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闭关

    (如无意外,每天将会在晚七点半和九点半左右更新两章,欢迎收藏点击。)这源于父亲把我和沈叔叫到落圆内跟我们说的话:“我一生的大敌左不右正在闭关,他这一闭关,我不知道他出来后我现在还是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在他闭关的这段时间,我也要跟着闭关冲击从没人达到过的‘落圆’第九层,达到第九层,那时的我可以说就是天下无敌,左不右不管达到什么层次,也再不会是我一合之敌。”

    沈六用却有些忧色:“城主,这第九层在冲击时的风险……”

    我听了也很担忧,因为我也在修炼着,现在离第九层还早,但我知道这风险的存在,父亲现在是落日城的核心所在,如果失败,后果不敢想像。

    父亲淡然一笑道:“冲击第九层我只有三四成的把握,但不冲击第九层,未来我对上左不右,我只有半成的把握击败他,所以,不论如何,我也要冲击。”

    我默然了,这样的风险对比,是个人都能计算得出来该如何取舍。经过这么几年,我早已当这个老人是自己的亲人,这样的时候,我只恨自己没有能力去帮助到父亲。

    “父亲,这一次闭关,不知道您要闭多久?”

    “最快三年,最慢五年,如果超过五年没有出来,你们就进去给我收尸吧。‘落圆’修炼不进则退,如果五年不成,那我基本就没有存活的可能。六用你要在之前做好准备,以防左不右和其他城的侵袭。”父亲很淡然地安排着一切,说着自己的后事就像说别人一样,这样豁达的心胸是我完全不能及的。

    “城主放心,您闭关后我会安排好一切,让人不知道您在闭关的。”以沈六用的智谋,这样的事肯定会早早谋定,不用我去操心。

    “清风,我闭关这几年,你也要努力把自己的功力提升上去,唯有自身强大了,那才是对自己对这个家一样的城市最大的保护。”

    我重重地点点头,下定决心之后要多拿出时间来修炼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的花天酒地,我如果能再多花时间用于修炼,我相信我的落圆神功会加快速度的,虽然“落圆”一层比之一层是呈几何状的难度。

    父亲又想了想道:“清风,我闭关后,你可以组建一个自己的卫队,人手就从现在城卫后辈中抽取,未来你掌权为城主时,他们会成为你的班底,现在你就可以与他们相互熟悉了。”

    我点点头,这是小事,到时跟沈六用说说,我就可以按自己所需组建我自己的卫队了,我现在武力值不高,这亲卫是必须的,父亲想必也是看到这点,担心自己闭关后我的安全才提出这事的,再说我前面还有过意外到现在还没查找到原因,要知道那次意外可是差点要了我的老命——其实是已经要了我的命了,如果我不是穿越重生的话,现在的我早不是我了。

    所有事宜我们三人都商量妥当,然后在没惊动除十大魁首外其他人的情况下,父亲进入了落圆屋内闭关。当我看着石门缓缓落下,心里也随着石门一点点沉了下去,我在这世界上唯一血脉联系的亲人,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在几年后相见。

    父亲闭关后,我收敛了一段时间好好修炼落圆,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我把“落圆”修炼到了五层,这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一年多来我基本就在内城很少出外,所有时间都放在了修炼上,城内的事务也不需要我去做什么。

    我在父亲闭关一个月后就组建了我的亲卫队“清风军”,这是一只我从城卫和魁首们的后代中抽取而组建的,首先的条件就是忠诚,我言出必践,其次才是武功文才,在组建上沈叔给了我极大的帮助,还给我提了很多建议,比如不能只注重武功,还要看他们的治理能力,经商才干,毕竟这帮人会在未来我当上城主后成为我从政的骨干。

    有了“清风军”,又达到了“落圆”五层,我在修炼上就开始变得散漫了,经常我会领着“清风军”的几个骨干们在外城逍遥自在,我慢慢又恢复到以前花天酒地的地步,比之父亲闭关前还要更放肆。以前我还要顾忌着父亲会管我,这一年多没人管我,我心态已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对于我来说,落日外城就是我的天下,只有我不想做的,没有我不能做的。

    如此飞扬跋扈了三年,时间飞逝,或许是父亲的威名震慑了其他城的人,也或许是别人没有确切的情报知道父亲闭关,其间落日城没有一点事发生,诺大的落日城被沈六用治理得密不透风,内外城一片繁荣。

    今天该是父亲出关的日子了,内城的沈叔已传来消息,父亲下午五时出关。

    我想着就要见到父亲,心里一片火热,这个不是我父亲的老人,在这几年内一直在我心里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他出关,而且马上又是他的大寿,我要想办法弄件像样的礼物送给他才行。

