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对策

    自打易大喜神定居龙山之后,这片地界就没出过这么大的乱子。

    真的,毫不夸张的说,易大喜神这次算是栽在阴沟里了。

    正主儿还没碰上,就被几个小杂兵给摆平了

    轮番背着易大喜神下山,别说是胖叔那种虚胖的人了,连七宝这种身体素质好的,也照样累出了一头的毛汗。

    接上易林跟老嫖,我们一行人直接回到了大喜神家。

    在这个过程中,易林的眼泪就没停过,估计他也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更不可能看见大喜神狼狈成这样

    躺在床上,易大喜神似乎也困了,眼睛半闭着,有气无力的看了易林一眼。

    “你哭个屁啊?老子还没死呢!”

    “爷!是谁把你伤成这样了?!”易林揉着眼睛,小脸上写满了悲伤,吸了吸鼻子,很认真的问他:“总不能真是冤孽吧?!咱们在龙山住这么久,还没遇见过你摆不平的冤孽!”

    “你知道啥啊?”易大喜神叹了口气:“你小子就是井底的蛤蟆,哪知道天有多大?这次我确实是栽在冤孽手上了。”

    “害你的冤孽呢?!”易林瞪着眼睛问,有种问出来就去寻仇的意思。

    “山里,但这个不重要”

    易大喜神咳嗽了几声,很吃力的爬了起来,靠着床头坐下。

    他看了看站在床边的我们,表情很是无奈。

    “这次的事,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麻烦。”

    “看出来了。”胖叔点点头,转而一笑:“但这事也没到最坏的地步,多少还有点转机。”

    说着,胖叔看了我一眼,其意思不言而喻。

    “对,就因为有小沈他们在,这事还能有点转机。”易大喜神叹了口气,浑浊的老眼之中,似乎充斥着那种难以描述的信心。

    听见这话,我不禁愣了一下,心说他们俩可够高看我的!

    “我们是转机?”七宝忍不住问:“易老爷,您对我们的信心是不是太足了?”

    易大喜神笑了笑:“如果没有把握,我是不会这么说的。”

    “把握?”我皱了皱眉,没等七宝再问什么,接过话茬直接问了句:“您的意思是,沈家的降术可以解决这个麻烦?”

    “准确的说,所有降术,都能解决这个麻烦。”易大喜神苦笑道:“之前是没有摸过它们的底子,所以我不敢让你贸然动手,但通过四厌阵就能看出来,这些冤孽的活性很强,甚至比活物还像是活物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这世上的法派各有不同,每个法派所擅长的东西也不一样,但要是说到对付这种活性强的东西”我笑了笑:“只能靠着降术去杀吧?”

    “对。”易大喜神说道:“无论是道家还是我们五门的先生,对付冤孽,大多都是在魂魄上动手脚,都是以打散或是打伤魂魄为目的,而你们降门的子弟就不一样了,不光是有对付魂魄的,还有对付肉身的。”

    “确定能行吗?”我还是有些担心。

    “四厌虽然可以打伤冤孽的魂魄,但它最主要的杀伤力,是在于溶解冤孽的真身。”易大喜神说道:“只要你有把握在极短的时间内,将重孽的真身击溃,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听到这里,我没再多问,静下心来很认真的考虑着易大喜神的提议。

    靠着降术去除掉重孽?

    这点在之前就想过,只是没有试过,因为在那种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尝试的机会。

    当然说我也不敢去尝试如果失败的话,栽的人可不光是我一个啊!

    但现在一听,貌似降术对于重孽还是挺有杀伤力的。

    四厌阵讲究的是溶解真身,而沈家的十八门降术,则是各有各的讲究。

    火烧,寒冻,刀砍,石压

    这种降术对于肉身的威胁性都是巨大的,甭管是哪一门,都是以击溃对方的肉身为目的。

    但易大喜神也说了,需要是极短的时间内做到这一切,那就代表有些温水煮青蛙的降术不能用,必须用马上能见效的那种

    “好像没有啊。”我皱着眉说:“沈家的降术确实有见效快的,但要想在极短的时间把重孽干掉,可能不太现实,最快也得半分钟到一分钟左右”

    “不能提点速?”易大喜神试探着问:“实在不行,只要你使出来的降术能压制它,不让它那么快复原,那也可以啊!”

    “我不知道它复原的原理是什么,就拿我来举例子吧。”我苦笑道:“我的肉身恢复速度,其源头是从蛊气上来的,虽然重孽也有活蛊的影子,但它体内的蛊气还没我的多呢,我都没搞明白它是咋恢复的”

    “更何况重孽的肉身强度远超过普通冤孽,想要一口气做掉它,实在是有些困难”

    一听我这么说,在场的人表情都有些凝重。

    易大喜神跟胖叔面面相觑了一阵,最后都无奈的摇摇头。

    “但是呢,这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我低声道。

    “狗日的老沈!你不卖关子会死!”七宝没好气的骂道。

    易大喜神笑了起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让我说说。

    “压制它是不怎么可能的,把握性太小了,没必要选择这个冒险的路子。”我笑道:“所以我只有一条路能选,也就是您说的,提速。”

    说实话,我的计划跟提速也没太大的关系,因为我的重点不在提速上,而是在增加降术的威力上。

    降术、降局、降阵,这都是一个个完整并且规范的“公式”。

    要从它们本体上来作出修改,以增加降术的威力,这难度有多大,完全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到的。

    唯一一个能够增加它们威力的办法,就是从源头药引上下手。

    “我现在的体质跟常人不太一样,跟冤孽也不太一样,阳气重的没边了。”我笑道:“只要降术阵局跟阳气有关,把那些关键性的引子,改换成我的阳血,并且再在起阵的地方,多布下一个招阳引阳的阵局,威力自然能倍增”

    “你的意思是?”

    “快刀斩乱麻。”我说道:“不用提速,只要增加降术的威力就行,威力大了,重孽死在降术上的速度自然就快了。”

    听到这里,易大喜神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笑呵呵的问我:“我记得你们十八门降术里,有一门就是靠阳气斩妖伏魔的吧?”

    “您还真够了解我们的。”我笑道:“十八门沈家降术里,阳气最重也是需要阳气做引的降阵只有一个。”

    炙峰降。

    这门降术我曾经用过,在旺山村用来对付李秀的就是这个。

    “起降阵我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我需要有人保护我,中途被打断,或者是没起阵的时候,阵局让冤孽搅乱了,那一切都完了。”我低声道。

    “这个你放心,我会帮你处理的。”易大喜神笑道。

    我嗯了一声,说,那我现在去准备一下。

    “不急。”易大喜神叹了口气:“有些事,我得在这时候跟你交代清楚了。”

    “您说。”我点头。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些重孽应该都是从那个窟窿里钻出来的。”易大喜神说道:“现在它们怂了跑了,十有**都是回老家躲着了,要不然就在躲在山里,不可能轻易的露面”

    “你起降阵肯定不容易,不敢说多了,你能起第二次吗?”

    我沉默了一下,摇摇头,如实说起不了。

    “像是这种把威力加大的降阵,对身体的消耗也是巨大的,普通状态的降阵,我一天能起两个左右,但这个只能起一次。”我苦笑道:“而且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我会在起阵之后失去战斗力。”

    “所以说这一次的事很麻烦,只有一条路可走。”易大喜神叹道。

    我点点头,说明白。

    一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