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惊天巨变

    三人的手刚要碰到左不右时,忽然三人同时身体一变,一人猛然跃起右手化掌为刀砍向左不右的颈部,一人双手如抓扣向左不右的左右腰眼,一人伏身蹲下,右脚急速扫向左不右的膝弯。

    没人能想到这本是同盟的三个人会突然攻击本方主帅,幻月城的士兵一下全愣住了,前面的幻月六使以为只是去扶左不右,后面的根本没看清是什么,三人已攻近左不右的上中下三路要害。

    左不右不愧是不世高手,虽然现在失魂落魄,也根本没料到本方会有人暗算自己,但这时反应依然极快,只见他肩猛然一缩,砍向他颈部的手刀即变成砍向他面部,他面对手刀,突然嘴一张,一口向那手刀咬去,然后身体不规则的一扭,身体似断成了两截,拿向他腰眼的两只手变成了拿向他的腰背间,身下攻向他膝弯的脚成了扫向他大腿。

    那个攻击他颈部的人一刀砍去,却发觉是砍向左不右的嘴部,一时不及反应,招式用老,手即砍到了左不右的口中。左不右嘴一张,咔的就咬住了他的手。攻击中路的两只手刚一拿到左不右的腰背,只觉得手像抹了油般轻轻一滑没拿住,左不右的手已闪电攻到他的手碗,只听“咔嚓”一声,两只手即告粉碎。下面踢向左不右大腿的脚刚与接触到左不右的腿,忽然觉得踢中的不像是人腿而像是踢到了钢柱上一样,一声惨叫,即被震出三尺开外,脚骨看来被左不右震断了。

    被左不右咬住手的那人没想到左不右会使出这样的怪招来,手掌沿被左不右一嘴咬得疼痛直入肺腑,一时也挣不脱,当此危急时刻,他也没多想,也不去挣那只被咬住的手,忍住疼痛,趁着左不右对付另外两人,另一只手一合,紧紧把左不右的一个头颈抱住了,方一抱住即发力紧箍左不右。

    左不右刚才腰背间被击,虽然以幻月功滑落对方的攻击没被拿实,力量却还是侵入了身体。大腿上挨的那一脚,左不右的幻月形成的护盾起到了作用,把对方震飞脚断,但毕竟是身体硬接了这一脚,而且两人并非泛泛之辈,既能挤身金沙十六旗,武功自是不凡,被两人同时击中身体,左不右再神通,功力再高,也被两股力量击得喷出了一口鲜血,脑里不由得一阵晕眩。

    一口鲜血喷出,咬住手的嘴即松开,那人手一得自由,更加用力的紧紧箍住左不右的头颈,刚得自由的那只手一缠,又把左不右的另一只手缠住了。

    左不右一口鲜血喷出,精神似是一振,马上即感觉呼吸不畅,想也没想,手曲成肘,一肘打在搂抱住他头颈的人的胸口,肘一及体,那人立时口一张,吐出了一口鲜血,箍紧的手不由一松。

    左不右方觉喉间一松,又一肘击中那人小腹,刚想挣脱他的搂抱,眼前黑衣一闪,全身上下自胸到腿就被后面赶来增援的十六旗的其他人点了个遍,气息一窒,再也不能动弹。虽不能动弹,一时却不倒下,却是搂着他的那人一直没放手,硬生生把左不右支立在落日堂内。

    才只一呼一吸间,左不右就被金沙十六旗制住,其他幻月城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城主被金沙城的人暗算,直到看到一人手断,一人被震飞脚断,一人喷血,才突然反应过来,幻月六使中一女两男刚一动想去救援,突然一软,也倒在了地上。

    那些刚看到这一变故的白衣人才一愣间,就被身边的夜林军制住了,将近一千的幻月城军片刻之间全倒在了地上。

    那长得极似左不右的女幻月使在倒地时扭头看向自己身后,想看看是谁暗算了自己,正好看见另外两个白衣幻月使把正向前救援左不右的幻月使点倒,心里根本不能相信会是自己人暗算了自己,一时呆呆的看着那站着的三人愣住了。

    半晌她才反应过来怒喝一声:“叶钊、杨天勇、刘义山,你们这是干什么?”

