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定身

    我的想法很简单,在保住命的前提下,还必须保住屋子里的那三个人。

    赵老大是事主,按照行里的规矩,先生死光了才能死到他身上。

    虽然我们没接他的活儿,但再怎么说,易大喜神也是他请来的先生,如果让他就这么死,那就等于把易大喜神的招牌砸在我们手里了。

    易林跟老嫖就更不用说。

    一个是易大喜神的孙子,一个是七宝的把兄弟,于情于理都不会让他们陷入危险。

    所以到了最后也只有一个法子。

    吸引怪物的注意力,尽全力把它引走,让它脱离战场

    “别跟它玩近身战,这冤孽力气大,但动作不怎么敏捷,咱们还是老套路。”

    “明白,玩阴的!”

    话音一落,七宝抬起腿,猛地一脚就把大门给踹开了。

    踹门的那声巨响不光是吓住了怪物,连我都被他吓了一跳。

    “你狗日的能不能轻点?!”我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刚鼓足的勇气,又让七宝一脚踹走了七成。

    七宝嘿嘿一笑,握着棺材钉,大摇大摆的就走到了院子里。

    那动作之豪放气势之澎湃,连冤孽都看傻眼了,估计它活了这么些年,还真没见过谁敢在它面前这么嚣张。

    “捆它?”七宝问我。

    我紧随其后的跟着七宝,一听这话,我直接摇摇头,说不急。

    凑近了看才知道,那怪物身上的红色毛发更像是触须,或是章鱼的触手,都是活着的东西。

    每一根红色的毛发都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也有自己的意识,毫无规则的扭动着身躯,似乎是想往高处延伸,看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想要用大狱绳困住它,那必然得近它的身,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不是很想跟它玩近身战真的,绝对不想!

    且不说它的力气有多大,就这一身触须,都足以让我望而却步了。

    先前我们跟它的距离较远,所以它身上的味道并没有传进我们鼻子里,也就是现在凑近了能闻到。

    那是一种木材发霉的味道很独特

    但说不上臭,只能说有点刺鼻罢了。

    最吸引我注意力的地方,还是它的眼睛。

    说实话,我并不认为那是人类的眼睛,就算人类诈了尸变成冤孽,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眼珠子。

    一个眼球就有成人拳头大,黑漆漆的活像是一颗黑宝石,在灯光下看着还泛红光。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一不小心出神了。

    在看见它双眼的瞬间,我就愣在了原地,脑子里一片混沌,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也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用贴切一点的比喻那就像是在发呆!

    没等我回过神来,只感觉右胳膊被人猛拽了一下,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没摔地上。

    “你拽我干啥??”

    “你傻了?!”七宝低吼道:“这牲口想抽你!!”

    听见这话我才反应过来,红毛怪物的右手已经高高抬起,看它那意思,确实是想伸手过来攻击我。

    只可惜它的动作有点慢,跟普通人慢慢抬手出手的动作差不多,七宝这一拽我,轻轻松松的就躲过去了。

    “别看它的眼睛这冤孽不简单刚才一看就着道了”我说着,猛地在舌尖咬了一口,呸的一声喷了它满脸带血的唾沫。

    舌尖血本就是至阳的东西,再加上我体内种有肉身蛊,已经越过落阴身的门槛变作了升阳身

    这冷不丁的一口血喷出来,确确实实是刺激到冤孽了。

    它的来历我没搞清楚,但它的体质,应该跟普通的冤孽差不多,属于邪性的那种,要不然就是带阴气,要不然就是带尸气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就跟化学反应一样,邪性的物质,在碰触到阳气的同时都会产生极大反应。

    如果物质本体的能量敌不过阳气,更有可能会随之消亡。

    当然,别的东西能消亡,这个红毛怪物可消亡不了。

    舌尖血碰触到它肉身的时候,就像是泼了一瓢热油似的,烫得它身上滋滋作响,白烟滚滚往外冒着,闻起来有股烧塑料的味儿。

    我当时也有些害怕,毕竟心里没底,看见它身上冒白烟的时候,我拽着七宝就开始往大门那边撤。

    它的反应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激烈,嘴里呜呜咽咽的叫了几声,看见我们移动的时候,它也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们,仅仅是脑袋在转动,脖子以下则是保持面朝前方的姿势。

    “没什么能耐啊。”七宝低声道:“它动作太慢,咱们耗都能耗死它!”

    “屁的没能耐。”我紧皱着眉,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狼狗,心中的警惕更甚:“要是它动作慢的话,这两条狗是怎么栽的?”

    就在这时,红毛怪物像是下定决心要干掉我们了。

    只见它缓缓转过身来,双眼冒着红光,身上那些“毛发”的扭动频率越来越快,嘴也渐渐张开了

    它的嘴绝对不是人类的嘴,几乎是从脸部耳根的位置,弯着一道弧线,直至另外一边的耳根

    等它把嘴巴张大到极限,整个脑袋都像是被人砍成了两截,看的我们心里直发毛。

    原本我还以为这只怪物会吼会叫,但奇怪的是,它嘴里没有发出任何兽类,或是人类该有的声音,只有一种说不出的水声。

    就是那种水里冒气泡,咕嘟嘟咕嘟嘟的声音。

    “咋回事啊?”七宝有些疑惑的问我:“这冤孽吞口水呛着了?”

    “不知道。”我摇摇头:“咱们分开点,一会跑起来也好跑。”

    说着,我抬腿就想往门外迈一步,但也就是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腿动不了了。

    那种奇怪的感觉,活像是双腿被冻成了雕塑,能感觉到双腿的存在,可是我却失去了操控双腿的能力。

    “我咋动不了了?!!”我着急忙慌的挣扎着,那动作看起来肯定很诡异,任凭我使再大的力气,大腿以下都照样动弹不得。

    还没等我缓过来劲儿,七宝也遇见了一样的情况,直接嚎了一声“我操!!”

    “我也动不了了!”

    七宝也像我一样挣扎着,额头上全是急出来的热汗,一边挣扎着想迈腿,一边还得回头看看红毛怪物。

    这时,怪物嘴里的水声已经停下了,嘴也慢慢合了起来,双眼放光的看着我跟七宝,那种如同看待玩具一般兴致勃勃的眼神比冰冷残酷的眼神更可怕

    “快点动啊!!”我低吼着,看着纹丝不动的双腿,急红了眼:“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狗日的老子就不信了”七宝骂了一句,做出了一个往前飞扑的姿势,似乎是想扑到地上,用手一步步爬出去。

    但让人尴尬的是,这一套动作做到了最后,都没能扑到地上,反而搞出一个类似拉伸韧带摸脚尖的动作

    连倒都倒不下去!!这不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吗?!

    红毛怪到底是出什么阴招了??总不能是点住了我们穴道吧?!

    就在我竭尽全力想对策的时候,忽然间,我看着红毛怪身上不停扭动的毛发触须,冷不丁的想起了一件事。

    我看了看红毛怪,默不作声的从腰后抽出一根棺材钉,鼓足了劲,一钉子扎在了大腿上。

    “你搞啥子?!”七宝瞪大眼看着我。

    “搏一搏。”

    我咬着牙说道,把棺材钉抽出来,又以同样的力度,插进了另外一条大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