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洞中探秘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我被人摇醒过来,我睁眼一看,原来是那个美丽的女孩:“过了一天了,你们该如约带我们去找黄金了。”

    父亲正站在一旁看着我,我站起身走到父亲旁边,父亲微笑的对我说道:“我们刚才商定了,由你带着他们去找黄金,我和左不右在这儿留做人质。”

    我根本不知道藏黄金的地方在哪儿,正想开口问父亲,父亲马上开口接着道:“这个秘密除了我只有你知道,我在这儿留做人质,一会你带着左小姐去,放心,只要找到黄金,他们答应不杀我们。”

    我扭头看着旁边站着的李黄旗没有说什么。我知道父亲是不想让我说话,这一定有他的用意。

    趁着李黄旗扭头去吩咐其他人的时候,父亲凑到我耳边轻轻对我说道:“进入落圆内,有石门,你进入后五息即会落下,进去速度要快。”说完看着我,见我听明白了,他又大声对我说道:“清风,你放心,他们不会为难我的。”

    我想着父亲刚才对我的耳语,父亲一定是让我进入落圆内去,那个石门会在进入呼吸五下之后就落下挡住其他人,要我进入的速度要快,这是教我怎么逃脱夜林军的追捕。他教了我逃脱的办法,想必他自己也有办法逃脱的。

    这时李黄旗已把陪我去找黄金的人员分配妥当,金沙九旗中除了他外,赤旗、青旗、蓝旗、紫旗,还有二十个夜林军陪我前去寻找,剩下的人在落日堂内看守父亲和左不右。

    李黄旗把左小姐拉到我身边,顺手又点了她上身的禁制,让她只是能走动,却使不出武功,对于我却没给我点什么禁制,因为没人会在意一个没有武功的人。

    我这时才能好好观察左不右的这个女儿的样子。她长得其实很美,可以说是我见过的除了找我说话的金沙美女外,就数她最漂亮了,要知道左不右自己就长得极为英俊,她的女儿能差到哪去?

    我忽然想到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于是向她问道:“在下冷清风,不知左小姐……”

    她看了我一眼,轻轻的说了一句:“我叫左小玉。”

    这时那位金沙美女走过来,恶狠狠的道:“走吧,别耽误时间了,找到黄金后,你们想聊多久都行!”听着话语里像是带着一丝的醋意。

    我没在意,转向她微笑着问道:“小姐您又叫什么?”

    她仍然恶狠狠的向我道:“少废话,快走!”顿了一顿,声调降了许多:“我是紫旗岳紫晴。”

    我没再说什么,回头看了看父亲,父亲也微笑着看着我,我深吸一口气,迈步率先向落圆走去。岳紫晴一拉左小玉,紧跟在我的旁边,其他人也跟着我走出了落日堂。

    我忍住没有转头再去望父亲,等会在寻找途中,不知会有什么不确定的事情发生,父亲在他们手里也不知会不会有事,或许此一去我就再见不到父亲了。

    我没敢想下去。

    我站在落圆门前,深吸一口气,对于这里,我根本不清楚里面还有些什么,如果我在这儿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我想我和左小玉都会死得很惨。但想到父亲的话,我相信父亲让我来这儿一点有他的用意,不会无缘无故就指定我来到这里。

    我推开落圆那扇厚重的石门,一股凉风从里面吹出,让我思绪翻飞的心情平静了许多。既来之,则安之。

    我已没有退路。

    望着漆黑一片的房间,我正要往里走,岳紫晴一把就拉住了我:“你等会。”然后她一推左小玉:“你先进去。”

    左小玉看了我一眼,我微微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没事。”左小玉深深望了我一下,没有犹豫的迈步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岳紫晴一拉我,我们俩同时也走进了落圆。

    我一进门即闭上了眼,让眼睛适应了一下黑暗。岳紫晴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感觉她有些紧张。

    紧随着进来的李黄旗拿出火种划亮,洞里一下明亮了不少。我对他说道:“那边有蜡烛。”他走过去点亮了蜡烛,看到旁边还有几支巨烛,也一并点亮了。我环望了一周,这里又是那个我所熟悉的落圆了。

    几十个人站在落圆内仍显得洞非常巨大,后面光亮照不到的地方看着让人有些心悸,所有人都不敢乱走,聚在我身边看着我。

    “现在怎么走?”岳紫晴轻轻问道,现在的她已没了刚见我时那样切齿痛恨的表情了。

    我望向后面的黑暗,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害怕,虽然我在落圆里呆了有半年的时间,但后面我一直没有去过,谁知道进去后会发生什么事?

