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黑巷狂欲

    “空点”是修习落圆时一定要找到的人身的关键部位,这是指人身上内力修习时最薄弱的地方,那儿很难聚集起内力来反抗外力,所以也最容易从这儿切入攻击人身,只是空点虽然薄弱,却不会致人于死命,我就是看准了这点,也想留下他的性命,好获得有利的信息。

    我闪电般的出手,在距离他身体一尺左右时还是被他感觉到了。我的力量才出,他马上就做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势,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了一下,让我产生的的幻觉以为那是条泥鳅,在我看来也只有泥鳅才能做出那种动作了,虽然如此,他还是慢了一步,落圆的力量已侵入了他的“空点”。

    一感觉到进入了他的身体,我就飘落出一丈开外,不想让他有反击的机会。

    突然见我自动的让出给他逃跑的空间,他也愣了一下,但反应还是极快,脚一点,向我相反的方向急射而出,速度之快,一如离弦之箭。

    我根本不着急,落圆在侵入人体空点后,会有一个过程,虽然很短暂,却也会让人误以为自己没有受到攻击。

    他急射出去的身体,本来如飞鸟般轻盈,但刚飞出一丈左右时却又像块石头一样的直直掉落地上,落圆这时才发生了作用,侵入了他的“空点”控制住了他内息的运行。

    我不急不缓的走过去,微微笑的把他身体扳了面向我,这一看不由我吃了一惊。

    那人瞪着本就极大的杏眼恶狠狠的看着我,感觉她有些心慌意乱,明眸闪过,仿如繁星埙落,一张小嘴紧咬着双唇,小巧的鼻翼一张一合的,应该极为紧张,白晰的脸蛋因紧张在月光下也看出有了红晕。向下看去,在紧身夜行黑衣的包裹下,衣服内傲人的挺立在急促的呼吸下更是诱人,细腰如柳,我的手现在就正好扶在了她的腰上,只感觉到柔软如绵。

    没想到这个人原来却是个极美的女人!

    她的美貌让我觉得眼前一花,险些没能抱住她,这辈子和上辈子我都没见过这样漂亮的美女。我定了定神,这个女人不是落日城的人,我敢肯定,如果是城内的人,没有哪个美女会说是我的“清风军”所不知道的。

    我微微一笑,今天看来好运一直在我这儿。抢了块田黄,父亲知道我的事后没把我打死,现在又环抱一个美女,虽然还不知道她是哪路人马,但美女在怀,想不让我笑出来都不行。

    我看着她,暗暗盘算着如何处置她,如果她是来探落日城的,那我就应该把她交给沈六用才是,听他们刚才的对话,好像是和我父亲有关,现在最应该的就是交给沈六用由他来处置,但又听沈六用说过现在还不想打草惊蛇,我这样把她交出去,沈六用还不见得能处置得了她,如果就此放了,那也会让他们有所觉查,我一时不觉沉吟起来,看来刚才出手时没想好有些冒然了。

    我抱着她,脑子里转了不知多少念头了,一时忘了应该进行下一步的动作。那美女半天没见我有动静,既没说话也没什么表示,就这么呆呆的抱着自己,一下子也搞不清我是想干嘛,想着,呼吸也没刚才那么急促了。

    我低头看了她一下,见她正好抬眼看我,也许在猜测我下一着要做什么,也许只是好奇,美丽的大眼看着我,盯得我有些不知所措。

    泥麻的,我在心里骂了一句,左右为难还真不知拿她怎么办了。我低头看着她,她的棱角分明的小嘴紧抿着,鼓鼓的胸脯就在我的眼前,我突然有了个想法,既然不能交给沈六用,又不能放了她,那我不如做出一个劫色的迹象,反正她不是城内的人,也不知道我是谁,这样,也就能解释我袭击她的原因了,而事后,也不会有让他们有觉查之后患。

    这想法一出现在脑海,抱着的又是这样一个绝色美人,不由得我不心动,依这几年我养成的性格,想到了,那肯定是要做的。

    我色心一起,眼里立时就闪出了淫光,嘴角也带上了那种色狼才有的笑容,她也马上感觉到了我的突然变化,大眼里浮现出了惊恐的神情,小嘴一张:“你,你要干什么?”

