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神功落圆

    “是不是很奇怪?这样一个神秘的禁地,其实什么也没有?”父亲对着我微微一笑。

    我点了点头,有些奇怪,为什么要把这么简单的一个地方,搞得如此神秘。

    “这是我修练‘落圆’的地方,这也是你以后修练的地方,我们修练落圆,开始时要的就是绝对的清静,也不能有丝毫的**,在这个地方,没有人会进来打扰,而且这房子的简陋,也能让人断了心里的一切**,这样才能更好的达到修练落圆所要求的随意、无欲、无为的境界。这间石室我在你受伤……嗯,在前四年我进来过一次,那时我是为修练成落圆的第九层,才闭关进来里面修练的,可惜,事与愿违,不仅没能修习到第九层,反而使我以前的落圆大退。唉,本来我是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的,因为你比我更有修习落圆的天份,却没想到经过一场变故,你却成了现在这样。”

    父亲摇了摇头,不知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一时没有说下去。我有些奇怪,我本来就是如此的,从我的记忆里,我是从那躺在床上开始的,也没听谁说过什么变故,怎么今天父亲却说我经过了什么变故,而且听着他的意思,以前我是学过落圆的,因为那场变故,我的落圆消失了。至于落圆这名字,我只知道是这房子的名字,没想到今天听父亲一说,好象还是一种可练习的武功,而父亲现在的武功,好象也在那次变故前退化了。

    父亲又接着说道:“我现在要重新把这落圆传授于你,本来我不想再让你学习什么武功,我喜欢看着你现在这样快乐的生活。只是,现在情况有了变化,这个世界很乱很乱,你修练落圆至少可以防身,再说我也不能让落圆在我这儿消失了,所以我还是决定传授于你,至于你能达到什么境界,那要看你的天份和造化了。”

    既然是武功,那肯定会是以杀戮为目的,这与我性格不符,现在我心里极讨厌血腥,听到父亲要传授我武功,不由得我不皱起了眉头,只是那是我父亲所说,我也不可能马上就出言反对。

    父亲好像也感觉到了我的不快,他脸上仿佛又有了些悲哀:“我知道,你现在不喜欢武功的血腥,只是,你不学习,到了你需要保护的时候,我又不在你身边,你拿什么保护自己?武功之一途,你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如果你用它来保护你自己和你的城民,那不也是最好的事吗?”

    我想想,这也不错,我的那些城里的亲人们,可没几个人是有武功的,如果真的遇上了侵犯,只有有武功的人才能保护他们了,父亲说得不错,用正则正,用邪则邪,其实并不一定就像我想的那样就一味的就是血腥。想到这,我释然了。

    父亲看到我的释然,心里很高兴:“落圆是以修习精神力量为主,说是武功,其实也非武功,因为它没有固定的招式或是内功修练方式,纯粹就是以精神力去支配着力量的运行,人的力量其实是无穷尽的,在落圆看来,人就是如同一个宇宙一样的无穷大,自然蕴藏的力量也是无穷无尽的,落圆其实只是一个引子,通过修练,把那些力量通过落圆的引导释放出来,这就是落圆的力量产生的根源,不然,没有力量,精神是不可能就此击退身有武功的人的。这是修习的总纲,你看看,最好是能领悟透了,那你修习时,就会明白如何运用落圆了。”

    父亲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我,很薄,材质似绢非绢,似棉非棉,柔软而有韧性。我小心的翻开,头一页就有这样一段话:

    “力之,蕴于万物,人之,一如宇宙,人无穷大自力无穷尽,浩瀚苍茫所蕴,循环往返无穷,圆乃无尽,无之首亦无之末,以此无尽御力之无穷,致圆润而通达,是为落圆……”后面就是一些如何修练的方法和注意事宜,我看了一下,那些法门其实并不难,方法也很简单,但最主要的,就是要心平而意随,不强求,不妄为。因为精神的东西,一执着于某处,则是有意而为之,就不符合其所倡圆润通达的主旨了。

    父亲见我看了一遍,就说道:“你现在就可从第一层练起,落圆开始时较为容易,就是些让你放松或是调理的方法,你如果能在十天内领悟了,那就超过了我当年的成就,我当年练时用了十二天。”

