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红毛孽

    “不是老四?”我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怪物。

    如果不是老四的话这怪物又是打哪儿来的??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易大喜神对老四的描述。

    我记得他说过,老四死后身上是长白毛的,可这怪物身上长的是红毛啊!

    更何况老四诈尸再怎么诈,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身高诈到两米以上,而且这怪物的四肢比例也跟普通人有很大的区别

    看着像人,但本质上绝对脱离了人身的范畴。

    “小易,你爷爷提过这怪物没?”我压着嗓子,低声问了一句,说话的时候轻声轻语,生怕惊动到院子里的那个怪物。

    “没提过好像他们也不知道有这个”易林说着,紧紧抱着我的胳膊,身子颤抖个不停。

    纵然易林是大喜神的孙子,打小就是在这种生活环境下长大的,可到了这时候,看见那个浑身长满红毛的怪物,他也照样害怕。

    说到底,他还只是个孩子。

    连我们这种成年人都怕,更何况是他呢?

    “别害怕,哥哥们在呢。”我在易林胳膊上轻轻拍了一下,低声安慰道:“一会儿我跟你宝哥上,你带着老嫖哥往后撤,情况不对的话,咱就一起跑!”

    “那是什么冤孽?你能认出来吗?”易林小心翼翼的问我。

    我摇摇头,说不认识。

    这个怪物浑身上下长着的红毛,质感并不像是真正的毛发,看上去足有粉条那么粗,只比筷子细了几圈。

    顶端是圆的,起码我看起来是这样,很圆润,没有毛发那种尖嗖嗖的感觉。

    仔细观察了一会才发现,这只怪物的毛发似乎是湿的,滴滴答答的往下流着水,但那些液体看着有些黏糊,应该也是红色的,跟鼻涕一样。

    天知道它是怎么解决那两只狗的。

    那两条狼狗并没有死,从抽搐的动作就能看出来。

    这怪物虽然还没有伤及它们的性命,但奇怪的是,那两条狗都出不了声,连呜呜咽咽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老沈,想好对策了吗?”七宝低声问我:“是按兵不动,还是直接冲出去跟它干?”

    我没吱声,皱着眉看了一会,又回头看了看那些横七竖八的神像,心里一个劲的发虚。

    跟它干?这不是找死吗?

    我们连这个冤孽的来历都摸不清,莽撞一次跟它干,搞不好就得把我们的命送进去。

    我自认还没活够,所以太过于冒险的事,我是不可能去做的。

    更何况这冤孽刚一出场,就搞出了那么大的声势,不管是佛家的还是道家的,只要是神像那都得倒

    “沈哥它是不是在看咱们啊”

    老嫖问这话的时候,声音很明显的在颤抖,似乎是害怕被外面的怪物听见,他说话的声调跟蚊子叫差不多。

    毫不夸张的说,当时我确实吓了一跳,那是让老嫖这冷不丁一句话吓着的。

    “你能看见它眼睛?”我强忍着紧张,反问了一句。

    “在发光。”老嫖低声说:“它脸上有两个光斑,你看见没?”

    一听这话,我没敢多想,集中注意力往那个怪物的脸上看了看。

    确实如老嫖所说,红毛怪物的脸上,隐隐约约的冒出了两个红色光斑。

    这在之前是没有的。

    那两个光斑的亮度不高,看着不像是光点,更像是一团散着柔光的红雾,有成人的拳头那么大。

    “好像是在看我们”

    我低声说道,轻轻拽了易林一把,给他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往回撤,别站在门边这种一线战场。

    易林的脑子转得很快,一看我的眼神,顿时就明白我的意思,点点头拽着老嫖就往里屋走去。

    赵老大这时候也起来了,估计他从头到尾也没敢睡,站在门边看着我们,表情有些紧张,但他也不傻,没张口问我们情况。

    在这过程中,老嫖一步一回头的望着我们,表情万分纠结,似乎是觉得不帮忙有点不合适,可要他帮忙的话,他也不一定有这个胆,所以矛盾得不行。

    “咋整?”七宝问我。

    “它要是不进来攻击我们,咱就按兵不动。”我咬了咬牙:“要是它想进来,那咱们就鱼死破吧。”

    听见我这么说,七宝也意识到了严重性,眉头皱得很紧:“你搞不定它?”

    “别说是见过,就是听都没听过这种冤孽啊”我叹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们连底都没摸过,再加上这畜生的”

    没等我把话说完,站在大门外的怪物,忽然抬起右脚,照着一只狼狗的脑袋,轻飘飘的踩了下去。

    它抬脚的动作很慢,落脚的动作更慢。

    就像普通人走路刻意放慢了动作那般,落地没有半点声音,看着就是没用力的那种。

    但在它的脚掌碰触到狼狗的瞬间,无声无息之中,那条狼狗的脑袋随之就瘪了下去,脑浆子跟血液撒了一地,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股子腥臭味。

    “我操。”

    七宝忍不住嘀咕了一声,紧握着棺材钉的右手,颤抖的幅度也越变越大了。

    “这狗日的力气挺大啊!”

    “没事,咱们打不过还能跑,你去问问赵老大,看他这屋子有后门没,如果有的话”

    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红毛怪物又一次抬起了脚,轻飘飘的踩烂了第二只狼狗的脑袋。

    真的。

    看见那一幕的瞬间,我脊梁骨都是凉的,两条腿不住的发着颤。

    要不是我的心理素质还过得去,当时就得腿软瘫在地上了。

    天知道这怪物的力气有多大,轻飘飘的一脚下去,狼狗的脑袋就没了,这他妈的

    “撤吧。”七宝说话有点哆嗦,估计也是被吓着了:“我去问问赵老大,你在这里等着,马上回来!”

    话音一落,七宝轻手轻脚的就走了回去,只留下我在门边观察动静。

    那个怪物确实在看我们,当然,也能说它是在看我们这个方向。

    毕竟有房门作为遮掩物挡着,它能不能一眼看见我们,这个谁也说不准,但凭我的感觉来说这个怪物应该是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了。

    踩死那两条狼狗后,怪物站在原地愣了一会,似乎是在观察我们。

    忽然,它抬起脚,一步一晃的向着我们走了过来。

    它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像是控制不了平衡,也像是喝醉酒的人,摇摇晃晃的走着,速度非常的慢,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等七宝轻手轻脚的走回我身边,那个怪物还没走到门外,距离我们约莫有个七八米远。

    “有窗户吗?”我问。

    “有个屁”七宝咬了咬牙,表情都有些绝望了:“这屋子后面倒是有两扇窗户,但全用钢筋当护栏封住了,说是防盗用的,这他妈穷乡僻壤的谁偷他啊”

    “要不咱们拿锯子锯了?”我试探着问。

    “哪儿来的锯子啊”七宝叹道:“要是胖子在这儿就好了,搞不好他一使劲就能把护栏掰开”

    我没说话,回头看了一眼,见易林跟老嫖他们都没了踪影,这才松了口气。

    “都躲起来了?”

    “嗯,衣柜里躲了一个,床底下躲了俩。”七宝苦笑道:“他家床也是够大的,两个大老爷们躲在下面都不会觉得挤!”

    听见七宝臭贫,不得不说,我心情确实是轻松了一些。

    看了看门外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的怪物,我问七宝,敢不敢跟我博一次?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七宝点头:“你只要觉得有一成把握,老子们就搞起!”

    我笑了笑,攥紧了手里的黑绳,低声说。

    “咱们不能被动,必须主动出击,哪怕斗不过它,也得带着这冤孽往远了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