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兵临城下

    我感受着父亲强烈的变化,一股柔情在我眼眶化成水雾的时候,一股豪气也在我胸腔迸裂,我虽然不清楚父亲以前是什么人,但现在,不用我再去想什么就能明白,父亲这个词代表的是什么,而他为什么会成为落日城主。

    我望着父亲远去的步伐,深吸一口气遏制住自己的心情,也走出了房间。

    落日城是一座自由之城,这在建成之日起,父亲就宣告过的,除了老落日城外,外城可以任意让人出入,这段时间,有陌生人不断的涌入外城,落日城也实行了宵禁,老落日城又加了一倍以上的守卫。这一来,我知道一场争斗是在所难免,看着那些感觉到这场战争的城民们忧虑的表情和父亲们凝重神情,我所能做的,只是每日到落圆内去修习那早已烂熟的落圆神功。

    这段时间父亲也没时间来指导我修习,一切只能靠我自己的领悟,虽然现在还不知如何应用去攻击敌人,但我自保却是绰绰有余,因为父亲说了,以我现在身体蕴藏的功力,能一举杀死我的人在这世上不超过十个人。

    我倒立在冷蓝自己的卧室的床沿,脑中一片空明,尝试着运用落圆把自己的灵觉延伸到老落日城外更远的地方,以前虽然也能把自己的灵觉感知到数十丈外,但都只限于老落日城内,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感知到多大的范围。随着局势的日益紧张,我的灵觉却反而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现在已能把灵觉延伸到老落日城外直达外城与老城的交界。

    我的灵觉缓缓地向外蔓延,也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我忽然感觉体内落圆一阵波动,这是因为落圆感知到了高手进入我的灵觉范围所特有的现象,而这种波动因为对方功力的高低与人的多少而呈现不同,这时的我被这种波动搅得心里一阵烦乱,我知道不仅有高手来到了老落日城外,而且不止一人,不然根本不会让我觉得心里烦乱。

    我迅速收回向外的灵觉,马上停止了自己在运行的落圆。我不想让人感知到我的存在,因为父亲说了,如果对方修为比我高出一大块的话,也能在即时感觉到我的存在,然后利用本身的意识迅速跟随我的灵觉寻找到我,有可能的话还能在我回收之时侵入我的薄弱之处控制我的心智。

    还好我的好奇心不是很强,也没有勉强自己,一感觉到不对就立时收了回来,但我知道外面已有人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只是一时把握不到具体的位置,也害怕自己的意识深入后让高手反噬自身,也迅速收回了探触意识。那人可能也意识到了我灵觉的强大,或者以为是父亲或沈六用吧,没想到在城内还有我这样一个高手的存在。

    我收回落圆翻身坐在床沿,心里还是一阵的烦乱,四散入经脉的落圆还是有了阵阵的波动。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我轻呼一口气,不再去管心里的烦乱和落圆的波动,放松全身所有神经,脑里立时一片空明,不用片刻,烦乱与波动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些是什么人,居然能有这样深厚的功力与意识?好像高出了我很多。我心里一惊,忽然脑里意识闪过,我急忙起身,快步来到父亲的房间,父亲已不在屋内。我顺着冷蓝的房间一间间走去,不仅沈六用不在屋内,其他的落日城魁首也都不在其间,家属们也不知所踪。

    诺大一个冷蓝似乎就只剩我一个人!

    我刚才一直把灵觉延伸在城外,居然没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事,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我都不知道,看来我的落圆还不是很完善,只能探觉到一点而不是整个范围,一旦延伸到了远处,自己身边的事反而一点也感觉不到了。

    置身于空荡荡的房间,再联想到刚才的感知,难道说左不右已来到了落日城?

    我飞身跑出冷蓝,急步向城外走去,居然没有一个人。

    刚走出冷蓝,才看到老落日城的城墙,我才明白了为什么冷蓝内一个人也不见。

    老落日城的城墙上已站满了守卫,每隔五步就有一大支火把,把整个城墙映得仿如白昼,所有城内的守卫全都兵器出鞘,都面向着城外。

    我登上城首,果然,父亲、沈六用和其他魁首们都站在那儿,父亲看到我上了城首,对着我点点头,又转头看着城外。

    我站到父亲身旁,先看了眼父亲被火把映得通红的脸,然后扭头向城外望去。

    老落日城外原本一片空旷的广场,现在已站满了人,所有人手里都举着一支火把,排成整齐的两个方阵,火光照射下,我看到两个方阵一个衣服全为纯白,一个又全是纯黑,一眼望去估计有七八万人左右,人数虽多,但整齐划一,广场上除了风吹过火把发出的呼呼声外,七八万人居然没发出一点声音。

