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收徒

    自古以来,皇帝富有天下!

    当今天子也不例外,早些年太后摄政,皇上鱼龙白服时常出宫时又收集不少的好东西,天子的珍藏自是件件都是精品。

    皇上在内库转悠大半个时辰,最后耷拉着脑袋出来了。

    他不知慕婳喜欢什么?

    是的,他不知自己女儿的喜好!

    当年女儿牺牲后,他整理过女儿的遗物,结果没有发现女孩子都喜欢的东西,除了军事上的书外就是一些详尽的训练笔记,看到女儿的遗物只是这些东西,他曾经痛哭失声,后来从女儿的战友口中,他知道女儿从来除了训练就是读书,要不就是出任务!

    女儿从来就没有过享受!

    这也是他无法原谅自己,对女儿的牺牲无法释怀的原因之一。

    上苍开眼,他又同女儿的灵魂在异世相逢,女儿一如既往的耀眼夺目,他也一如既往的不知女儿的喜好。

    “我就是一个失败不负责任的渣爹。”

    皇上喃喃重复了一句,既然对他心爱的女儿都无法给予宠爱,他何必在意皇宫中的皇子和公主?!

    回到御书房后,皇上的心情依然没有好转。

    无庸公公提心吊胆,正想提几句魏王替三公子庆祝大摆筵席,赵王却在此时来见皇上。

    皇上直接一句不见,把赵王和皇贵妃母子挡在门外,丝毫没给他们留任何的面子,同往日皇上对他们百般恩宠截然相反,不在意他们此时的惊讶和震动。

    皇贵妃柔柔一笑,同无庸公公道别,“你仔细侍奉皇上,我同皇儿先回去了。”

    “儿子,你还不明白吗?你父皇的宠爱是善变的,只有你自己坐在皇位上,我们母子才能一辈子荣华富贵,也只有做慈宁宫的太后娘娘,我才是整个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皇贵妃对儿子赵王如是说道,以前赵王一直不理解自己为何对皇上始终不冷不热,不知争宠,“你父皇的心思,一般人猜不透,皇儿不能只指望着他的宠爱,你……你自己要有底气,如同赢澈一般,纵是没了他的宠爱,依然可以得到想要的。”

    赵王郑重其事点点头,显然也被父皇最近喜怒无常弄得有点发傻。

    ******

    魏王设宴,朝廷上很多人都愿意给魏王面子,何况魏王三子都高中进士,朝臣们更是愿意来魏王府恭贺一番。

    甚至连太子殿下都亲临魏王府,有魏王长子赢清陪着,赢澈回到王府时,酒宴已经开始了,他虽是状元,但往他面前恭喜的人不多,相反是赢清非常有人缘。

    赢澈早就猜到会是眼下的局面,因此把慕婳留在侯府,英国公世子本有意同赢澈亲近,然而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此时该暴露的。

    遂英国公世子同赢澈不冷不热说了一句恭喜后,就领着一众勋贵子弟开了一桌子赌钱玩牌去了,一如过去的作风。

    魏王正满面红光听着众人的奉承,昔日嘲笑自己没有儿子的人此时都乖乖在他面前低头,说他不仅有优秀的继承人,三子都很优秀。

    “王爷,上师到了。”

    “……”

    这句话令热闹的场面稍稍冷却上几分,魏王同上师魏焱几乎没有任何交往,据说昔日魏王曾奉太后娘娘的命令追杀过上师,他们之间有一些仇怨。

    魏焱既是皇上最信任的人,又是国公爷,权势自是不小,他还是皇上最爱女子的亲弟弟,几个身份加起来让魏焱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不过魏焱一向不同任何人往来,对朝廷上任何官员都是一副冰山样,然而今日他却主动来魏王府,着实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

    魏王愣神后,看了赢澈一眼,“请上师。”

    以前他也见过上师,不知皇兄从哪里找来的一个神秘人,完全不似一个世家名门培养出来的,第一见面,上师连礼都不会行,完全就是一个村夫。

    但他提出的主张却令太后娘娘极是忌惮,却是得到皇上的信任和支持。

    魏焱重回朝堂,已经没有当年的稚嫩和粗鄙。

    “魏王殿下。”

    魏焱向魏王躬身行礼,“在下不请自来,还望殿下莫要怪罪在下唐突,听闻魏王为三子高中设宴,在下同三公子有几分交情,自当来恭喜一番。”

    “上师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你能来王府,是本王阖府的荣幸。”

    魏王不咸不淡的说道,心中顿生警惕,同三郎有交情?

    陪魏王妃坐在一旁的柳侧妃看清楚魏焱的容貌后,失控般站起身,“你……你是……”

    魏焱微微扯起嘴角,“没想到柳娘子还记得?”

    “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可是你不是死了吗?”

    柳侧妃脸庞惨白,嘴唇亦没有血色,喃咛道:“为何你还活着?还成为上师?而他却死了!”

    “娘。”

    赢清快步走过来,扶住柳侧妃,悄悄捏了她一把,“您认识上师?”

    柳侧妃听到上师后,吃惊不小:“你怎么会成了上师?当年若不是遇见他,三郎怕是活不下来。他是三郎的救命恩人,却把……把小四的父亲害死了!若是四郎的生父还活着,我……”

    “娘!”

    赢清暗暗掐了柳侧妃一把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在宴会上提起柳侧妃又侍了别的男人,还提起不是魏王骨血的四弟,这不是有意让魏王难堪么?

    对他运作的事情也没任何的好处!

    赢澈眉头稍皱起,没想到自己降生后就碰见了上师魏焱,那他是不是也碰见过皇上?

    上师感伤般叹息,“若是柳侧妃愿意相信我,我可收四郎为弟子,也算是我为陈兄弟尽一份心力,告慰他在天之灵。”

    “……不……”柳侧妃张嘴就想拒绝,赢清欣喜道:“能拜入上师门下,是四弟的福气,我娘自是欢喜的,以后四弟就交给上师了。”

    能借此拉近同上师的关系,对赢清至关重要。

    魏王面色有点冷,“上师来王府是为认亲?”

    旁人的目光让魏王难堪,虽然他也把四郎养在王府,吃穿用度都不少他一份,但魏王一直当养一个义子闲人,从没拿正眼看过柳侧妃同别人生的儿子!

    魏焱道:“澈儿,你同为师来,为师有话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