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二女争风

    那天她离开我后,慢慢的摸着右边石壁试探前行,谁想到拐来拐去走了几个岔路后就再找不到回来的路。后来叫了我们半天也没听到我们回答(我和左小玉已掉进洞去了),心慌之下也只有乱窜,期望能撞到我们,黑暗中不小心又掉进了个石洞里,如非身负武功,早摔死了,虽没摔死也被震晕了过去,醒来后摸索着找到这条通道,也不管会再遇上什么意外,扶着石壁走了过来直到遇上我。

    我不由感叹她的幸运,我如果不是选了这条道而是选了另外一条,可能就此和她错过了,如非在进入这个岔道前经过前面那个仓库,我可能也会顺着大道向前走而不会走这岔道,那时她不知到什么时候才会遇上我。

    一路走来,我轻声的安慰着她,渐渐她精神也恢复了不少,再不用我扶着走了,只是拉着我一只手再不松开。

    我们走到那个仓库里,又做了一只火把让她拿着顺着走了回来。

    回来的路因为多了她这个累赘,时间用得更长,回到石洞时,左小玉早等得烦燥异常,见我旁边还跟着紫晴这个以为出了意外的大美女,本来兴奋的笑脸一下子冷了下来,对着紫晴不理不睬的。看来她不像我这样的大度,不在意与紫晴处在敌对状态。

    我没理她对紫晴的冷眼相向,安顿好紫晴,想着她肯定是又渴又饿,又急忙给她找水做饭,小玉在旁边看着我忙也不帮一下。

    望着紫晴狼吞虎咽不顾淑女形象的紫晴,我该寻思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了。寻找出路是当然要继续进行的,然后就是寻找食物,父亲只准备了我一人吃的东西,现在多了两个人,自然要寻找到更多的食物才行。还好右边山洞的鱼挺多的,用点心应该饿不着。

    紫晴吃饱后很奇怪我们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我简单的向他说了说,不过只说了这是以前准备的,没把其中的原委说给她听,怎么说她也是个敌人,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对我不利?

    吃饱了饭的紫晴精神已完全恢复,她拉了拉满是灰尘的破烂衣服,忽然向我说道:“我……我……我想洗个澡去……你看……”

    我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个美女这么爱干净,才脱离了险境就不忘自己的形象。我叹了口气,找了套父亲准备给我的衣服递给她说道:“你去前面,有一个水潭,水很干净,你将就洗洗吧。”

    “我……我有些害怕,你能不能陪我过去,然后站得远远的看着我?”她嗫嗫的小声说道。

    我差点晕了过去,在战场上那个镇定自若的紫旗,在我面前居然会说出害怕这样的话,让我直以为是听错了。

    “哼。”左小玉似乎再也听不下去,鼻子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哼。

    紫晴没有理左小玉的冷哼,可怜巴巴的看着我道:“好不好嘛?你陪我去,一会我就洗好了。”这样的声音对比起刚见我时的恶言狠语,我都不敢相信我带回来的这个女人是以前那个人。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才见我点头,她可怜巴巴的表情马上就变得喜笑颜开,笑盈盈的站起来拉着我就走。我斜眼一瞅,左小玉的脸早气得通红了。

    我拿起油灯,领着她走到水潭边,拿不定主意是呆在这儿还是该离开。

    她伸手试了试水然后对我说道:“你把灯放边上,然后退后一点等着我。好吗?”

    我向后走了几步,只听她又叫道:“远了远了(我只能朝前走)……近了近了(我又退了回去)……好了,你就站那儿等我吧……转过身去!”

    我听着她的指挥,差点要崩溃了,以前在落日城遇上的女人,每个人对着我都是微笑相待,从不为难我,更不会指挥我做什么,这个大小姐才认识我不久即这样对我,依我从不生气的脾气,也恨得牙痒痒的。

    我背对着她坐在地上,听着她脱衣服,听到水泼到身上的声音,脑海里不由浮现出那天看见左小玉的的情景,心里不觉一热,小腹又有热气升腾起来,差点就想转过身去看个明白了。

    一个念头忽然在我心里产生,我不是有灵觉吗?不知道我的灵觉能不能在背对的时候看到她洗浴的情景?这个念头方一升起,我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句,以前在落日城时,从不会对女人产生非份之想,这两天不知是怎么了,看到小玉时热气升腾,现在背对着出浴美女时,心里转的也是这样淫邪的念头。看来我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是个好人。

    但这念头一出现,就搅得我心神不宁,心里想,反正她也不知道我能背对着看到她,看就看吧,如果不看,我可能会让这念头折磨得发疯的。

    想到这,我运起落圆,灵觉从身后延伸出去,立时感知到一个隐约的影子出现在我脑海里。她全身都泡在水里,我的灵觉透过水感觉去,却是只能感知到一个不大真切的身影,不过,那比左小玉还要高耸的丰满,细软的腰肢,修长结实的腿,我的灵觉还是感知到了。

