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青蚨阵

    三十六青蚨阵,又称为青蚨镇鬼局,属于道家正统阵局。

    青蚨就是铜钱。

    在使用青蚨布阵之前,必须要找到三十六天罡星的星位,之后再对应地气所显之局,一一放置铜钱。

    当最后一枚铜钱被放入阵局的时候,这个大阵就算是成了。

    “青蚨镇孽,合天罡之数,行天罡之气”我兴致勃勃的看着这阵局,跟七宝解释道:“这阵局能借来三十六天罡的力量镇压冤孽,如果对方是魂魄,那就能直接把它打入地下,镇压在三尺黄土之中,如果对方是实心的,那就能将其镇压在地表。”

    “能镇住吗?”七宝还是有点担心。

    “应该能。”我皱了皱眉:“就算不能,也多少能拖住一点时间,这阵局在道家里还是数得上号的”

    在这时,胖叔已经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貌似摆这些铜钱把他累得够呛。

    不得不说这阵局还是挺管用的,先前重孽身上的触须都还在扭动,但是现在却齐刷刷的停了动作,像是静止了一样,处在一个很诡异的状态里。

    而且不光是重孽静止了,刚才还抽搐个不停的白毛尸也是这样,跟我想象的差不多,这阵局是无差别打击目标的。

    只要阵中的不是活人是冤孽,甭管是敌是友,那都得被镇住。

    “叔,这是三十六青蚨阵吧?”我兴致勃勃的问道。

    “哎哟?小伙子眼力不错啊!”胖叔眼睛一亮,有种卖手艺终于碰见识货人的感觉,笑得很是灿烂:“这是我师父传给我的,看家的本事,拿来收拾重孽也”

    “嗖!!”

    没等胖叔把话说完,只听一声尖鸣,摆放在最边上的那枚铜钱忽然蹦了起来,直接飞进了灌木丛里

    看见这一幕,我跟七宝都傻眼了,胖叔则是一脸的尴尬,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这时,蹲在地上忙活的易大喜神开了口,头也不抬的问胖叔。

    “搞不定?”

    “能拖住,但不知道能拖多久。”胖叔咧了咧嘴,笑得有些苦涩。

    他刚说完这句话没一会,又是嗖嗖的两声,连着两枚铜钱飞起不知落到了何方。

    “可能撑不到五分钟。”胖叔苦笑道。

    “够。”易大喜神笑道:“再多两三分钟,我这边就弄好了。”

    “易爷爷,要不然我跟老沈去帮忙按铜钱?”七宝试探着问道:“只要铜钱不飞走,这阵局就破不了吧?”

    听见这话,易大喜神倒是没说什么,胖叔则是一笑。

    “按不住的。”胖叔说道:“活人毕竟是**凡胎,想要去按住这些铜钱,基本上就等同于找死。”

    七宝正要追问,又是嗖的一声,一枚铜钱再度飞起。

    但这一次,它飞行的路线则是向着我们这边,连着砸穿了两棵树干,之后才落进灌木丛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实话,当时我们根本就看不清铜钱的飞行轨迹,只能通过声音还有树干上的窟窿来判断

    就个人觉得,被阵气反弹起来的铜钱,威力应该不亚于子弹。

    “我操。”七宝忍不住骂了句,也能算是惊呼,目不转睛的看着树干上的窟窿,额头上全是冷汗:“这要是用手去按还不得给我开个窟窿眼?”

    听见这话胖叔也只是笑,但脸上的笑容并没有那么自然,眉宇之间还是透出了一种担忧的感觉。

    三十六青蚨阵算是比较硬派的阵局了,它不像是大多阵局那样只有一个阵眼,想要破掉这个青蚨局,那就必须把阵里的三十六枚铜钱全部崩飞

    且不说这阵局的威力大不大,单说持续时间的长短,绝对不是一般法阵能够比拟的。

    遇见麻烦的对手,用这个阵局来拖延时间那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地上的铜钱,又侧过头瞥了胖叔一眼,心里有些感慨。

    三十六青蚨阵算是道家的东西,我看的那本书里只写了它的作用,至于这个阵局是怎么布下的,没有半点描述,让我一个降师自己琢磨无异于白做工

    又是连着几声嗖嗖的尖鸣,铜钱一个接着一个飞进林子里,而重孽身上的那些触须,也开始以极慢的速度,缓缓扭动了起来

    这应该是重孽破开三十六青蚨阵的征兆看这情况留给易大喜神的时间不多了。

    “小沈,你的手已经没事了?”胖叔冷不丁的问我。

    我下意识的往手臂上看了一眼,先前被重孽用粘液溶解掉的那块肉,此时还没有长回来,但边缘的烂肉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现在能被我看见的,只有那些泛红的嫩肉芽。

    还没等我回答胖叔,易大喜神又接过话茬,一边用蚨匕在地上刻画着符咒,一边说:“他的肉身恢复力很强,应该是体内蛊气的作用,你用不着担心他。”

    我没吱声,低头看了看。

    易大喜神画的符有点大,毫不夸张的说,这规格是我亲眼见过最大的符咒了。

    与道家传统符咒不同,易大喜神画出来的符咒是个组合体,除开中间呈正方形的符咒外,上下左右,还各有一个异兽的图腾。

    这些异兽的造型各不相同,有的看着似虎似豹,有的则像是鸟类动物,但脑袋却是个人头。

    “老爷子,这阵局我怎么没见过啊?”胖叔紧皱着眉,看着易大喜神画符,眼中的担忧越来越明显:“这是啥阵局?”

    “四厌阵。”易大喜神答道。

    说完这话,他就紧紧闭上了嘴,不再多说一个字,闷头画着最中间的那个符咒,手里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

    “四厌阵?”胖叔嘀咕道,抬起头跟我对视了一眼,见我满脸的茫然,他也挠了挠头:“好像都没听过啊。”

    “四厌是萨满教的东西,算是古时候他们炼制出来的一种冤孽,但不是用来害人的,是用来祭祀祈福招风引雨的。”易大喜神笑道。

    “这不是湘西五门的阵局吧?”我试探着问道。

    “一半是。”易大喜神笑了笑:“另外一半,是我朋友教给我的,他是萨满教的弟子,萨满教跟湘西土教有一定的渊源,所以两个法派里的东西,有不少都能融合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跟七宝都对易大喜神有了些信心,但胖叔的表情却从没这么难看过。

    “老爷子,你都这岁数了,还玩命呢?”胖叔低声说:“这阵局的力量要是太大,就你这身子骨,你能承受的住吗?”

    易大喜神笑了两声,猛地一抬手,将蚨匕插在了符咒的正中间。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易大喜神说着,一口咬破舌尖,往符咒上吐了口血唾沫,之后又从土里拔出蚨匕,跟跳大神似的,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在边上念念有词,应该是在念咒。

    先前胖叔布下的三十六青蚨阵,看来应该破去了大半,现在还存留在地上的铜钱,满打满算不会超过十个。

    “要不我来?”胖叔问道,目不转睛的看着易大喜神,眼里的担忧很是明显。

    易大喜神没搭腔,自顾自的念着咒词,到最后一抬手,用蚨匕非常干脆的割开了脉门,任由血液流进地上似凹槽的符咒中。

    又是一连串嗖嗖的尖鸣响起,具体响了几声,我确实是没数过来,好像是在同一时间响起来的

    转头看去,重孽身边的铜钱已经尽数消失了,而那个扑在它身上的白毛尸,则被它轻飘飘的丢到了一边。

    看见这情况,易大喜神一瞪眼,大吼道。

    “你们都闪远点!!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