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召尸

    易大喜神口中所喊的“喜神”,应该就是他供奉在家里的那位祖师爷。

    仔细想想,这老头儿也是够厉害的,拿祖师爷的名字当外号,前面还得加一个大字,这要么就是太过于自信自负了,要么就是他的本事足以让所有行里人服气!

    当易大喜神敲响最后一声铜锣时,躺在地上的白毛尸首,毫无预兆的嘶嚎了起来。

    那种嘶嚎声听着近乎于野兽,完全脱离了人的范畴。

    没等我们看明白,白毛尸非常突兀的立了起来。

    看起来就像是有人提着它肩膀,猛地将它提起来似的。

    在这期间白毛尸压根就没有任何爬起来的动作,膝盖也毫不弯曲,就这么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我操?!!”

    七宝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他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估计是吓得不轻,拽着我往后退了两步,满头冷汗的问易大喜神:“您是真把祖师爷请来了?”

    “没啊。”易大喜神笑道:“如果我能轻轻松松的把祖师爷请下来,那我得多厉害?”

    话音一落,他挥了挥手,指着后方追来的重孽说,灭了它。

    我原本以为他操控的尸首跟僵尸一样,是靠着跳跃来前进的。

    但这个白毛尸的动作却不一般,看着跟动物差不多,弓着身子,手臂捶地,三步并作两步就跑了出去。

    刚开始它奔跑的速度还有些慢,看着很是别扭,似乎是没习惯这么运动一样,跑了一会才把速度慢慢提起来

    在这时候,胖叔正带着重孽绕着圈,右手夹着一根正在燃烧的贡香,左手拽着一根红线,红线的另外一头就栓在贡香的尾巴上。

    他没有带着重孽瞎跑,只是在瞎转悠。

    胖叔也算是艺高人胆大,跟重孽的距离不过两米远,不跑也不闪躲,缓步走在它前面,跟带路一样,一边走还一边拿着贡香晃悠。

    “这是啥子招数?”我好奇的问了句。

    “我教他的小偏门,不算正统法术,拿来逗逗冤孽还行”易大喜神笑道:“越聪明的冤孽,被他带着跑的几率就越大,那些没脑子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冤孽,反而不吃这套。”

    “跟傻子不会被鬼打墙一个意思?”七宝问。

    易大喜神点点头,说差不多吧。

    “嘭!!”

    听见这一声闷响,我们齐刷刷的转过头看去。

    此时,白毛尸已经扑在了目标的身上,而胖叔也功成身退,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往回跑,看他那表情,前面的淡定应该都是装的。

    “能搞定它吗?”胖叔有些担心的问道,跑到易大喜神身边,狂擦着额头上的汗:“我感觉白毛老四整不过它啊。”

    易大喜神倒是挺淡定,拿出烟点上,看了看正在跟重孽缠斗的白毛尸:“趁着这机会,我准备一个后招,试试能不能一口气做了它。”

    “嘶!!!”

    一声尖鸣忽然划破了长空,那声音就跟有人放火雷子一样,特别的尖锐,听起来很是难受。

    “邪龇?”易大喜神皱了皱眉,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好像调子不太对,这么怪的邪龇声我还是第一次听见”

    说实话,这时候我的注意力倒是没有在邪龇上。

    白毛尸跟重孽的缠斗,这才是我最关心的。

    如果白毛尸把重孽干掉了,这挺好,喜闻乐见大快人心。

    如果白毛尸没把重孽干掉,那也无所谓,起码给我们争取到了时间。

    不,准确的说,是给易大喜神争取到了时间。

    “老沈,你说哪边的胜算大?”七宝低声问我。

    “现在还看不出来,两边平分秋色吧。”我笑道:“但我感觉白毛尸不是重孽的对手,速成的冤孽能跟熬过七年之痒的怪物比么?”

    得到这个答复,七宝一愣神,点点头,说那倒也是。

    白毛尸对付重孽的手段就三个,要么用拳头砸,要么用脚踹,再不然就是用牙咬。

    这一套行云流水的街头斗殴动作,简直是绝了,我都以为这人是活过来了,压根不像是冤孽。

    与它相比,重孽的手段就简单多了。

    重孽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白毛尸,身上的触须疯狂扭动着,从底下浸出来的粘液跟活了一样做个靠谱点的比喻吧。

    那些泛绿的粘液就像是墨汁,白毛尸身上的白毛就像是宣纸。

    它只在边上轻轻泼了些“墨汁”,那种纯粹的颜色,就开始迅速攻占白毛尸这张宣纸了。

    白毛尸不是善茬,但它确实斗不过重孽。

    在身上的白毛渐渐被染成绿色的时候,白毛尸捶打脚踹的动作越发无力了,像是把身子里的力气用光了一样,手脚都是软绵绵的,打在我身上可能都没什么感觉。

    看见这一幕,我跟七宝倒是觉得理所当然,但胖叔跟易大喜神则显得有些意外。

    “不会吧?!”胖叔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轻轻抽搐的白毛尸:“老四这么容易就被人收拾了?!”

    “很正常啊,这怪物连七年之痒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摆不平的冤孽?”七宝咂了咂嘴,把我刚才的说辞重复了一遍,又感慨的添了几句:“再说了,白毛尸不是速成的吗?斗不过它也很正常。”

    “不正常。”

    易大喜神咬了咬牙,说:“我招起来的尸首,有多少能耐,我心里有数,别说是拿来对付冤孽了,就是让你们对上它,不敢说稳赢,至少也能搞你们一个两败俱伤”

    听见这话,七宝没吱声,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信。”我点点头:“白毛尸身上的尸气很重,不是普通冤孽能带出来的,想要摆平它确实不容易。”

    易大喜神没再解释什么,猛地一抬手,重重的敲了一下喜神锣。

    “锵!!!”

    这一声锣响,像是给白毛尸打了一针兴奋剂,原本还没什么力气的它,此时又开始剧烈的挣扎了。

    “小胖,你想个法子先困住它!”易大喜神咬牙道:“给我五分钟,我准备一下,起个阵慢慢收拾它”

    胖叔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从包里拿出来一个老式罗盘。

    看了看罗盘的指针,又抬头看看天上,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五分钟不敢保证,但我尽力吧。”胖叔笑道。

    说着,他抬腿就向重孽跑了过去,右手还放在包里抓了几下,不一会就拿出了一大把铜钱。

    那时候重孽的注意力都还在白毛尸身上,看见胖叔跑过来了,它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他要干啥子?”七宝问:“难道要像刚才一样,拿铜钱砸它?”

    我看了看胖叔的动作,摇摇头:“好像不是。”

    胖叔手里的铜钱不是用来砸的,而是用来摆放的。

    他一边往地上摆放着铜钱,一边又看看罗盘,或者是看看天上。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他寻找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方位,他这是在布阵呢!

    由于我的注意力比较集中,所以胖叔布阵的细节,大多都被我看在了眼里。

    他放下的铜钱共有三十六枚,每一枚铜钱的方位都不一样,而且摆放的顺序也是错开的,没有顺着一条道摆

    “这阵局我好像见过。”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看着地上那三十六枚铜钱,只觉得越看越眼熟,应该是在哪里见过的。

    “沈老爷教过你?”七宝好奇的问道。

    “没教过,但是我好像在书里见过哎对了!!”

    我猛然想起书中记载过的一个古局,忍不住兴奋了起来,有种终于破解难题的快感。

    “这是三十六青蚨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