    我定立了一会,没说什么,拿起一根蜡烛径直朝黑暗走去。

    黑暗处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外面很宽,越往里走越窄,有时感觉是在向下走,有时又是艰难的往上爬,走了半天,照我估计至少走了近百丈远了,也没见父亲所说的那道石门。

    我不禁有些心慌,也没敢吭声,只管低着头带着他们朝前走去。岳紫晴拉着左小玉紧紧跟着我,距离之近差不多要贴到我背上了,李黄旗他们也闷声不问,我走即走,我停即停,照他们看来,现在除了跟着我向前外,也没了其他的办法了。

    再走下去,甬道倒是变得平坦了,只是窄得只能两个人并处,一行人就变成我一人领头、左小玉与岳紫晴紧跟我后面、其他人两人一组两人一组的纵队。

    又走了二十丈左右,通道终于到了尽头,前面看着像是一大块石头堵住了去路。我拿起蜡烛四周照了照,那大石表面虽然粗糙,但切割得还是很平整。四周也很光滑,估计这就是父亲跟我说的石门了。

    岳紫晴一拉左小玉来到我身边,抬头看了看那石门,问我道:“这怎么打开?

    父亲只跟我说了会遇到一道石门,却没跟我说如何开启,只是现在我如何敢说自己不知道如何开启这道石门?

    我装模作样的拿着蜡烛在甬道四壁照了照,四壁光滑,既没见有机关或是把手之类的东西,也没见什么石孔或是凸出的异样景象。

    父亲既然让我来到这里,自有他的原因,虽然他没告诉我开启石门的方法,自然是因为我本身就懂而不用告诉我。但这方法是什么呢?

    我沉思片刻,忽然想到,这儿叫落圆,难道说这开启的方法与落圆有关?我心念一动,也没管旁边站着其他人,一个倒立,使出落圆的起势,脑子一片空明,默运起落圆,灵觉瞬间延伸出去,四周的景像立时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

    我的灵觉顺着石门边慢慢的探查,感觉到了开启石门的齿轮、铁链、机簧等这些东西,再向外,终于在石门的左上角感觉到了与其他石壁不协调的地方,也许那就是开启石门的机关。

    我手一撑站了起来,对着正瞪大眼看着我奇怪动作岳紫晴和左小玉笑了一笑,伸出手向刚才我探究到的地方摸去。

    我的手摸上去感觉到有一个不大的凹陷,我展开手掌,刚好是我一个手掌的大小,却再没其他的东西。我有些疑惑,不会说就让我用手掌来开启这样一道看上去重达千斤的石门吧?

    我心念一转,莫非这开启也是用落圆?我意念一动,落圆即随意流向我的手掌,遁环往复几次,我忽然感觉那地方似有活动的迹象。看来这儿就是开启石门的机关了。

    没想到这个机关是如此的巧妙,如果没有灵觉,根本寻找不到那不起眼的地方,如果没有落圆神功,也不可能开启这道门,这样巧妙的开启方法,不知道父亲是怎样制造出来的。

    我心一喜,正想再用劲,心里忽然转过父亲的话。父亲说石门五息即落,让我迅速进入,看来里面并没有什么黄金,而是让我利用这个石门开启后马上落下的瞬间逃离他们。

    到这我才明白父亲的话原来是这个用意。

    我再无迟疑,转头向着左小玉道:“左小姐,你过来帮我一下。”岳紫晴眉头一皱,还是松开了拉着左小玉的手。

    我装模作样地对左小玉道:“你把你的手放来这儿,然后轻轻转一下。”我拉着她的手放到我的手背上,趁着岳紫晴没注意,右眼迅速的对左小玉眨了眨。

    左小玉正在奇怪怎么把她的手放在我的手背上,见我一眨眼,马上会意,没多说什么。

    左小玉的手极小,滑腻温软之极,放在我手背上让我心里不觉一荡。我还从没接触过这样细滑的手。

    我一收心神,落圆涌入我的手掌,不断往返遁环,我手掌慢慢向右用力,那凹陷处也随着我的手掌向右缓缓转动。

    我缓缓转动着手掌,直到再也转不动时,我听到石门忽然传来了轰隆轰隆的声音,然后又是一阵机簧运动的声音,接着石门在震,慢慢向上升起。

    我和左小玉的手还放在凹陷处没有放下,只是现在变成了我抓住她的手。

    石门还在慢慢上升,我看去石门约有三尺来厚,看样子足有万斤重。从里面吹出的风并没有霉臭之气,相反却很清凉,想必后面还别有洞天。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