    其中一人微微一笑,拱手说道:“左小姐,对不住了,我们三人决定跟随秦城主征服天下,所以……实在抱歉了。”

    “杨天勇,你们这是为何?难道我父亲给你们的待遇还不够优厚吗?要知道你们可是幻月城堂堂的幻月六使。”

    “我们是幻月六使,不过,秦城主答应了我,让我做幻月城副城主,让叶钊做落日城副城主,刘义山做秦城主的特使,这比起这区区的幻月使来……”杨天勇含笑不再说,但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你们,你们,卑鄙无耻!”左小姐气得粉脸通红,一时不知道再说他们什么。

    “玉儿,不用说了,不用跟他们多费口喉,像他们那样的叛徒,不会有好下场的。”左不右缓过气来对女儿说道,只是还不能动弹。

    金沙城的人见自己的人还在抱着左不右不放,走上前去摇了摇他说道:“四哥,他已被我们制伏了,放手吧。”喊了半天,那叫四哥的人也没放手,几人方感觉不对,急忙把他手掰开一看,眼鼻内已流出鲜血,一探,已没了气息,原来是被左不右两肘击中胸腹而亡了。

    我站在后面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发生,没想到刚才还在联手攻击落日城的幻月城与金沙城倾刻间即反目,左不右被擒,幻月城在刹那间即全军覆没。

    失去支撑的左不右倒在地上,看着金沙十六旗的其中一人问道:“李黄旗,左某有些不明白,为何要这样对我幻月城。”

    “左城主,其实我们秦城主早就想夺取幻月城与落日城了,只是一时半会还不好下手,本来秦城主想再过些时候再把你们各个击破的,却没想到你主动找到了城主要求联合攻打落日城,这正合城主之意,于是城主即派了我们十六旗和一万多的夜林军联同你一起来攻打落日城,其实现在你也该看出来了,攻城之时我们十六旗根本没有出手,而主攻的的多是你们幻月城的军队,别看夜林军每次都是声势浩大的进攻,但那只是做样子,更多的还是你们幻月军在前面冲锋陷阵,死得最多的也是你们幻月城的人,我们就只等两城拼得两败俱伤之时,再一举把你擒拿,这样,落日城与幻月城岂不就落入我们之手?左城主,亏你聪明一世,我们城主这两虎相争之计其实很容易看穿,只是你一直被与冷落日的之战辱蒙蔽了眼睛,没有看出来,我们没废多少损失即夺得两城。”李黄旗一气不停,把原委说了出来。

    左不右看着他,脸色忽然一变,李黄旗一见即笑呤呤的说道:“左城主是不是在想着幻月城那万人的守卫?呵呵,左城主有没看到,我们十六旗为何现在只有十旗在这儿?想必你也猜到了,刚才破城之时,我们其他六旗的弟兄即离开了落日城,率着三万人去幻月城了,呵呵,我们可是同盟,想进幻月城要多简单有多简单,现在这个时候,那些人我想已成了刀下之鬼了。哦,对了,刚才攻打落日堂的时候,还多谢你把自己的一万多人调到城外去守卫,让我们能更轻松的把落日堂内的幻月军一举制服,不过您都在这儿躺着了,我想他们等会也会全倒在地上陪您的。”

    左不右听他娓娓道来,脸色随着他说的话一变再变,最后气得躺在地上再也说不出话来。

    “呵呵,好个秦问天,果然是个不世枭雄,轻易间就把幻月、落日两城变成了自己的囊中这物,佩服,佩服,冷某实在佩服。”在这个时候,父亲突然大笑着说道。

    李黄旗笑呤呤的看着父亲说道:“冷城主,以前我一直很佩服您的雄才大略,经过这落日城一战,我对您更是五体投地了。您以两万的兵力,把我们将近七八万的兵力抵挡了这么久,死了这几万人,如非有水淹这一计,落日城能不能拿下还不敢肯定呢,您确实了不起。不过,您现在只有两成的功力,手下的又全是残兵败将,此时我看您还是束手就擒吧,我保证会以礼相待。”

    “冷某生死早已看破,生也罢,死也罢,我岂会在意?要我束手就擒也不是不可,只是,你们会放过我们这么多伤员吗?”

    李黄旗有些为难:“这个……”,也许在来之前他即接到命令,除了父亲外,其余的士兵一定是杀无赦。

    父亲看他支唔半天没有答应,即知他接到了命令要杀尽所有人,不由一笑:“既然不能放过,那李黄旗就让夜林军杀过来吧,看看你们有没本事把我们全歼。”

    李黄旗脸色也是一变。落日城的战斗力他是见过的,虽然现在都是伤兵,但要把他们全歼,夜林军还不知要死多少人才能完成,这次攻城本来夜林军只是做做样子,在旁边辅助进攻,却也被落日城杀了几千人,这是秦问天根本没计划到的。现在如果为歼灭残兵又死伤夜林军的话,回去后金沙十六旗都不好向秦问天交待了。

    父亲静等了片刻,见他一直没有答复,又说道:“如果你觉得这样放了我们交不了差的话,我还有个提议,只要你按照这个提议做,就算你把我们全放了,秦问天也一定不会怪你,只是,这个提议要你能全权做主才行。”

    李黄旗听父亲一说,心里一动,走到金沙十六旗面前,与他们低声商议了几句,回来后说道:“冷城主,刚才我们商议了,只要您的提议让我们觉得有价值,我们可以放了落日城的所有人。这事我们可以全权做主。您请说是什么提议?”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