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失忆

    “清风,你终于想得起来我是谁了!”他伸手拉着我的手,刚才好象是有点红红的眼睛,流下了闪亮的东西,我又好好想了想,知道了,那是眼泪,是在人悲伤或是高兴时才会流出来的,只是悲伤是什么,高兴是什么,我还是没弄明白。

    看着他流出眼泪,我忽然发觉自己的鼻子有点酸,眼睛里也不由自主的跟着他流出了眼泪,原来眼泪会传染的,别人流眼泪,我也会跟着流出来。

    我也伸手握住他的手,突然觉得那种温暖的感觉是从我心里发出的,我想,这应该就是亲人,或是父亲和我之间才会感觉到的。

    他缓缓的抽离出自己的手,眼睛看着我,已没流泪了,只是嘴唇还是有些颤抖着:

    “清风,还好你醒过来了,我们把你从外城救回来,已经过了三个月了,以为你就此会昏迷不醒,没想到,老天还是可怜我这老人,终于还是让你醒来了。好,好,好!”

    我看着他刚才还在哭泣的眼睛有了笑意,我想了想,笑是代表好的,这是亲人之间的最好的表达方式,于是我看着他也笑了笑,但我忘了笑是什么样,虽然是嘴像他一样的裂开了,却感觉是僵硬无比。

    他看着我僵硬的笑,脸上的笑也跟着黯淡了下来,好象还叹了口气,然后扶着我的肩轻轻把我放到了床上,又盖上了那我才想到是被子的东西,怔怔的看了我半天,才说:“清风,你好好休息吧,晚上我再来看你。”站起来,又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我定定的看着床顶,在想自己是什么人,那个是我父亲的人又是谁,虽然是想着,却没一丝头绪,一些纷乱而不知的东西一下下在我脑子里闪过,让我更是头痛如裂。还是不想了,我闭上眼,想着这应该就是休息的意思,渐渐我的意识淡去,然后沉沉的睡去。

    此后,就有各形各色的人来看我,有一个自称是沈六用的人,他也像我父亲一样的看着我就流出了眼泪,看来他也是我的亲人,这是我总结出来的,看着我这样子会流眼泪然后又笑起来的人,就是我的亲人,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叫他。又有几个气度不凡的人来看过我,听他们说是什么区魁首,我自然也不明白这魁首是什么,他们虽然没有流泪,眼里却有很多的悲愤,有时几个还会在我面前争论起来,一时说应该把凶手找出来乱刀砍死,一时又说此时先应该找到好的大夫把我医治好才是上策。我莫明其妙的听着他们说的凶手啦,砍死啦,我也要想很久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至于所说的大夫,我倒是明白了,因为每天都会有一个人来拿着我的手沉思着,然后就让我喝一些很苦的汤水,我本来不想喝,但父亲却上我一定要喝,我想那是父亲说的,他是亲人,只会对我好,所以我就忍着全喝了。

    这些人去后,又有几个年纪较轻点的来看我,一见我就叫我首领,弄得我不明所以,后来听他们说,他们是“清风军”里的人,我想我叫清风,他们又叫“清风军”,那当然会和我有点关系,所以我对着他们也笑了。只是没想到我的笑却让他们感觉到有些不知所措,好象从没见过一我笑一样。他们却不知道,我只有认为那是对我好的人,我才会对他笑。

    我只觉得这是我从没有过的快乐,脑子里没有其他杂乱的东西,很纯净,我喜欢现在的感觉,虽然时不时脑子里会有我从没见过和感知过的东西出现。

    如此反反复复的过了一段时间,我又记起了大部份的词语,也大概能听懂他们说的话了,有时还能和他们交流一下,听他们跟我讲一些我所处的情况。过了一段时间就听那个我该叫沈叔的人说,我从醒来已有半年多了,应该出去散散步,走动走动,于是,我在躺了半年多后,头一次走出了那间我从未离开过的房子。

    沈叔陪着我经过一座架在很深很宽的沟上的大桥,然后沿着一条很宽的路向前走着,路的两面是很多的人,看到我,都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既不是亲人们对我的笑容,也没有魁首们的那种悲愤,就是这样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和沈叔。他们没对我有什么表示,我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对待他们。

    如此走了半天,我有些忍不住了,因为在我出来的那座老落日城内,人们对我都是微笑着,或是悲伤着,但都不会像他们那样的面无表情,于是我向沈叔问道:“沈叔,这些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他们都这样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既不笑也不悲伤?”在我的概念里,人们只应该是微笑或是悲伤,所以我才会这样问他。

