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官二代,纨绔?

    (尽量做到一天两更,晚七点半和九点半左右各一更,欢迎收藏订阅)

    所有人出去后,屋里就剩下四个小姑娘,我也不知道谁是谁,就轻轻地唤了个过来:“嗯,头好痛,麻烦你倒杯水给我,想不起来你是谁了?跟我说说你们都是谁?”

    那小姑娘很惊奇:“公子,我是小申啊,她是小秋,那个是小金,另外那个是小露,我们一直在照顾着公子的。头痛好些没有?如果您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

    这啥玩意,我怎么有了这么四个小姑娘来照顾?这些姑娘才十五六岁,照顾我,我什么时候喜欢萝莉了?我一直都喜欢的是少妇啊。

    我又继续装:“我这是在哪?”

    小申更奇怪了道:“这是在落日城的内城老落日城里嘛。”

    落日城?国内啥时候有这么个文艺的城市了?内城?有内城是不是说还有外城?国内的城市是这样区分的吗?

    我感觉到了一阵恐惧,未知才让人恐惧,我现在就是如此,对自己处境未知的恐惧,对所面对人未知的恐惧,对所有情况都一无所知的恐惧。

    我不敢说话了,怕说得越多,暴露出自己越多,我现在只有装病,然后借病慢慢探寻这些未知,幸好这几个姑娘年纪涉事未深,也根本想不到他们的公子已换了个人,不然我这样什么都不懂的小白早露馅了。

    于是之后十多天,我都借着头痛很少说话,有人问话的时候,我都支唔几句就装着头痛的样子,人家也不好再多问。然后我旁敲侧引地从身边的人慢慢询问,十来天后,直到我在镜子里看到一个年轻的身体,两相对照,我才知道,我穿越了。而且我穿越到的是一个之前从没有历史记录也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泥麻,没有这么坑爹的穿越的!我这样好的性情都忿忿不平,为什么其他人的穿越要么往古代去,然后用自己丰富的知识和了解的历史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要么往未来去,用自己强壮的身体把四肢不勤的未来人打得屁滚尿流,我他妈的穿越居然穿到一个我从不知道的地方,除了语言习俗一样,泥妹的其他就没有一点是相同的,而且,这个世界是以武为尊,一块大陆分成多个城市,城市与城市之间时常战乱不断,根本就是一块蛮荒之地,我这一功夫小白,东亚病夫,从二十一世纪只有脑子没有四肢的时代穿到这儿来,我这不是找死吗?

    值得我庆幸的是,我穿到这幸好我是这个落日城城主的独生子,还是老来得子那种,娇宠得不行!落日城也是现在这世界数一数二的大城,而且我老爹武力强悍,可以说是这世界最强大的存在了,就凭着一人一手创下了这诺大的落日城。可惜是虎父犬子,我从小虽然体不弱,却没法修习到父亲的神功,只能与家丁城民学得一两手简单招式,摆架子倒行,打架杀人就只有被人踩死的份。

    我从镜子里看过我现在的样子,跟我穿越前一模一样,不说这个,名字都一样,我们都叫冷清风,只是年纪比我穿越那时小一些,现在是十八岁。我穿越时都三十多了。

    看着这具年轻的身体,我不知道该骂娘还是该骂爹,我名义上的娘生我的时候死了,我名义上的爹倒是每天来看我,拉着我说长道短,一城之主忙成那样,也要每天与我聚一起吃饭,从他身上我感觉到了深深的亲情爱意。

    这是做不了假的,亲情是与这世上所有感情都不一样的情感,你不用说什么,就是能感觉得到。

    经过十多天,我只有认了命,接受了我这城主儿子的事实。不接受也没办法,我难道还能回去找我的兄弟老总不成?

    身体稍微康复些,我就钻进书房内,把这世界的地图,大陆上城市的划分、名字,各城市与城市的关系这些,都好好的学了一遍,这些都弄明白后,我在四个姑娘的带领下在内城里到处晃,又慢慢知道了那些与我关系密切的人的姓名,在城里的地位等,这又花了两三个月。

    我又从侧面了解到,这次我出的意外很蹊跷,我在外城溜达时,不知怎么就落了水,要知道自小我生活在河边,水性不是最好,但随便游个几十丈那是一点问题没有,但我就是落水了。落水后据随从们说根本没见我浮起来过,就像块石头般沉入水底。落水十多分钟后,才被城卫们用鱼网捞了出来,捞出来时我早没了呼吸,如非我父亲神功盖世,我早死得不能再死了。

    其实我心里更明白,这身体的主人早死得不能再死了,如果不是正好我车祸死亡时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父亲神功再是什么无敌天下,也不可能把一个死了的人救活。

    等差不多都明白了这些内城的事宜,我又带着几个侍卫出了内城去查看一下落日城是个什么,经过几天的打听,我发现了一个很无奈的事实——我其实是一个在落日城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

    这与我的性格不符啊!我其实是个善良懦弱的人,怎么能沾花惹草成为一个二世祖呢?