    我脑里立时大乱,一股莫名的烦燥从我的小腹传遍了全身,下身似乎也在蠢蠢欲动,落圆立时变得不听我的意念指挥在我身体里四处乱窜,灵觉也迅速消失,头部一阵晕眩,全身五脏六腑似要翻了过来,身体差一点没坐稳倒下。

    我马上想到修习落圆的要求,落圆在运用时要求无欲、清明,而我现在因为欲念涌现,已不符落圆的宗旨,自然再无法控制落圆的运行。

    我不敢再想那诱人的身体,急急的收回心里的杂念。还好我对**不是太强求,性格又极随意而为,一收回心神,脑子里繁杂的思潮即恢复清明,不再带有一丝杂念,落圆也依照我的意念回复了正序,脑子一片空明。我没敢停下,落圆依然依照我的意念在身体里循环往复。

    经过这一危险,我发现现在运用落圆时反而比以前更轻松了些,我试探着延伸自己的灵觉,但没敢再向后,只敢向前延伸,感觉比以前感知到更远的地方,而且还不必像以前那样需要倒立起来,现在坐着也没怎么感觉头晕。我慢慢的向前延伸着灵觉,越过陆地,越过在焦燥地走来走去的小玉,然后经过那道光滑的石壁向前延伸出去。

    灵觉才经过石壁,我就感知到了那后面似有一条通道,我心一动,立即停止了落圆的运行。依刚才的感知,石壁后有一条通道是勿庸置疑的了,但为何那条通道前要建一道石壁?莫非石壁后面就是出去的道路?

    我睁开眼,正好看到紫晴正瞪着美丽的大眼看着我,我想着刚才的危险情形,对着她微微一笑。

    她见我一笑,不由得呆住了,一抹红晕从白嫩的脖颈一下子红到了脸颊,定定了看了我半天,嘴里忽然道:“怪人,坐在这儿也能睡着。”然后似是害怕我看到她脸上的红晕,急忙转身走了。

    我看着紫晴隐藏在我宽大衣服下更显阿娜的优美身姿,心里又是一荡。急忙摇了摇头没敢多想,站了起来跟着她走了回去。

    小玉在那儿早等得不耐烦了,瞪着眼看着走过来的我们,嘴里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皮笑肉不笑的向我道:“跟美女一起洗澡很过瘾吧?”

    我有些哭笑不得:“是她在洗,我没跟她洗,只是在旁边背对着她坐着,你不要乱说。”

    这时紫晴突然笑呤呤地岔了一句:“我们就是在一起洗的,怎么?你看不下去啊?如果觉得心理不平衡,你也去洗啊!”

    小玉气得满脸通红,眼睛瞪大了看着我们,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突然大声的叫道:“我也要洗澡!冷清风,陪我过去,我也害怕!”

    我差点没一头撞到了地上。什么跟什么嘛,连洗澡也要比一下,而且要求我陪时却是发出这样恶劣的声音,我不禁回想起在刚进洞时的小鸟依人状,突然有种沧海桑田之慨,心里还有些怀念那种情景下的她们。

    我只有又坐在刚才坐的地方,听着小玉夸张的洗澡声,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哀叹,如果以后天天如此,我岂不是生不如死?

    洗好回来时,紫晴早已和衣躺在那张大“桌床”上睡着了,看来进洞来这段时间把她累得够呛。

    看到原本是自己专属的床被紫晴占去,左小玉自是又气得脸通红,却不好发作,毕竟床只有一张,美女却有两个,她不可能霸道的把紫晴掀下来。气了半天,也只有挤上去,狠狠的拉了一下被褥盖在身上,嘴里呢呢喃喃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背对着紫晴躺下睡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没想到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这美女还会赌气,不过看她那样子,真是挺可爱的。我想着俩人的娇美与可爱,往火堆里添了些木块,倒在我自己的专用油纸床上,疲劳阵阵袭来,闭上眼马上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却是被两人的争吵所吵醒,我一听,两大美女是在为怎么做饭而争吵。一说米应该这样煮,一说水应该那样放,一说要火大,一说要火小,吵着吵着,居然变成了吃那些烧腊烟熏食品不大健康,会让人长胖,然后一个马上接口说什么样的食品吃着才保养身体容颜,她平时都吃的是什么,到最后我听去,却变成了如何保持现有的苗条,为配合自己白嫩的肌肤选择什么样的衣服……跟最初争论的做饭已毫不沾边,两女聊得越来越起劲,也越来越投机,哪还是刚开始的争吵样?这时谁也不去管煮出来的饭成了啥样。

    这难道就是女人?我有些啼笑皆非。爬起来到水潭边抄起水洗了洗脸,没理她们说的是什么,看看饭已熟,盛了一大碗咽下,抓起上次留下的火把,离开两个早忘了吃饭这回事的女人,探路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