    “他们是落日城的百姓,是我们最亲的人,但现在他们还不认识你,所以,不知道该对你笑还是悲伤了。”他微微一笑,“你只要对着他们微笑了,他们也会对你微笑的。”

    原来是我的亲人,这我倒知道,对待亲人就是应该微笑,想着,我就对着每个看着我的亲人们微微的笑着,现在我已知道怎么笑才是真正的笑,而不是像刚开始时那样的僵硬。

    见到我对他们微笑致意,那些叫做百姓的亲人们突然骚动起来,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一样的看着我,眼睛里既没有笑意,也没有悲痛,有的只是惊恐和意想不到,看着我感觉就像是看着个怪物一样。

    我有些奇怪,他们不是亲人吗?亲人就应该相互微笑的啊,怎么他们会这样呢,我又问道:“沈叔,他们怎么不对我笑呢?”

    “慢慢来吧,人的认识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他们还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的笑是不是真诚的,只要以后你常常对着他们微笑,他们也肯定会对你微笑的。走,我们回去了。”沈叔拉着我的手,对着那些看着我的人也笑了笑,回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

    此后,我没事就走到那条名叫落日大道的街上,不管见了谁我都是微微笑着向他致意,果然,慢慢的,所有的人都像沈叔说的一样,开始都对我微笑了,有的还对我鞠躬,笑着叫我冷少爷,我知道那些都是对我友好的表示。这种感觉很好,原来亲人就是这样,你只要对人微笑了,别人就会对你微笑,那你们就会成为亲人了。

    我再也不喜欢呆在那个老落日城的房子里,我喜欢一个人走到大街上和我的亲人们说话,有时他们也会邀请我去他们住的地方吃饭,我也从没拒绝过他们,他们教我认识了不少的东西,我也学会了不少他们的话语,我很是满足。时不时的,我还请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老落日城里那个叫做冷蓝的我住的地方做客,虽然有时候他们会不敢来,我也听说了落日城有严厉的规定不允许普通百姓进入老落日城,但我不知道规定是什么东西,所以,只要我想,我就会把他们拉到冷蓝去,听他们聊天请他们吃饭。只是时不时的沈叔会对我说让我注意安全,可我并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注意安全,也不明白对自己的亲人还有什么必要去注意什么安全,所以一直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走近他们,去他们中间生活。

    我已知道,我的父亲是这个很大的叫做落日城的城主,城主的意思就是可以说这个城市就是他自己的,而我是他唯一的儿子,那就是说以后这个城也将会是我的,那些百姓其实就是我的子民,需要我们的保护和管理。但我直接的感到自己不喜欢子民这个词,我觉得还是亲人这词听着更让我舒服。

    我就这样微笑着过了半年,只是美中不足的是,每天都要喝那苦苦的药汤,还要接受大夫的检查。我就想不明白,我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父亲非要逼我喝那药汤,非要搞什么检查,我已知道了只有生病的人才会喝那些。虽然反感,但是是父亲要求的,只要是亲人要求我做的,我一般都不会反对,反正对我也没什么大的影响,那就随意了。

    这一段时间,父亲和沈叔突然忙了起来,已不像以前那样能时时陪我了,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我很是奇怪,一直以来看到他们都没觉得有什么事,这忽然的改变让我有点不明白。

    有一天父亲突然把我领到了那间叫“落圆”的房子内,那儿是落日城内我唯一没有到过的地方,我也从没见人进去过那儿,因为那是落日城唯一的禁地,如非得到父亲的允许,擅入者就是死罪。

    我跟着父亲进入“落圆”,那儿已点上了几十支巨大的蜡烛,把原本是漆黑一片的屋子照得通明。我在外面看着,原以为不过是一间小屋,但进来后才感觉到它的广大。这好象本来就是一个山洞,又经过人工的开凿,把有的地方都连成了一片,前面是一个大室,可能有我住的卧室的十个还大,四壁都打磨得异常光滑,上面却什么也没有。这只是蜡烛照亮的地方,后面有的地方还是漆黑一片,蜡烛光也不可及,看来后面还别有洞天。

    那个大室里就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床上是一些被褥,桌上光光的也是空无一物。父亲就站在桌前看着我打量着这间神秘的石室。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