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金沙秘事

    父亲缓缓在在堂内踱着步,似在考虑要不要说出来,好半天才沉声说道:“想必你们都知道落日城是在短短三十年内就有了如此的规模了,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其中的原委?”

    李黄旗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其实三十年前当我来到落日城时,现在老落日城即有了一座小城存在,只是规模不是很大,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非常的破败,于是我不费吹灰之力即夺下了这座城,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在扩建这座城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我没有想到落日城是这么得来的,我原先还以为是父亲一砖一瓦的垒就才成就了今天的落日城,想来落日城的历史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像沈六用的元老才知道了,只是父亲说的那惊人的秘密是什么,我却从没听他提起过。

    所有人都被父亲的话吸引住了,也都在等着父亲说出那惊人的秘密,虽然现在形势危急,但人的天性一向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异常好奇,何况这个秘密是从父亲这样的人嘴里说出,份量自是不同一般。

    父亲接着说道:“大家一直都知道金沙河叫金沙河,但为何叫金沙河我想就没几个人知道了,其实金沙河名字的由来跟一种重要的东西有关……”

    李黄旗猛然一震:“莫非就是金沙?”

    “不错,金沙河就是因河内蕴含丰富的金沙而闻名。据我所知,两百多年前,落日城就是一个淘洗提炼金沙的重要矿藏地,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河里的金沙已不能再淘出金沙,也可能是因为天灾**,我三十年前来到这里后,原本一个浩大的金沙出产地,就只剩背靠着碧山的这几间房子了。现在我们所在的落日堂就是当初遗留下来的房子之一。”

    这落日堂之大世所罕见,现在听父亲所说,这只是当时剩下的房子之一,从落日堂的宽大即可看出当初这里是如何的繁华广大了。

    “我刚来到这儿的时候,也被这地方所震惊,但我没想更多,只想依照旧有的房子建立一座小城即可,但我当时财力有限,工程进展缓慢,直到我无意间发现一个秘密,我的状况才得以改变,也才得以在短短三十年内建成了这诺大的一个落日城。”

    听父亲这一说,所有人都明白,这个秘密一定跟这金沙河的金沙有关了。

    “我在建城的时候,无意中在碧塔山上发现了一个山洞,那个山洞原本是被山石封住的,机缘巧合我把山石震落露出了洞口,当时我好奇的进去后,在一个洞中之洞却发现了我这一生从没见过的财富在等着我——我看到了一整洞的黄金!”

    虽然所有人都猜到了父亲说的遇到了什么,但当父亲说出来时,所有人都发出了哗的一声。我听父亲一说,隐隐觉得父亲说的是我修练武功的落圆,那本来就是一大山洞,我在里面时就感觉可能洞中还有洞,但从没进去过。没想到还隐藏着这样一个大秘密。

    父亲看着李黄旗,一字一句的道:“我现在要跟你交换的提议就是,我告诉你们黄金所在地,并领你们去取得黄金,你们放了这里的所有人。一整洞的黄金,怎么也值得交换这里的伤员了。”

    李黄旗也听得砰然心动,心里转着念头,也许在划算这值不值得作为交换,以及这个秘密的真实性。

    李黄旗迟疑的道:“冷城主,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在骗我?如果我答应了你放了这儿的人,你却拿一个虚假的秘密来欺骗我,你让我回去如何交待?”

    父亲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对我说道:“清风,你拿一把刀过来。”

    我一听父亲叫我,随手从身边拿了一把刀站到了父亲身边。

    “清风,你到那个柱子下,用刀向那石质的基座砍几刀。”

    那根合抱粗的木柱下是一块青石基座。我走向那根柱子,使出全身的力气一刀砍向那青石基座,我本来是想使出落圆来一砍把那青石砍下一角,结果叮的一声,落圆没有使出来,砍去的力量倒是很大,使的却是我的蛮力,青石没有削去一块,却把我手里的刀崩飞了。

    “咦”,我听到人群里发出一声轻叹,我向那方向望去,见是那在战场上对我咬牙切齿的黑衣美女发出的,可能她见到我不会武功感到奇怪了。

    “冷城主,这是令公子吧?令公子难道不会武功?”那美女忍不住向父亲问道,声音极为悦耳动听。

    “不错,这是我独子冷清风,他本来就不会武功。现在你们更放心了吧?我父子俩根本没一点反抗之力。”

    “这……”那女子本来想再问什么,但见众人的心思全放在了那青石基座上,就没有再问出来。

    李黄旗捡起我崩飞的刀走到那柱子前,也没见他作势,顺手刀的挥,只听“吃”的一声,有如撕张破纸样,那青石座即被削去了一角,露出里面黄灿灿的东西在闪着金光。

    李黄旗走过去捡起削下的那角青石,外面是青石,里面却金光闪闪,他拿到面前仔细一看,突然向其他几旗大叫了一声:“是黄金!”

