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石门机巧

    我放下手,装着不经意的拉着左小玉的手,心里默默数着自己的气息,当数到四息的时候,石门才升起了一半左右。

    生死只在一念之间,我没再犹豫,一拉左小玉,一矮身,落圆立时涌到我的脚下,我右脚一点地,急速的向前一窜,拉着左小玉就冲进了石门内。

    站在后面的岳紫晴反应也极快,刚感觉到我的异动,一伸手就拉住了左小玉的另一只手,但我的速度极快,力量也大,虽然她拉住了左小玉的手,却也被我带着进了石门内。

    我和左小玉身体堪堪的落在门内,本来还在上升的石门突然一停,然后急速的往下落来。这时岳紫晴被我一带,身体还有半个身子处在石门下没有完全进来,如果这万斤石门落下,岳紫晴将被压在石下而丧命。

    感觉到这异变,岳紫晴脸色立时变得煞白,已忘了应有的反应。

    我一觉察到她处在危险中,没及多想,脚尖再一用力,把两人又向前带出了几步,还没站定,石门即从岳紫晴的脚尖“轰隆”一声落下,门内立时一片黑暗,只听到我们三人粗重的喘息声。

    刚才用力过猛,让我脚一软差点坐在了地上。我定了定神,黑暗中也看不清两人在哪,还好一直都拉着左小玉的手没放,我拍了拍她的手,想说句安慰的话,没想到这一拍却吓得她大叫了一声。

    我吓了一跳,以为她遇上了什么意外,急忙问道:“左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很好……”或许刚才的惊险的一幕吓到了她,我拍她手的时候她还没回过神来,加之才从明亮处进入黑暗,我不经意的一拍才把她吓得大叫出来。

    我看不到她的神情,想着刚才扔下的蜡烛应该就在附近,虽然我没带火种,找到了总是没错,在这黑暗的山洞里,以后自然会用得着。

    我蹲在地上慢慢的摸去,突然碰到了不知是谁的腿,把她吓得叫了出来,我听声音跟刚才一样,连忙说道:“左小姐,是我,不好意思。”换了个方向又探索着摸去,还好我冲进来时把蜡烛扔得不是很远,总算让我摸到了。

    我站了起来问道:“谁有火种?”

    左小玉轻声应道:“我没有。”

    忽然我眼前一亮,半天没说话的岳紫晴划着了火走到我身边,点上了蜡烛。

    我打量了一下所处的环境,我在的地方还是跟外面一样的甬道,只是稍微宽敞了些,看去前面黑暗的地方还在有路。

    我正打量着,肩膀突然一痛,却是岳紫晴一把捏住了我的肩,美丽的脸孔在烛光下有些恶狠狠的:“冷清风,你这骗子,居然骗了我们!”

    站在我身边的左小玉伸手一挡,把她的手打落我的肩说道:“谁骗你了?不这样说我们能逃出你们的手掌吗?再说了,刚才他可救了你,不谢谢人家的救命之恩也就罢了,居然还这样对人家?”没想到一路来沉默寡言的左小玉,说起话来一点也不饶人。

    “哼,骗我们以黄金换人,现在黄金在哪?这不是骗是什么?”

    “笨蛋,在那样的敌对状况下,有什么手段使什么手段了,哪还去管是不是骗人?怪就怪你们贪财,怪不了别人。”

    “你……”岳紫晴一时气得哑口无言。

    “好了,好了,两位小姐,现在可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我听得头都大了,在这样一个不大的甬道内,两人的声音吵得我头都大了,连忙站出来打圆场。

    岳紫晴手一伸又抓住了我叫道:“你跟我说实话,这里到底有没黄金?还有,快把这石门打开放我出去。”

    我摇了摇头:“里面有没有黄金,我也不知道,岳小姐,我跟你说实话吧,这儿我了是头一次来,别说是知道黄金在哪,后面是什么样我都不知道呢。”

    “你从没来过这儿?”两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声音大得我又一阵头晕。

    “我真是头一次进来这里,是我父亲让我来这儿的,他叫我到这儿依靠这石门脱生。至于后面怎么办,怎么出去,我父亲没有说,他也只跟我说了进来的开启方法,怎么从里面打开石门,他没跟我说。”

    两人一下沉默下来,前面还以为我对这儿熟悉,知道出路在哪,没想到我也是跟他们一样是头一次进入这里。

    我没再理他们,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出路,就算我知道能从里面开启我现在也不会把这石门打开,外面那么多人等着想杀我,我又不是傻子。我手里的这蜡烛看样子最多也只能再燃烧一个时辰,到时候还找不到出路,黑暗中就更没指望了。

