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灵觉寻道

    我歇了一会,慢慢扶着洞壁往回走,回来因为已知道没有危险,走得比来时快多了,感觉到要走到左小玉她们那个位置时,我轻轻喊了两声。

    她们的声音立时就在前方不远回应,声音里透出了无比的轻松与兴奋,想来她们在黑暗里呆了这么长时间早已害怕了,只是因为有一个人在身边不敢显露出来。

    我摸索着向她们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才走出几步,身体就撞到了一个软绵绵的地方,也不知是谁,我也没管那么多,手摸索着拉住了她的手,另外一只手向旁边摸去,却摸到了一个人的身体,我顺手捏了捏,却是捏在了腰肢上。我如法炮制,也拉住了她的手。

    “前面无路了,我们往回走吧。”我拉着两只软绵绵的小手,摸索着向来路走去。

    等风小了些,我放开她们的手掏出蜡烛叫紫晴点上,烛光下两女似有此娇羞,也不知为何,脸上似都带了点红晕。

    我没在意那么多,举着蜡烛快步向回走去,蜡烛越用越短,等会再找不到出路,那麻烦就大了。

    走回到最初的转弯处,我们又顺着大通道前进,才走出几丈远,又是一大石门挡住了去路,这次我有了经验,手顺着石壁摸索,找到了跟前面一模一样的凹处,落圆从手掌发出,石门即向上移动,我们没敢等数到五息就钻了进去,大石门还是向前面一样的落了下来。

    越向前走,我越是心惊,从进来后又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还没见有出口出现,只是感觉一直是在走下坡路,照这样的走法,现在我们应该已深入地下了。

    最后一点蜡烛终于燃尽,我们又陷了一片黑暗之中。两女这时也管不着了,蜡烛才一熄灭,一人就拉住了我一只手。

    我现在没空去想手上感觉到的温软,脑子里转的都是寻找出路的想法,也就由她们拉着了。

    “你们现在要紧紧跟着我,我在前面探路,不要放手,不然不小心落到什么洞里坑里就麻烦了。”其实不用我交待,她们也不可能放手,相反却把我拉得更紧了。

    我运起灵觉,也没再想手上挂着的两个累赘,慢慢又向前走去。

    长时间运用灵觉是很耗精力的事,刚才我就运用了一次,现在又持续不断的使用,这样的高负荷运转,让我也吃不消,每走出一段距离,我就要歇上半天才能再走下去,只是照这样的走法,如果再找不到出路,我可能就要累死在半途。而两女根本不知道我是在利用自己的灵觉探路,见我时不时要休息半天,嘴里还嘟咙了几句。

    又走了一段路,我已摇摇欲坠,头部因供血不足出现了眩晕,我一软,向边上一倒,靠在了紫晴的身上。

    她没想到我会突然倒在她身上,吓了一跳,本能的把拉着我的手一放,然后向旁边一让,我的头“通”的一声撞在石壁上就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幽幽的醒转,感觉虽是躺在地上,头却好像是枕在谁软绵绵的腿上,黑暗里也不知道是谁,我不由轻轻的叫了一声:“小玉。”

    “我在这儿。”左小玉的声音传来,一只温暖的小手即抚在了我的脸上,原来我是枕在了左小玉的腿上。

    “那她呢?”我轻声问道。

    “见你晕倒后,等你半天不见你醒来,她就让我照看着你,自己到前面探路去了。”

    “她去了多久了?”

    “你躺到现在已约有两个时辰,她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

    我有些着急,去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她又没有我这样的灵觉,很有可能是遇上意外了。