    这样的事交给“清风军”他们自然知道哪儿有好东西出现。

    果然,很快他们就传来消息,当我到了外城见到他们的时候,玉匠已被打趴在地。几个人还围在他边上,时不时地还踢上两脚。“清风军”这两年沾染了我的习气也跟着飞扬跋扈起来,组队打架是常事,更别说这样打个小贩了。

    “行了,行了,别打啦!”我假情假意的做出怜悯的姿态说道,我的手下听到我说的话,马上就停下了手。

    我眯起眼看了看那块田黄石的晕,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今天收获不小,需要东西的时候就遇上这么好的事。

    我把田黄石往袖里一拢,蹲下身看着被打了趴在地上气自奄奄的玉匠,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脸,说道:“小子,记住了,在‘落日城’里,只要是本少爷看上的东西,就别想飞出我的手掌。教你一个乖,我说出钱买你就老老实实的卖了,不然,就像现在这样,蛋打鸡飞,两手空空。”

    站起来后顺手丢了五两银子在地上:“别说本少爷我没有给你钱,喏,这是买你田黄石的钱,收好了,哈哈!”丢下后,也没理他那能杀死人的眼光,手一挥,领着手下扬长而去。

    今天这块田黄至少值五百两,在这世上来说,已是很大一笔财富,正好,马上就是老爷子的七十大寿,这块田黄,孝敬他老人家他一定喜欢,当然,这可不能让他知道是我明抢来的,错了,我也没抢,是我买了的,有我的手下作证。

    每次穿过巍峨的落日城,我都会感叹一下,我这便宜父亲当年在三十岁的时候来到这个荒蛮之地,看到这儿,前有两河相汇,后有碧塔山为依,残阳西渡之时,落于山下,遂长笑一声“此地与我似为天造地设一般,我将立足于此!”然后凭其无尚的智慧,和雄厚的财力,在一帮下属死士的帮助下,一砖一石的垒起了这座城池。先只是一座错落的院落似的小镇,后因四处有逃避战乱的人的到来,城区不得不一扩再扩。又听从第一谋士沈六用之策,以无尚的武功,征服了周边十座小城的城主,把他们变成了自己不二下属,他们的城池自然也划归于“落日城”。又再依沈六用的见解,把落日城和这十座小城用商铺房子连成了一片,又到两河下游宝贵之地,鼓励商贩们到这儿做生意,渐渐的,有了商贩,其他地方的居民也就跟着到来,然后又是建房,然后又是扩张,到现在落日城和这十座小城就连成了一片,方圆五百里还阔,东西两面直抵金沙江和冷蓝河,南靠碧塔山,北面无限的扩张出去,成了以二十里落日大道为中轴,以最先建好的老落日城为中心的、座拥百万人的大城市。要知道在这个世界,十几万人就算是个大城了,可以想像得到落日城的庞大。

    父亲45岁那年才生下的我,前几年都忙于建设落日城,到将老时才得我这么个儿子,自然是宠爱万分,把我骄纵得无以复加,在我落水复生后更是宠爱,加之我生性又极聪颖机敏,虽然长得不是那么的玉树临风,但气宇轩昂,一如父亲当年的气概,自然更是当成了宝贝一般,父亲手下的那些死士们,见我气度不凡,又因是城主之子,都让我三分,到我与他们子弟组建“清风军”,他们更不会在意我做什么,因为未来这座大城的城主只会是我。

    三年前父亲闭关一心去修练他的独门神功“落圆”的第九层,沈六用是看着我长大的,他自己又没儿子,就更比我父亲还宠着我,这三年内,我在落日城可说是无人敢管,更有“清风军”作为狗腿,虽然不过百来人,但因都是贵胄子弟,又大多得了家里的开武功真传,在我的带领下,在落日城除了不敢去惹沈六用带领的那支两万人的护城军外,可说是无人匹敌!

    我有些嘘唏,重生之后,才与父亲过上几年相濡以沫的日子,迫不得已闭关三年,一面也见不着,父子情深,弄点小东西,怎么说也要让他高兴高兴。

    想到这,我伸手入怀又摸了摸那块田黄,温而不燥,真是块好石,估计价值在五百两左右,说不定还不止这价,今天让我遇上了,五两银子就变成了我的。那个玉匠我看不像是落日城的人,不然不可能不认识我。在落日城,谁都知道,只要是我看上的东西,我出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不会说再有还价的余地,不然,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他今天拿着这块田黄还以为遇上了大买主,结果,差点小命不保。还好我这人不会下狠手,从来都是点到为止,明白适可而止的道理,搞出人命来,到时传到老爷子耳里,那我可不好收拾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