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局势突变

    那些黑色的雾气似乎是能够吸取水分。

    重孽被缠绕得最厉害的右手臂,此刻已经变成枯树枝的样子了,看起来弱不禁风。

    当然了,它确实弱不禁风,黑色雾气像是形成了实体,轻轻一动,重孽的整条手臂就烂成了一地碎屑。

    与此同时,重孽的左手臂,双腿,也都纷纷出现了这样的变化。

    伴随着一阵火烧木柴炸裂的怪响,重孽已变成枯枝的双腿,终究还是承受不了它的重量,齐刷刷的碎裂成一地“木屑”,而它的躯干也在这时倒了下来。

    到现在为止,重孽貌似都没能弄明白状况。

    它的眼神近乎于活人,所以我能看出来,这冤孽有点诧异也有点疑惑。

    “它恢复不过来了!”七宝惊呼道:“易老爷牛逼啊!!你这狠招够绝的!!还真把它给收拾了!!”

    易大喜神没吱声,半眯着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重孽。

    很快,“面积”最大的躯干,也让那些黑雾盖了个严实。

    不一会重孽的脖子也被黑雾缠住了,而且还没有止住的势头,依旧在往脸上蔓延。

    看见这一幕,我才敢松口气,把捂着易大喜神耳朵的手收了回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易爷爷,这次多亏有你”

    “老爷子,你用这阵的代价是什么?是折寿么?”胖叔冷不丁的问了句,很紧张的看着易大喜神,毫不夸张的说,他问话的声音都在发抖,像是在害怕。

    “没折寿,只是得修养一段时间,这阵局对身体的消耗太大了”易大喜神叹道。

    “那就行!”胖叔笑了起来,不停的点着头:“回去之后你就安心休息,我保证天天给你做好吃的,这得食补!”

    听见这话,易大喜神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正要张嘴说些什么,就听见在我们左前方的荆棘丛里,忽然哗哗的响起声音来。

    “有人?”七宝一抬头,往那边看了看,满脸的疑惑:“都这个点了,应该没人会上山吧?”

    说来也是巧了,七宝刚说完这话,灌木丛那边刺溜一下,还真窜出来了一个人。

    当然,也只是那一瞬间我们以为它是人,等它走近了一些,借着手电的灯光,我们也就看清了它本来的面目。

    人形,红毛,眼睛大。

    “我操?!!又是一只重孽?!!”

    七宝直接喊了起来,准确的说,那应该算是尖叫:“这地方到底有几只重孽啊?!怎么又来一只呢?!!”

    “不不对山里不可能有两只重孽啊”易大喜神也没想到会是这样,颤颤巍巍的看着那个红毛怪物,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色,此时更白了几分:“这冤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该会有第二只啊!!”

    这时,又是哗哗的一阵声响,又是一只熟悉的红毛怪物窜了出来。

    它出现的位置,恰好是前一个重孽的右边,几步走过来,便跟那只重孽并肩站着,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几乎没了声息的红毛怪,并没有什么动作。

    “跑。”

    听见易大喜神冷不丁冒出来的这话,我不由愣了一下,抬头看看前方的路,又回头扫了几眼,把周边情况大概看清楚后,这才问易大喜神,是不是得往山上跑?

    要是想下山回去,就很有可能被这两只红毛怪堵住!

    我刚问完这句话,只听咔的一声脆响,先前被黑雾缠绕的红毛怪,此时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没有大块的残留物,只有一地的碎屑,死得不能再死

    与此同时,那些黑雾也开始迅速消散,不过两三秒的工夫便没了踪影。

    要是放在一分钟前,也就是这两只重孽没冒出来的时候,估计我们还挺开心的,毕竟唯一的一只重孽让我们搞定了,但是现在这算是险境吗?这他娘的绝对算是绝境啊!!

    “胖子,扶我一把。”易大喜神低声说道,缓缓抬起手来,似乎是站不起身子了,整个人看着软绵绵的。

    等胖叔把易大喜神扶起来,那两个重孽也有了动作,齐刷刷的往后退了两步,似乎是对我们有些警惕,并没有选择直接攻击我们。

    “小心点,它们没攻击我们,这是我们的机会。”易大喜神咳嗽着,有气无力的说道。

    此时他手腕上的血已经彻底止住了,但脸色还是那么难看,颤颤巍巍的站在一边。

    要不是有胖叔扶着他,估计他都能刺溜滑地上去。

    “它们好像是在害怕。”我低声道:“应该是那个重孽的死吓着它们了。”

    “我想也是。”易大喜神点点头:“冤孽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越厉害的冤孽,这种本能就越明显,也越是能驱使它们”

    说到这里,易大喜神又咳嗽了几声,压着嗓子提醒了我们一句,别让它们看出来咱们心慌,要装的有底气点,越有底气,那俩玩意儿就越不容易攻击我们。

    “明白。”七宝说着,把小肚子往前挺了挺,强忍着害怕看着那俩重孽:“不就是有底气么,我现在比谁都有底气,就看它们信不信了。”

    “不管它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我叹道,不动声色的往前走了两步,把他们挡在了身后。

    如果一会出现意外了,七宝跑得快用不着担心,胖叔肯定得带着易大喜神走,老头子现在已经没有战斗力了,要是没人带他,恐怕连命都保不住。

    唯一一个殿后的人选只能是我。

    说实话,这就是碰运气。

    要是我运气好,说不准就能轻轻松松打入敌人内部,从而跟它们周旋一会,给其他人争取逃跑的时间。

    要是我运气不好那我也能靠着舌尖血阴它们一波,起码不能让它们把注意力放在易大喜神身上。

    真的,现在谁都不安全。

    但最不安全的,只有易大喜神。

    连站都站不稳了,要是再出点意外他还不得栽了?

    “你殿后?”七宝问我。

    我嗯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说:“它们不一定能看出我是活人,应该能骗它们一会。”

    “危险性有点大”七宝皱眉道:“要不咱一起跑吧?”

    “不行。”我摇摇头:“这些冤孽就跟疯狗一样,要么你一棒子把它们打死,要么等它们自己走,不信你试试,你一跑它们准得追。”

    “那”

    没等七宝把话说完,那俩重孽又往后退了两步。

    他俩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们,没有直接逃跑,也没有选择攻击,依旧是在观望。

    看见这动作,我心里的底气也稍微足了点,没刚才那么慌了。

    “咕嘟。”

    这时,站在左边的重孽,忽然张开嘴发出了一声水声,而另外一个重孽,嘴里也发出了类似的声音,好像音调不太一样,长短差不多。

    “它们是在交流?”七宝问。

    “好像是”我嘀咕道,小心翼翼的看着它们,仔细听着那种奇怪的水声。

    自打它们交流开始,直到几分钟后,在这个过程中,它们没再退步,也没有往前走,只是咕嘟嘟的叫个不停。

    等了好一会,它们才缓缓止住声音,最后看了我们一眼,毫无预兆的掉头跑进了林子里,完全没有半点犹豫。

    我们谁也没动,就那么站着等着,生怕那俩冤孽杀我们回马枪。

    足足等了将近五分钟,见它们还是没有回来找场子的意思,我这才转过身跑到大喜神身边,帮胖叔扶着他。

    “赶紧回去。”易大喜神说话时气若游丝,声音很低:“回家之后,你们准备准备,这次的事不可能得出大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