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暗路寻美

    突然耳根一痛,却是被左小玉狠狠拧了一下骂道:“大色鬼,居然敢偷看我换衣。”

    我“哎哟”的叫了一声,连声说道:“我没有偷看,没有偷看,我怎么知道你在拧衣服啊,是不小心看到的,下次一定不敢偷看了。”

    “你还想有下次啊?还说没偷看?你……你……刚才看着我眼睛也不眨一下……你……”我耳根又一痛,又被她拧了一下。

    我干咳两声,苦笑道:“我是眨了眼的,只是眨得慢了一些……”眼睛一扫见她又要拧我耳朵,急忙闭上了嘴,后面的话还是嘟咙着从嘴里冒出:“谁让你不躲远些拧呢?”

    左小玉似是也觉得极其尴尬,没再拧我耳朵,装着看箱子里的东西,也没再吭声。

    我把油灯放在桌上,走到另外几口木箱前,一一把它们打开,箱子内层包了一层油纸防潮,里面装的有盐、干腊、米等食物以及一些用具,几件厚薄不均的衣物,有个箱子里居然还有一床被褥和两本书。可以说,这几个大箱子里装的生活用品可算是应有尽有了。

    “这是谁准备的啊?”看着这些生活用品,左小玉也忘了刚才的尴尬,惊讶的问道。

    我望着这些东西,似是近久才放在这里的,应该是为了在这儿生活而准备,难道说还有人在这儿?还是说这是父亲为我准备的?如果是父亲为我准备的,那他是什么时候把这些东西搬到这儿的?而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更重要的是,他怎么知道我会在这个时候流落在这里?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把父亲这几天的表现细细的想了一遍,从他让我出城我没答应开始,到不让我参战,再到落日堂内泄露秘密,然后是来之前跟我说的话,我忽然明白了,这些都是父亲为我准备的,当他让我出城被我拒绝后,他即安排了这些东西放在这里以备不时之需,如果能守住城,自然用不着这些生活用品了,如果一旦城破,他即泄露出黄金的秘密,吸引对方带我来到落圆,然后利用石门开启即落得以脱生。他早知道我有灵觉,这些东西最后一定会被我寻找到,这样我在这儿躲上几个月再寻路出去,那时再脱困应该不难。所有的环节环环相扣,如非我看到这些箱子里的东西,也根本不能明白父亲思路的缜密。

    我想明白这些时,眼睛里已全是眼泪,当时父亲尊重我的意思没让我临阵逃脱,却在这里早已为我准备了后路,而他现在却生死未知。想到这,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我猛地站了起来,没有理会左小玉诧异的眼神,任由满面的泪水流到我的衣襟上。在这一刻我暗暗地发誓,不管以后经历什么,我一定要保全自己的生命,才能对得起父亲这样苦心的安排。

    我把木箱里的东西全部搬了出来,拿了套衣服给左小玉换上,自己也换了一套干净的。左小玉穿着原本为我准备的衣服虽然大了些,却也能将就。我用刀把一个木箱劈碎,又在地上挖了个简单的灶,点上火,在左小玉的帮助下,简单的做了一餐,虽然吃的很简单,但这是我们进入洞后十多个时辰才吃的第一餐,自是吃得非常香甜。

    饭后我拿着油灯把这地方四处探了探。这地方极大,一面是临水,黑暗中也不知道水有多深,我们掉下的地方是一个水潭。另外一面就是这道石壁,向左不远处,有几个小的山洞,感觉很干燥,住人是没问题的了。石壁向右经过一条不长的通道,是一个天然的石洞,比这个小一些,但陆地很少,里面尽是些大大小小的水潭,用灯一照,水也不怎么深,清澈见底,鱼儿却很多,如果吃腻了那些干腊熏肉,倒是可以来捞些鱼换换口味。连着这个山洞的有两条岔道,我试探性的朝一条走了走,感觉通道极长,也不知道都通向哪,一时没敢走远。

    我把所有的东西搬到了一个距离水稍远一些的山洞里,那张大桌子也搬了进去,铺上被褥,刚好是一张床,只是父亲才准备了一套被褥,现在却有两个人,还是一男一女,睡觉时就不大好调配了。没办法,我只能发扬尊女爱幼的绅士精神,也在左小玉当仁不让的眼光下,大方的把那“桌床”让给了她,自己在洞口铺了点油纸在地上,旁边点了个火堆,双手一抱,就当是自己的被子,靠在石壁上即睡了。我已是如此艰苦,却还被左小玉警告,让我这大色鬼不要趁她睡着时靠近她。