    声音极为动听,我长这么大还没听过这么美妙的声音,真是个天下少有的完美女人,不光是长得美,声音也是这么动听,面对这样的妙人,就算不是因为前面的原因,到了我手上,利诱色迷,也不可能逃得出我的手心了。

    我话也不想多说,脑子里欲念大发,也不去想这地方是不是适合做这事,双手一抄,抱着她站起来,她的身子很轻盈,我抱着她像是没有重量一般,我轻轻一纵,就到了我刚才出来的破房子里。

    我根本不想对她说什么,现在所想的只是占有她的身体。我把她放到地上,看着她淫笑了一声,这一声我想可能会让她记上一辈子,然后我手一分,她的那一身紧身的夜行衣就成了两片被我扔到了一旁。(以下省略二千三百字)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有人靠近我的身体,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在这个男人最脆弱的时候我也不可能有反应,我的后脑就“砰”的挨了一下,我只听到自己的脑里嗡的一响,闪过的最后一个意识居然是我从悬崖坠下后大巴车压在我身上的那一刻,然后我身体一软,向前一栽,倒在她还在擅抖的身上,就没了知觉。

    我感觉自己一下子进入了雪地里,寒气从我全身逼入我的内脏,一下子又步入了沙漠中,四周围绕我的只有滚烫的热沙,热浪让我呼吸困难。又忽然是身处一个温暖的花园,四处皆是遍地怒放的鲜花,花香沁心。一会儿又身处大海中心,望遍四周,全是冰冷的海水包围着我。又或是在四处黑暗中看到一点光亮在眼前闪耀,我一直去寻找着那光明。如此反复了不知多长时间,我才悠悠的醒来。

    我睁开眼时,看到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地方,盖着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很柔软。面前站着一个人正关切的看着我,他后面一点也站着几个人,还有一个正在拿着我的手沉思着,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可我一个也不认识。

    我摇了摇头,想推开身上盖着的东西坐起来,却发觉自己没有一丝的力气,我想着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出来,但当我张开口时,我却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拿着我的手的人放开了我的手,我看到他对着另外的人好象是在说话,我也听到了他在说话,但我却一个字听不懂。那个一直在关切的看着我的人也在问着他些什么,感觉上应该是在说我,可我却什么也听不明白。

    然后拿着我手的那个人走了出去,看着我的那个人走了上来,张口说了些什么出来,我想应该是在叫我,却一点也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我张大了嘴,想着应该问问自己在哪儿,他们是什么人,但到了嘴边,我听到自己嘴里发出的却是“衣衣呀呀”的声音,这和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完全不同。

    这不是我要说的话。

    我捧着头,忍住那钻心的疼痛,终于在脑子里浮现出了几个字,张开口说出,总算听到自己说的和自己所想的是一样了:“我在哪儿?”

    那个人脸忽然有了种悲痛的神情,张开口对我说了几个字,我拼命的从脑子里搜寻着这些词语,总算是听明白了他说的是:“你在家里,清风。”

    家是什么?清风又是什么?这些字超出了我现在思想的范围,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他说的意思是什么。虽然不明白意思,但他是对着我说,这我倒是明白了。

    我静静的搜寻了半天自己脑子里的字和词,这让我的头痛得如同裂开一样,虽然痛苦,但脑海里浮现的字渐渐多了起来。

    “你们是谁?”我想了半天,觉得应该问出这句话。

    我看到他眼里哀痛的神情更是浓重,可能根本想不到我会问出这样的话出来,他半天没说话,拉起了我的手,我看到他的眼里好象有了晶亮的东西滑落出来。

    “我是你父亲,清风。”父亲?我想了半天,觉得那应该是和我关系很不一般的人,只是我脑子里没有一个人的形象,至于父亲是不是就是他这样,我也不知道。他一对着我说清风这词,我想应该是叫我,我的名字叫清风?这又让我痛苦了半天。

    他看着我茫然的样子,拉着我的手的手松开了,缓缓的站起来,对着另外的人挥了挥手,也没说什么,那些人就全都走了出去,他看了我半天,我感觉他好像又要有那闪亮的东西落下来,然后他也跟着走了出去,然后就只有我一个静静的躺在那儿了。

    我静静的躺着,想着自己现在最主要的是就是知道他们说的和自己想要说的,我闭上眼,慢慢的在脑子里找出那些飘移在脑海里的字和词,渐渐的那些词语多了起来,我也明白了家和父亲的含义,那是我的归宿地和我最亲的人,看来刚才那个人是我最亲的人了,而我现在是在自己的家里。

    那个说是我父亲的人又走了进来,站在床前看着我,颤抖的双唇似要说出什么来,却又没发出一声。我看着他,寻思着,既然他是我父亲,在我的印象里,就该是我的最亲的人,虽然一时还不明白亲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但总觉得想着是亲人的感觉很是舒服,于是我就张开了口:

    “你是我父亲?”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