    其他几人快步走到那基座前,果然,那闪着金光的也是黄金。几人不约而同的从身边拔出刀奔向就近的几棵柱子,一刀挥去,跟前面一样,马上露出了金灿灿的颜色。

    几人都张大了口,不可思议的看着父亲。

    父亲一点头说道:“不错,这儿一共64根柱子,下面的青石基座都是黄金包在青石里面。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而这相比于我发现的黄金,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李黄旗的嘴张得更大了,不仅是他,除了父亲和沈六用,所有人的嘴都张着合不拢。这64根柱子下的黄金如果全取出来,那即是天大的一笔财富了,而这相比于洞里的黄金来说,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可想而知洞中黄金是如何之巨了。

    父亲缓缓的道“李黄旗,现在你相信我了吧?”

    李黄旗的脸瞬息万变,谁面对这样一笔财富我想也会跟他一样的表情。他看向其他几个同伴,他们都点了点头同意让他做出的决定。

    “好,我答应你,放了这儿的人,交换你的这一秘密。”李黄旗郑重地向父亲道。

    父亲好像早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一样,伸出手掌来与李黄旗击掌为誓。

    “李黄旗,那现在是否可以让我的人出去了?”

    “你什么时候领我们去找那余下的黄金?”

    “只要你放了他们,一天后,我即带你们去找黄金。”

    李黄旗微一迟疑:“放人可以,但我要令公子也一起留下,我就怕你等他们一走不顾自己性命反悔。”

    父亲一笑道:“言之有理,就依你说的,现在放人吧。”

    李黄旗忽然想到了什么,急道:“你说放的人包括幻月城的人吗?”

    父亲一迟疑,看向左不右,正好左不右也正望向他,两人眼神一交流,似已明白了对方所想。

    父亲呵呵一笑:“其他人可以放,不过,我这把老骨头可有些走不动了,我还需要左城主背我去找黄金呢,呵呵!能让左城主做一次我的座骑,此生无憾了!”

    李黄旗一沉思,觉得再放一些人也没什么,只要左不右与父亲在自己手里,其他人可有可无。

    “把左小姐也带过来,就让他们父女俩陪着你们父子俩吧。”

    把左小姐提到左不右身边放下后,李黄旗即吩咐下去组织放人。

    父亲走到仅剩的三个魁首身边低声吩咐了几句,三人什么也没说,架着已说不出话的沈六用率先走出了落日堂,其他士兵也跟着鱼贯而出。其他倒在地上的幻月城的士兵也被夜林军抬出了落日堂,半个时辰后,落日堂内只剩下金沙十六旗剩下的九旗、四五十个夜林军、左不右父女和我跟父亲了。

    我扶着父亲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他们也没管我们,毕竟在他们看来,一个武功已废,一个不会武功,想跑也跑不到哪去。

    时间慢慢逝去,其间李黄旗又在左不右身上补了几指控制了他的内息,左小姐倒是没管她,放任她自动解除了禁制,她一个人武功有限,父亲又在他们手里,根本不怕她会玩出什么花样。

    左小姐一能活动,即把左不右扶到一石柱旁靠住,虽有心帮父亲解除禁制,却有心无力,对金沙城的手法无可奈何。

    那个黑衣美女几次走到我面前想对我说些什么,又都忍住了,我看着她的举动很是奇怪,不由得把她叫住问道:“这位小姐,你认识我吗?”

    只见她又现出了刚见到我时那种咬牙切齿的表情,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化成灰我都记得你!”

    我更是奇怪,看她的样子,好像跟我有深仇大恨一样,但在我的印象里我确实没见过她。

    “那我怎么不记得曾经见过你?”我又问道。

    她的表情渐渐有了变化,似也有些奇怪:“你真的确定没见过我?”

    我对着她微微一笑:“我是没见过你,如果见过,像你这么美丽的小姐,我说什么也不会忘记的。”

    我的微笑仍然是我最犀利的武器,看到我的微笑,她神情渐渐平和下来,没再显露出那种仇恨的表情,也没再说什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走开了。

    我在心里一叹,好美丽的女孩。摇了摇头,没再多想坐到父亲旁边,闭上眼睛进入了忘我的境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