状况,时时都欢欢喜喜地对我温柔虐待,经常在我不开心时柔柔的坐在我身边拉着我的手看着我,有时我睡醒后会发觉两个人都伴在我身边,轻轻的搂着我,那床惟一的被子盖在三个人身上。

    此种生活虽然温暖惬意,却不是我希望的,父亲还生死不明,我岂能身陷温柔乡而弃之不顾?还有落日城,现在落入秦问天之手,也不知成了什么样,那些受伤的士兵逃脱了没有?父亲如此的苦心安排,自是把复兴落日城的责任交到了我手上,身负如此重任,我哪还能躲在这里享受如水柔情?

    这日,我失魂落魄的煮着一锅鱼汤,想着心事也没注意,一不小心,把一锅汤撒到了用石块堆成的简易灶上,只见一阵青烟冒出,那些石块却裂成了几瓣。我呆呆的看着那些碎石,心里忽然有种感悟触发了我灵机一动——某个时候人们就用这样的方法采石烧制石灰,当我想好好寻找那种不明所以突然出现的感悟时,却又寻找不到根源。

    我高兴地跳了起来,拉着她们又笑又叫,那疯狂高兴的样子吓了她们一跳,还摸了摸我的额头看我是不是因为心事重重生病了。我没理他们,跑到那仓库里拉了一车的废旧木头堆在石壁下,把上次带来的那些油浇了上去,点上火,熊熊的大火马上烧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