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破城

    “砰,砰”,前面几声传来,我知道左不右正在用擂木捣毁城墙,然后我听到“轰隆”一声巨响,曾经坚不可破的老落日城城墙终于倒了。

    城墙倒溃的声音甫落,几个白衣人即出现在倒塌的城墙上,接着更多的白衣人跳了上来,他们看到列好阵势的士兵,没一点犹豫,手中的刀枪一挥,杀声顿时响彻天际。

    沈六用在落日堂前布置了几条防线,一条被突破即边战边退到另一条防线后,由生力军接着抵抗,再突破,再退,退无可退时即依靠熟悉的地形与敌人展开缠斗,直至被敌人杀死。士兵们都知道此战必死,无不拼死抵抗。

    刀枪交锋的声音、死亡前的惨叫声、呼喊声不时传入我的耳中,经历了这么多天,这些声音已不能再让我恐惧,我望向落日堂的屋顶,意识脱离了战场,我忽然想到,在自己清醒之前的记忆是一段空白,之后就是修习落圆或四处闲逛,然后就是经历这场战争,这一生好像还没有经历过什么,死后怕都不用喝孟婆汤即可重新投胎了。

    我收回游移的意识,外面天已黑尽,已过了五六个时辰,落日堂前的战役也即将结束,实力的巨大差距最多只是延缓一下敌人进攻的步伐,战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落日堂前的士兵边战边退回到落日堂内,这是我们最后的堡垒,落日城只有战死的人,没有投降的士兵,不拼到最后一个人,落日城的抵抗不会结束。

    退入落日堂的士兵只剩不到五千人,都浑身是血,十大魁首又阵亡了三个,剩下的三个身上也不知带了多少伤。沈六用背部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伤口还在向外渗出血水也没来得及止血。所有人都似没感觉到负了伤一样,仍然挥动着手里的武器砍向身边最近的敌人,都只求能拼尽最后一滴血,能多杀一个敌人。

    我在落日堂最里的位置看着士兵们在白衣人和夜林军的围攻下一个个阵亡,却没有一个人惧怕逃跑,我眼里不禁湿润了,生命在这时虽然是那么脆弱,但却又死得那么有尊严。

    士兵们全都被压迫进了落日堂,白衣人与夜林军也跟着压了进来,本来硕大的落日堂一下子显得拥挤起来。

    进了落日堂,外面即传来了一声号角响,听到号角声,左不右的人马上就停止了攻击,缓缓的退了几步,不再与落日军接触。早已累得接近虚脱的落日城军也没再反击,都抓紧了时间喘息休整了一下,一时落日堂内就只剩下双方士兵粗重的喘息声。

    我抬眼望去,落日城这方连同早先抬进来的伤员,只剩四五千人,还能战斗的也就四五百人,而外围的光夜林军就有六七千人左右,幻月城的白衣军也还有一千来的生力军人,这样悬殊的力量对比,落日城除了全军覆没外没有其他生机可寻。

    双方静立了片刻,夜林军与白衣军向两旁稍让出一条通道,左不右领着手下的幻月六使和金沙十六旗走到了我们跟前。

    左不右一袭蓝衣没沾染到一点血污,旁边的幻月六使也依然白衣胜雪,金沙十六旗跟着进来了十人,个个黑衣挺拔,没沾染一丝污垢。看来这一战,左不右和他的幻月六使以及金沙十六旗都还没参战,落日城就已惨败。

    左不右一进入落日堂,眼神即紧紧的盯着父亲,舍此好像别无他人。父亲见到他一到来,也缓缓的从士兵身后走了出来,在距左不右一丈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看着左不右。沈六用与跟着在他身后一步距离站住。

    看到父亲,左不右俊美如玉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望着父亲一直没有说话。父亲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是已然战败,气势依然强盛如初,眼神也一动不动的看着左不右。

    良久,左不右才徐徐开口道:“冷城主,你败了。”

    父亲声音清冷,似是不带一丝感情:“左城主,冷某败即败了,只是你想取我人头,怕还要多费周章,请恕冷某不会袖手就擒。”

    “三十年前那一战,左某人到今天依然记忆犹新,时刻不敢忘怀,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你武功高些还是我的更强,虽然我幻月神功已有大成,但我想到上次一战,思前想后,我还是没把握肯定能胜你,惭愧啊。冷城主,不论今天胜败如何,你仍然是左某人今生最敬佩的人。”

    父亲微微一笑道:“既然不能确定胜负,为了一解三十年之惑,左城主今天是否还要一战定生死?”

