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未知晓变身的原因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二十一章 十进入大厦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我偷偷的来到了昨晚的那个入云大厦的门口,当然,我是出现在大厦的后面的。

    我还没有那么傻,直接跑到正门去闹事,现在敌众我寡,我可没有那么傻。而且如果敌人此刻还在这里面的话,在发现他们想要的二阶强化黑曜石不在雪梨的身上之后,必然会再去寻找我住的地方找一番,找不到,肯定会来找我,但是我哪是那么容易就被找到的,现在我还没有被发现,证明他们其实并没有拥有像卢浩然那样可以全城或者局域地区扫描的三阶或者三阶以上侦察黑曜石道具。

    可是这样的话,那么之前是怎么找到雪梨和秦雨林的?雪梨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拥有事件的定向线索工具,就是那种能够窥探系统这次把事件降临到哪个人身上的道具,而且他们还拥有可以顺着这个线索直接无视距离无视地点的去把人弄过去的道具,例如孙文茹说的那个突然出现的鬼爪。这也是我这么猜想的,毕竟他们肯定是还没有发现我,不然的话我应该早就被抓走了。至于秦雨林的话,我想应该是他身上被装了什么定位的东西,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一个要被抛弃的人,身上竟然还会有三阶的黑曜石,如果我是对方的领导人,除非我是一个真正的傻瓜,不然的话我也肯定在那个三阶手表上动一些手脚,要知道三阶可是很稀有,很稀有的东西,怎么能随随便便处理呢?

    而现在的情况是,我没有被他们找到,他们也肯定是找不到孙文茹的,关于这一点我是十分肯定的,对面虽然有定位人的工具,但绝对没有定位道具的工具,要不然的话,为什么是把人抓过去,而不是直接把道具拿走。而现在我放心的原因就在于我都不知道孙文茹具体的位置在哪里,那个怀表在她身上又不能使用能力,只要她不说是绝对不会有人知道的。

    综合以上所有的线索,我最终可以得出来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大厦里面一定会设有什么陷进,他们不知道我在哪里,守株待兔,等待我自投罗网是最好的方法。

    虽然我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也没有办法,目前我能做的事也就只有进入到这大厦里面了,小希的手机打不通,杨凌辉我则是没有要他的联系方式,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选择的权力。

    这一次经过我的刻苦学习,我发现了人体当中另外一个神奇的地方,就在于人的后脑斜下方,有一个腺体,能够分泌出置幻催眠的神经递质,只要量掌握好了,是能够达到催眠的效果的。但是这也是有个缺点的,就是命令越复杂,消耗我的脑力体力就越多。所以如果是对群体使用催眠的话,凭我的体力是不能够发出什么复杂的指令的。

    这一次,我就要试试,想一想这个我就有些激动,敌人突然变成了我的队友,想必那些会变身的黑曜石拥有者也不好出手吧。

    说吧,我就蹲在了大厦后门的花坛旁边,想对第一个出来的人做实验,控制这个人能够长达五分之久,也是很厉害的。

    我静静的等着,十多分钟后,后门突然被打开,是一个倒垃圾的老头。

    这是一个无用的人!让我白高兴一场,我要等的事关键的可以作战的人,面前的倒垃圾的老头完全就是局外人。

    等等,也不一定,谁说就一定是局外人啊。只要利用好了,一样可以达到效果。

    至于具体的操作就涉及到了那个置幻催眠的原理了,这个催眠并非是将人催眠后再提示他要去做的事,而是直接将要做的事放进了催眠置幻的神经递质之中,让受到催眠的人不知不觉间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去做催眠者想要他做的事,而催眠者既不会暴露自己,也不用露面。

    既然如此的话,我完全可以让这个倒垃圾的老头把重要的人叫出来啊,至于是谁则不重要,只要找到了突破点就行了。

    遂而,我躲在了花坛里面给了这个倒垃圾的老头一个催眠指令,让他把这个那个昆姐或者昆姐身边的人叫过来,随便哪一个都行。

    催眠几乎是瞬间完成,我都没有看到这个老头身体有什么异状,他就转身走进了大厦里面。

    而这个时候我自己也趁机跟了进去。

    之前进入到这个大厦里的时候我是传送进来的,虽然我现在也没来得及了解清楚我传送进来的原理是什么,出去的话,则是从地下停车场出去的,也没能清楚这大厦是什么样的原理。现在从这后面进来了,四下看看了,感觉……

    怪破的啊。

    也对,这入云大厦建设都快二十年了,破和旧是应该的。

    敌人将这里作为大本营看来也并不是特别有钱嘛。

    我悄悄的跟在那倒垃圾的老头后面,想要看看他是怎么执行我给他的命令的,又或者根本没效果,这一切我都必须要自己亲眼看看。

    只见这个老头来到了一个像是办公室的房间里面,拿起了里面的电话,给什么人打了电话。

    “喂,是我。我这里有紧急的是要处理一下,想要昆经理下来一下。”

    “昆经理在忙别的事吗?那被的人也可以,总之快一点,事情很紧急。你们快一点,我去忙了。”

    说完后这个老头就挂了电话,在那里靠着墙发起呆来,脸上有着奇怪惊恐的表情,应该是看见了什么幻象吧。

    我见状就给这个老者一个睡眠的刺激,让他不要在睁着眼做噩梦,他已经帮我完成任务任务了,没必要在承受多余的精神负担了。

    每一个人都有过往,活得越久,过往越多,而并不是每一个过往都是好事,快乐的事转瞬即逝,噩梦却始终纠缠着我们。

    老者靠着墙睡着了,我则是蹲在了墙边上,只露出一个眼睛看着电梯口出来的方向,当然后面也用东西遮住了自己,避免被后面安全出口走下来的人发现。

    有些人就是无聊,电梯不坐,非要跑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