    我唯有报以苦笑。

    一觉醒来,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左小玉还未醒来。洞内不知日月长,肚子饿了,把剩下饭菜简单一热填饱肚子,然后静下心来沉思自己的出路。

    照目前看来,我们掉下来的那地方,现在是上不去的了,惟有右边山洞那两条通道有可能是通往外界的出路,要想出去,还是得不畏艰险去探路才行。还有就是,岳紫晴现在是死是活也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可能放任她自生自灭不理,死活总要找到她才行。

    一打定主意,我即叫醒左小玉跟她说明,让她在这儿静修,反正这里不会再有其他的危险,我独自带了油灯前去探路了。

    我抬着油灯向上次没走过的那条走去,这条通道跟来时的那条通道差不多宽,可以并行两人,道路倒是比较平整,时而朝上,时而下坡,有时还会有另外的岔道通向一些山洞,只是大多是死路。

    走了大约两个时辰,又一条岔道出现在面前,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这条岔道走去。没想到这条岔道连通的是一个大山洞,我走进去用油灯顺着山洞四处一照,这里好像是一个仓库,堆满了很多镐、锹之类的工具,只是具都锈迹斑斑,此外还有很多的大木桶,不过都已破烂不堪。还有就是摆了几个大泥瓮,我打开封盖一闻,酒香扑鼻,没想到居然是酒。还有一坛黑乎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我捡了根锄柄伸入里面一搅,拿到眼前一看,粘乎乎的似乎是油,我拿到油灯上一点,轰的一团火焰腾起,山洞内一时大亮,果然是油。

    我举着这刚制成的火把打量着这个巨大的山洞,看这破烂程度和灰尘的厚度,估计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应该是落日城建成之前即已存在,不会是父亲所留,从洞里的这堆积如山的工具可看出,当时在这儿做工的人一定非常可观。

    我转了一圈,洞里除了还有些生了锈的滑轮铁索外,就再没其他东西。我望着这些东西,心里一动,或许以后我寻找出路时会用得上。

    我撕下衣服的下摆裹到两根镐柄上,伸到油里浸了浸,制成两支简易的火把,又捡了一根烂木来到岔道口插进土里做了个标记,这里的烂木滑轮铁索什么的,以后都会有用,等有时间都要把它们搬回去。

    我点亮火把继续向前走去,有了火把照亮一路就好走多了。过了这山洞后通道却是笔直的向左,走了一会儿,又有一条岔道出现,我没再犹豫,举着火把就向里走去。

    我才向里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远远的似有脚步声传来,我吓了一跳,还有为自己听错了,马上站住侧耳细听,脚步声却又消失了,我自嘲的一笑,以为是自己走路的回声,刚想起步,脚步声又传了过来。这次我听得很真切,确实是脚步声,没想到在这儿还有人存在!

    我没敢再朝前走,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心念急速转动。现在最有可能出现的就是岳紫晴,然后就是金沙城的其他人,是前者还好,如果是后者,我这小命可就不保,是朝前走还是退回去,我需立时做出决定。

    脚步声越来越近,只是听着有些踉踉跄跄的,走一段又停一会。

    我听着脚步声,没再多想,低低的叫了一声:“是岳小姐么?”

    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才停了一会,脚步声又急速向我移动过来,紧接着一个声音响起:“清风,清风,是你吗?”

    是岳紫晴的声音,她还没死!

    我举着火把快速朝着通道奔去,拐了三个弯,就看到了岳紫晴。

    她软软的靠在通道石壁上,惊喜的神情写在脸上,眼睛里已流出了眼泪,只是衣服有些破烂,头发也乱成一团的,看那样子想来这段时间吃了不少苦头。

    一见到我奔近,原本靠在石壁上的她好像突然有了力气了,快速的站了起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扑进我的怀里紧紧搂住了我,呜呜的哭声就在我肩头响起。

    被她紧紧的搂着让我有些手足无措,这样一个温香软玉般的美女抱在怀里还是让我有些异样,只是没想到站在敌对立场上的我们,这一次见面却像亲人般的亲热。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这个当时在落日堂威风八面的金沙城紫旗,现在却像个小女孩一般的在我怀里嘤嘤哭泣。

    半天她才止住哭泣离开了我的怀抱,抬头见我正看着她,不禁伸出手拉了拉衣服,理了理散乱的头发,脸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我看着她微微一笑,我相信这个微笑会让她忘了经历的艰苦与现在的难堪。

    我扶着她慢慢向回走,一路走一路询问着她的经历。这个名震天下的女侠,现在却小鸟依人样的要我半扶半抱才能走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