    左不右深深叹了口气道:“今天我已胜券在握,只要一直围攻下去,虽然冷城主武功高强也定难逃一死,只是那样你只是战死于战场,而非败于我手。唉,左某三十来年,唯一所遇就只你这一个对手,如果你死了,我岂不是太过寂寞了?”

    左不右摇了摇头接着道:“左某人平生只在冷城主手下有此一败,如果今生不能战胜冷城主,就算我夺得了整个落日城又有何值得畅快呢?如果以后时时还要惦记着此遗憾,对我以后的修为也极为不利。所以,冷城主,今天我一定要与你一战,以解我三十年之憾。”

    父亲仍然微笑不减:“呵呵!看来今天你我一战不可避免了,只是可惜啊,左城主,冷某怕是要有付所望了。”

    左不右奇道:“冷城主难道不想杀了左某人为死去的那些落日城的士兵报仇吗?我只要往后一退,你即刻就会让乱刀围攻而死,现在你唯有与左某一战才有机会杀死左某,舍此你别无他法。”

    “哈哈哈,左城主,冷某也想就如你所说与你一战为死去的士兵报仇,只是……三年前我强修落圆神功,犯了大忌,武功剩下不到以前的两层,现在不用说你,你手下随便找个人也能要了我的命,哈哈哈,看来这辈子左城主的遗憾是永远不可能弥补的了。”

    我不知道为何在这个时候,父亲会把他丧失武功的事直白的说了出来,难道他是用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之计来迷惑左不右,让他不敢动手?

    左不右的脸色瞬间万变,好像一时失去了某样最珍贵的东西一样,嘴里喃喃的说着:“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一生我就要留此遗憾?”

    忽然抬头看着父亲大声说道:“冷城主,你说的当真如此?”

    父亲依然微笑着说道:“确实如此。”

    左不右看着父亲,嘴里大叫了一声:“我不相信!”突然闪电般趋前,猛然伸手向父亲的肩抓去,速度之快,有如鬼魅。

    站在父亲身后的沈六用一直注意着左不右的行动,见他一动手,左脚一个大跨步站到了父亲面前,右脚急速向左不向的手踢去。

    左不右手将及父亲的肩膀,脚一个侧滑,左手一挥挡住了沈六用踢出的右脚,右手突然手腕一翻,似是暴长了一尺,一抓即抓着了沈六用的右肩。

    沈六用的速度可说是极快了,但比起左不右来还是有所不如,腿一踢出还未及变招,肩膀即被左不右的手抓住。左不右一抓住沈六用的肩,力量立时涌出,只听“咔嚓”一声轻响,沈六用的肩骨即被他捏碎。

    两人这一电光火石的交手,瞬息之间即分出了胜负。左不右捏碎沈六用肩骨后,顺势一挥手,左手即扣住了父亲的肩。

    沈六用见父亲被擒,忍痛左手用挥出,想攻向左不右,但手刚伸到一半,突然一声闷哼,脸色即时变得惨白,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几步,倒在了地上,左不右的幻月在扣到他肩的时候马上侵入了他的身体,现在才发作起来,才片刻功夫,沈六用嘴唇即变得乌黑,一张脸像罩上了一沉严霜一样的灰白。

    左不右抓住父亲,才一运功就立时发觉父亲武功丧失,脸上沮丧的表情越来越浓,手就一直扣着父亲的肩,神色麻木的说不出话来。

    父亲虽然被敌手所制,但神情自若,看着左不右缓缓说道:“左城主,看来这一辈子你不可能打败我了,哈哈哈。”说着说着,父亲不禁笑出声来。

    左不右慢慢放开父亲的肩,脸上难掩一片落寞之色。一直以来,与父亲一战雪耻的想法已深入他的生活,支配着他所有的行为,现在突然发觉平生最大的对手根本不值得自己动手,换了谁也不能适应这样巨大的落差。

    落日堂内一片寂静,随着父亲自认武功丧失,左不右出手,沈六用受伤,父亲被擒,瞬息的变化让人没来得及反应即已发生。落日城的士兵听到城主坦然承认武功已失,脸色一时都变得灰白,本来支撑着他们拼死杀敌的原因就有父亲不败的神话,他们都相信就算他们全部战死,父亲定能安然逃脱然后重振雄风为他们报仇。现在这一支撑的动力宣告破灭,有的士兵们立时像失去了主心骨般瘫倒在了地上。

    左不右仍旧有些失魂落魄,失神地缓慢向本方走去,站在他身后的金沙十六旗走出了三个人,一边叫着左城主,一边伸手去扶正在分神的左不右。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