    然后他拿着小册子对我讲解起如何修练,见我明白后就让我自己去领悟了。

    我想着父亲说的那方法,一个倒立,头上脚下的立了起来,先是双手,然后是单手,开始时还感觉头脑发胀,我知道那是血液和能量向头部汇集所致,静静的调理了一下后,又按照落圆引导精神的方法去运行自己的身体和感知,慢慢的那种发胀感消失了,我心随着感觉的消失,也逐渐空明。我脑子里本来也没多少事可想,再一定立,更是空明,也不刻意去追求能达到什么效果,只随自己的思想精神去运行着身体的力量,只感觉一会功夫,好象就达到了父亲所说的第一层所致的状态。

    我手一撑,身体就飘落于地,恢复了常态,我大奇,没想到自己的身体才修习了这么一会,就感到有隐隐的力量在身体流动了。

    我扭头看着父亲,只见他瞪大了眼,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半天才想到问我:“你就练完了?”

    我有些奇怪他的失态,居然问了这么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问题,我不是练完了,会成现在这样吗?

    “老天,你才用了一个时辰就练成了我用十二天才能达到的境界,这……这……这根本不可能啊。”

    他用手掌按在我的头顶感受了一下,显然是想看看我是不是真达到了那种境界,当他把手放下时,他眼里那种不可置信的神情更重了:“居然比你以前开始练时的效果更好,奇怪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有些不解:“我以前练时是什么样?”

    “嗯,这不说了……来,你再看下一层的,我想以你这样的速度,不出十天就能达到第五层的境界了。”

    我又依他说的方法去运行着落圆,第二层也是和刚才差不多的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完成了。

    父亲的脸都有点变色了,话也不说,惊呼也不惊呼了,接着就把三、四、五层的修习方法全告诉了我,这次我用的时间长些,但也没超过四个时辰,我就达到了父亲所说的五层落圆的境界。

    当我收功看着父亲时,我看到了从没见过的惊讶的神情在父亲脸上出现,双唇都有些颤抖,说出的话也有些不连贯:“这不可能,不可能,我用五年的时间才达到这个境界,你居然用不到六个时辰的时间就完成了,这怎么可能嘛,难道我教的有了问题?不对,是你根本没练好?也不对,没练好怎么会有这样的神情气韵?不对,是哪不对了。”

    “父亲,我觉得没什么难的啊,只要我什么也不去想,就能很随意的去完成那些方法,力量也很轻松的听我调配,我觉得我很容易的就进行下去了,是不是这个落圆太简单了?”

    “不是,不是,不是落圆的问题,可能是有些什么我不明白的东西,所以你才会半天就达到了这种状态,我要好好想想,今天不练了,休息吧,太快了也不见得是好事。走吧。”

    我随着父亲走出落圆厅时,天已全黑尽了,天虽然很黑,但我却觉得自己能看到很远的地方,以前看不到的地方只要我用心一看,就觉得像在我眼前一样,而且,耳里听到的声音也多了起来,以前在老落日城根本不可能听到的外城的百姓们的呼喊叫唤,我都能清楚的听到耳里,而只要我不想去听那些声音,那些声音就会消失得干干净净,更奇怪的是我只想听一种声音时,就只会有那种声音传入我耳里,其他的声音就像消失了一样。身体也感觉很轻快,有时我随意的把落圆运到我的脚上,我就感觉我像要飞起来一样,很高的台阶,我随意一跨就过了两三阶。看来这落圆还是改变了我,我不知我现在是不是就像人说的有了武功了,但至少,我的视觉和听觉敏锐了很多很多。

    第二天,父亲一早就把我拉到落圆厅去,开始学习落圆的第六层,这一层虽然也有一些修习的法门,但更多的是一些进攻上的技巧,像什么“空点”是攻击人的脆弱点制服人的,“媚点”是用来攻击女人的**弱点的,“绝点”是用来攻击对方的死穴的,“落点”是能致使对方残废而不死亡的,这些点要清楚的记牢各自的位置,不能错了,且有的点和点之间相隔不过毫厘之间,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事与愿违。

    一到记这些的时候,我好象就成了个白痴一样,总是记得这里忘了那儿,有时又会把这种点的记成那种点的位置,一天下来,居然没记得全那些点的位置,更别说运用落圆打击的那些技巧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