    但我喜欢!

    上辈子我倒霉三十多年,做啥啥不行,懦弱了一辈子,现在我有能力有机会成为个啥事不干也能吃喝玩乐的纨绔,而且没人敢惹,因为我父亲在落日城里就代表着法律和权威,我没理由不兴奋不高兴。

    我大笑着,老天也待我不薄,虽然是到了个让人一团雾水鸟不拉屎的地方,但我可以好好的混过这一生而不用担心。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我不能玩得过份,我在外城不管如何做,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强抢民女那样十恶不赦的大罪,我那叫沈叔的军师都能帮我摆平,内城那是不敢乱的,内城是整个落日城的核心,那些与我父亲一起打天下的魁首们,一个个可都是屠夫杀星,武功不如我父亲和沈叔,但捏我这样的十个八个那是不在话下。

    他们也不会拿我怎么办,因为我是落日城唯一的城主儿子,唯一的继承人,不说他们,他们的后代也是一样依附着落日城生存,只要是在落日城的范围,那就要依靠我父亲,依靠我,在这个世界,依靠了一个强大的大树,那就能生存下去,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一切以实力为尊,武力就是法律。

    我感觉到现在的生活才是我喜欢的,吃最好的肉,喝最烈的酒,睡最好的妞,有强大的力量,有花不完的钱。除了时不时要去跟父亲汇报下我的修炼,时不时要在内城开会,我宁愿永远活在外城内。

    在修炼上父亲很欣慰,从我落水再重生后,我修炼家传的“落圆”神功,用父亲的话来说,就是我完全变了一个人,我到落水时最多就只修炼到一层境界,但现在我经过一年不到就达到了四层,这比之父亲当年不如,但是比之我之前,那真的是不可同日而喻。

    这让父亲更是老怀大慰,虽然我经常在外城厮混,但只要我修炼的速度能保持着,他也就随我去怎么做,反正现在落日城的事务还轮不到我来处理,用父亲的话来说,到我修炼到六层、年纪到二十七八岁时,才慢慢的让我学着处理政务,现在我的唯一目标就是不断变强!

    我不断地胡闹着,当然只是小打小闹,强买强卖别人东西那是经常事,但抢劫偷盗却是不敢。同时跟几个女孩玩着成人游戏,却也不敢去强奸和霸占,我从现代而来,当然知道虽然我代表了这世界的强权,但在我父亲那儿,有他的底线存在。

    如此玩了两年,我已习惯了这身体和这个世界,早已不当自己曾经是个现代资讯社会的人,已习惯了走路骑马坐马车,从一地到另一地一走就是两三月,而不是坐飞机大巴瞬息即到,也习惯了没有电没有网络资讯,习惯了以信件为通信工具,还习惯了有人帮着穿衣戴帽地服侍,而不是什么都自力更生。

    时间真的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事物,经过时间的洗礼,我已完全把自己当成了落日城的少主,把城主当成我父亲,把落日城当成我的家,只是时不时会回忆起以前被扫地大妈大骂的时光,我只能叹一口气淡然一笑,然后快乐地拉过一个姑娘把她扔床上压上去。

    但这个世界是个非常纷乱的世界,城市与城市之间不仅有人口的交流,还有战争,还有资源的抢夺,而这一切没有什么虚头巴脑的谈判外交,达到目的的手段除了战争,还是战争!

    这个世界的战争以城市争夺为主,除了城市,其他是大片的荒野,那没法大规模的驻人,有城市才代表了有人口有资源,人口和资源是这世界最重要的东西,有人口才能变成城市然后再占领资源,也才能形成更大的竞争力。还好的是,这时代就像古时的战国时代,国与国之间除了战争还有交流互通,城市与城市之间也有商业贸易,民与民之间也有互市,管理者和掌权者们还是明白,只有商业才能让城市发展和繁荣壮大,也才不会因为战争把这世界打得稀巴烂成为一堆废墟。

    战争只是达到占领目的的手段,商业才能让世界繁荣,这不管在哪个时代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相通的。

    现在我就隐隐感觉到了战争的影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