    我摇晃着站起来,虽然她是我的敌人,但在这个时候,我还是不能放任她不管由她自生自灭。

    左小玉扶着我慢慢向前走着,我想再运用灵觉,却只觉脑里一炸,又有眩晕的感觉,吓得我不敢再用,只能一只手扶着石壁,试探着向前探路。

    方走出没几步,我扶向石壁的手突然按了个空,我身体本就虚弱,猝不及防下,身子马上就向左边倒去,身体的惯性连带着把小玉也带了下去。

    我只觉我倒在一个极陡的斜坡上,但很是光滑,我倒在上面,小玉的身体压在我身上,两个人顺着斜坡极速的向下滑去。

    还没等我调整好自己的身体,身下只觉一空,身体即向下坠落。我心里暗叹一声:“完了。”念头还没转完,扑通一声,身上只觉一凉,却是掉进了水里。

    我人一入水,即惊慌得呛了几口水,扑腾了几下,也没踩到实地,心里不觉有些慌。

    正在我惊慌失措之时,一只手提着我的领子,一下子把我拎了站起来,脚触到了实地。脚一触实,我心马上定了,伸直腿站起来,方才发觉那水我站直了不过才齐我胸口深。

    提我起来的自然是左小玉,看来她掉进水里后并不惊慌,感觉到我在那扑腾后马上就把我拉了起来,只是我已呛了满肚子的水。

    我尴尬地裂开嘴笑了笑,黑暗中左小玉也不可能看到,只是我猜想她现在肯定是一脸的笑意。

    站在水里我也不敢乱动,手四处伸了伸,摸到了左小玉的一只手,想也没想就紧紧抓起不放。刚才在洞内时是她抓着我不放,现在在水里反过来是我紧抓着她不放了。

    我吐出两口水向小玉问道:“小玉,你看看我们怎么走出这里。”

    我感觉左小玉向四周探了探,然后说道:“这边是越走越浅,向这个方向走或许能走出去。”她拉着我的手向一边走去,果然是越走越浅,一会的功夫,我们就上了陆地。

    我们才上岸没敢乱走,两人背靠着背坐在地上。洞内有些阴冷,潮湿的衣服让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左小玉也一样,我靠着她背都能感觉到了她微微的战抖。

    我寻思着,坐在这儿说不定会被冷死,与其如此,还不如大着胆子去探个究竟,就算再掉到哪个洞去,也好过在这儿等死。

    想及此,我一拉左小玉站起来,向水的相反方向摸去。

    受到冷水一泡,我头反而不晕眩了,腿也有了些力量,再不像刚才那样虚软,微微运起落圆,居然能延伸出一点的灵觉,虽然不是很远,但在这个时候也够我兴奋半天的了。

    我拉着她试探着向前走去,没想到这个地方很大,走了半天也没碰到边,时间稍长,我没敢再运用灵觉,害怕像刚才那样又突然晕过去,只能拉着左小玉凭感觉前行。

    走了一会儿,我的脚忽然碰到了一堵石壁,我伸手摸了摸,感觉不像甬道里的石壁,要比那光滑得多。我摸了半天,也没摸到这堵石壁的边,再向前,居然摸到了木质的东西,这在进入落圆洞以来我头一次碰到。

    我有些兴奋,放开左小玉的手,两只手顺着那木质的东西摸去,感觉上像是一张桌子,我高兴得差点叫了出来,也不管还会不会晕倒,勉强运起灵觉去探究还有些什么。

    除了一张桌子外,桌子旁边还有几个大木箱,我走过去用手一摸,木材质地非常好,感觉非常厚实,上面还上了火漆,我顺着箱子边缘摸去,摸到一条缝隙,想来是箱子的上下结合处,,我顺着又摸了摸,好像没有锁扣之类的东西。我扶着箱子的上沿,双手用力一掀,箱子就被我打开了。

    我手伸进箱子里摸去,没想到里面装满了东西,全是生活用品,火种、刀具、油灯等,甚至还有一口铁锅。

    我拿起火种和油灯,划着火种把油灯点燃了。在黑暗这么长的时间,终于见到一点光明了,我不由得笑了出来。

    突然我身后左小玉大叫了一声,吓得我手里的油灯差点掉在地上,我急忙扭头一看,没想到左小玉正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正在那儿拧呢。原来她冷得有些承受不住,本来想背着我把衣服拧干,在黑暗中也不怕我看到她什么,没想到这灯光突然一亮,把她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想把提在手里的衣服去遮挡身上的重要部位,却由于慌乱,遮了上边露了下边,遮了下边露了上边,在那儿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我的眼睛在黑暗里适应了半天,现在一有灯光,虽然看得不很真切,油灯的光线也很弱,但因为离得不算远,她高耸的双峰,平坦的小腹,结实的大腿还是让我看了个一清二楚。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完美的身体。

    我望着这突然出现的一幕,小腹猛然一热,身上立时感觉热气升腾,一张脸胀得通红,就那样呆呆的看着左小玉的身体。

    “转过去!”

    左小玉大叫一声才把我惊醒过来,急忙转过了身子不敢再看。转过身来后不觉脸上一阵燥热,哪有我这样盯着人家姑娘的**猛看不转身的?

    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只是过了半天,她穿衣的声音还传入我的耳中,想必是因为衣服还是潮湿的,且她现在又极其慌乱所致。

    又过了良久,身后穿衣的声音才停了下来,我没敢扭头去看,直到她“好了”的声音传来,我紧崩着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左小玉慢慢走到我身边,我偷眼一望,她满脸的红晕,不过也没见有恼怒的表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