    站在两个方阵前面的有二十来个人站成一排,一边衣服也是一为纯白,一是全黑,有男有女,在他们前面一丈远的地方,还站着一个人,却是一袭的蓝衫。他就那样随便的站着,也没什么特别的作态,但我不用想也知道他就是左不右,因为只有他,随随便便站在那儿就具有了王者霸气,这种王者之气我只有在父亲身上才看到过。

    他站的地方离城首还有四十丈左右的距离,虽然离我还远,但我经过落圆改造后的双眼却不受距离的影响,依然能看到他的整个面容。

    左不右脸色清白如月,长得极为俊美,修眉下一双冷峻的长目,宽肩细腰,宽松的蓝衫以一根玉带束于腰间,如非他那非同寻常的王者霸气,一眼望去哪是一方霸主,倒像一个身负风流文采的学士。他看上去只有三十四五岁的年纪,但我知道他现在是已是六十左右的人,没想到他能把容貌保持得这么好,或许他练习的幻月有驻颜养容的功效。

    站在他身后的那一排人,穿白衣的有六七人,黑衣的有十五六人,白衣中有一个女的,秀容极美,看上去与左不右有几分相像,年纪在二十上下,想必与左不右有些血缘的关系。黑衣中也有两个秀美绝伦的美女,一看即知是孪生的姐妹,让你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当我的眼光从其中一个脸上滑过时,她也望到了我。

    我感觉到她突然的身躯一震,眼里寒光一闪,即使在这么远的距离,我也能感觉到那有如实质的目光射在我的脸上,脸上的肌肉因紧张而有些抽搐,棱角分明的小嘴紧紧抿着,让我感觉到她在暗暗的咬牙切齿,那种表情像要把我咬碎生吃了一样。

    看到她的表情,我不禁多看了她两眼,我有些奇怪,虽然现在是处于敌对的双方,但她我是头一次见,而且她好像就只针对我才会有这样的神情,至少在我看到她之前她还没有什么变化,很明显是因为我的出现。难道说我认识她?

    我深思了一会,心里肯定了从没见过她,她这样清丽脱俗的面容,我想我看一眼即能记住,但她为何会把我恨成这样?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再看向她时,她的脸已变得煞白,眼里已不是刚才那种恨之如骨的神情,代之的是一片凄苦之色,这种凄苦在她秀美的容颜显现,不觉让人一阵心动。

    她的变化让站在她旁边的姐妹也感受到了,看了她一眼,也很奇怪平时一向不苟言笑,冷若冰霜的她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变化,她不禁顺着她的眼光向我看来,但却看不出我有些什么特殊之处。

    我没有多想她为何会有这样剧烈的变化,反正只是一个不认识的人,现在还处在敌对状态,说不定一会就是你死我活的拼杀,对于我来说,她是谁,是否长得美丽,已不是我关心的问题了。

    我眼光从城下扫了一遍,城下这几万人发出的肃穆之气让我也觉得有些压抑。这样的情形是我从没想到过的,我一直以为左不右就算想夺取落日城,最多是采取上门挑战或是擒拿落日城主要人物这样的手段,看现在这种大兵压境的状况,已不是小规模打击城内主要人物那么简单,而是要血洗老落日城!不过还好的是,左不右目标只是老落日城,外城的居民看来在他们到来之前就得到了他或是父亲的交待,现在都闭门不出,以免殃及池鱼,在他们看来,不管城主是谁,在现在战乱纷飞的时代,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那就是万幸了,至于换了人后对他们的生活会有什么改变,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我收回眼光左右看了看,父亲与沈六用没有因为面对左不右的强势而与平时有何不同,十魁首也没有谁显出害怕的神情,毕竟是见惯了大风浪的人,虽然这样的情形与他们的猜测有所不符,但事已临时头,反而更加镇定了。

    我又看向落日城的守卫,四五千人静静的站在城墙上,也没发出一点声音,眼神都镇静而平和,虽然有几个可能像是新人的显露出激动之色,但在其他人的感染下,渐渐的也平静下来,或许他们也想明白了,在这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除了拼死保卫自己的家园外,别无选择。

    我看着这些意志坚定的亲人们,心里也一片平和,当一个人面临绝境的时候,意志力的高低决定了你有什么样的发挥,也决定了你的命运。这个时候,害怕或是慌乱不可能改变对方的目的,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镇定的面对各种突发事件,然后在其中寻找机会。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