    “两位小姐,我现在要去找出路了,你们是站在这儿等我还是跟我走?”虽然问了出来,我却没等她们回答就朝前走去,不用我再叫,现在这个时候,她们只会跟着我走。

    果然,左小玉一见我走,急忙就跟了过来,不仅如此,还怕我会走丢一样,紧紧的拉住了我的一只袖子,那害怕的样子让我有些哭笑不得。走了几步,岳紫晴也跟着来了。黑暗永远是女人恐惧的敌人。

    我举着蜡烛朝前走着,时不时会见一些岔道,走进去却是没几丈即到了尽头,试了几次就没敢再往岔道走,一直顺着大甬道向前走去。

    走了半个时辰左右,左边隐隐传来轰隆轰隆的声音,我用蜡烛一照,又是一条岔道,只是比前面那些岔道大了些。

    我犹豫了一下就向左边顺着走去,既然有声音,证明前面定会有出路,不会再像前面那样是死胡同。

    这条通道里风却极大,越向前风越猛,直把我手里的蜡烛吹得乱晃,轰隆的声音也更响了。再向前走,一阵风吹来把手里的蜡烛软灭了,黑暗又降临到我们中间。

    蜡烛才一熄,左小玉拉着我衣袖的手就一紧,后来干脆把我的一只手抱住了,温暖柔软的胸脯贴着我的手臂,身体感觉有些发抖。我手臂接触到她身体的柔软温暖,心里不觉有些异样,又有些好笑,没想到左不右这个纵横天下的大人物,生下的女儿去这么胆小。

    我没再朝前走,没有蜡烛照明,向前走去不知道会遇上什么危险,再点上蜡烛又会被吹灭,就此退回,心又有所不甘,也许前面就是出路呢?

    我站在那儿正犹豫间,后背忽感被一柔软的身体撞了一下,一碰到我的身体,马上就离开了,接着我感觉到自己的衣襟紧了一紧,似被人用手紧紧拽住了。

    左小玉正抱着我的右手站在我右边,现在拉我衣襟的自然只有岳紫晴了,我哭笑不得,这样一个在江湖赫赫有名的金沙十六旗的紫旗,在这样一个时候也害怕得要找个人依靠。

    右边的手抱着一个左小玉,后面的衣服紧拽着一个岳紫晴,身上挂了两个活香温软的大美人,虽然感觉上极为香艳,但还想朝前走是万万不能了。

    我干咳了一下:“咳咳,两位,你们这样把我拽得死死的,让我如何探路啊?不会就站在这儿等着路走到我们面前吧?”

    两人听我一说,都把手松了松,但却没放开。

    我不由得叹了口气:“我们首要还是要找到出路。这样吧,你们在这儿等着,我慢慢的向前走探探路,如果没危险我就回来叫你们。你们看怎么样?”

    “你,你不会不管我的先跑了吧?”岳紫晴有些害怕的声音从我身后传出。

    “唉,小姐,现在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安全,我一个人先跑了危险更大,我们只有同舟共济,才有生还的可能,再说,我刚才才救了你,现在又怎么会害你?”

    我轻轻从左小玉双手里抽出手臂说道:“你们在这儿等我,不要乱走,如果前面有路,我一会就回来叫你们。”

    两人都没在说话,想来是默认了我的建议。

    我朝前试探性的伸出一只脚,直到感觉到是踩到实地后另外一只脚才跟上,虽然非常安全,只是这样一来,速度就极慢,半天还没走出一丈远。

    我忽然想到自己的灵觉,不觉低低骂了自己一声,在这种时候,眼睛已没了用处,而我无处不在的灵觉正好发好最大的作用。

    我运起落圆,灵觉向前延伸开去,通道的状况立时清楚的映在我的脑海里。我一边运行,一边依照着灵觉的感知向前走去。

    我没敢把灵觉延伸得太远,这样很耗费我的脑力,我现在又不能倒立,如果使用过当,我可能会因头部缺血而晕倒。虽然延伸得不太远,但远比我一步一探要快了许多。

    我越向前走,轰隆的声音就越大,吹来的风隐隐的带有了湿气。再向前,湿气已像小雨一样,轰隆隆的声音震得我耳膜生疼。再走了半盏茶的功夫,灵觉感觉到前面已没了路。

    我没敢再走,靠着甬道墙壁一个倒立,灵觉向前延伸出去想探知究竟。

    我的灵觉感知到我前面是一个大瀑布,巨大的声音就是瀑布落入下面发出的,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瀑布的右上方的一个断壁,离瀑布还有极远的距离,下面有多深我就感觉不到了。

    没想到费尽了心力,却寻找到一条绝路。我气一落,只觉得头脑一阵发晕,软软的就倒在了洞壁上。刚才长时间的运用灵觉探路还是耗费了我的不少精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