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倒下的神像

    听见易林的话,我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有老嫖轻轻拍了他一下,又气又好笑的看着他:“你这孩子年纪不大,但说话咋这么丧得慌呢?”

    “我说的是实话!真的没骗你们!”易林捂着头,很委屈的说:“不信你问大哥哥呗!他肯定知道!”

    “哎我说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老嫖也不傻,都跟着来老四家里了,多少也能感觉到一点不对劲,低声问七宝:“咱们到底是干啥来了?”

    七宝瞥了我一眼,见我点点头,他也就如实说了。

    “抓鬼呗。”七宝嬉皮笑脸的说:“老嫖,你不是一直都对神神鬼鬼的事好奇吗?今天哥哥就满足你的心愿!”

    “别跟我开玩笑了行么”老嫖干笑道:“啥子神神鬼鬼嘛?逗我好玩啊?”

    要说老嫖也不傻,听见七宝的话,再联系上赵老大跟易大喜神他们的对话,肯定是猜出一些内容来了。

    但猜到是猜到,会不会相信,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没跟你开玩笑,要是情况不乐观的话,搞不好你一会还能亲眼见一次。”七宝拍了拍他肩膀,坏笑着问他:“你狗日的不会叶公好龙吧?”

    “叶公是谁?我可不认识!”老嫖缩了缩脖子,试探着问:“要不然你们忙着,我先撤回去?”

    不得不说,老嫖平常说话的神态就够猥琐了,现在一缩脖子,看起来就跟个汉奸没两样。

    “大哥哥,你的胆子就这么小啊?”易林被他拍了脑袋,似乎有点不乐意,坏笑着刺激了他一句:“连我一个小孩都比不过?”

    老嫖看了看易林,又看了看我们,表情彻底的绝望了。

    “反正我就这一百来斤肉,你们看着整吧,大不了咱们同归于哦不是,应该叫大难临头同生共死!”

    七宝呸了他一口唾沫,没好气看着他,会不会用词啊?什么叫大难临头?

    我们几个坐在客厅里,赵老大还挺客气的,忙前忙后的跑着。

    先是跑出去把狼狗的链子解开了,然后又赶紧小跑过来给我们倒茶递烟。

    等他忙活完了,又问我们,还有别的吩咐没?

    “赵叔,你先回里屋歇着吧,我们在这里守着就行。”易林摆摆手,颇有大喜神指点江山的风范:“有我们在,你啥也不用担心。”

    赵老大没搭理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等我给答复。

    “在这儿你也帮不上忙,还是安心去歇着吧。”我笑道。

    赵老大诶了一声,似乎还是不怎么放心我们,一步一回头的进了里屋,最后把门给带上了。

    到这时候,老嫖才把自己心里最大的疑惑问了出来。

    “七宝,我记得你原来也是个二痞子啊,现在是转行了还是咋?”

    “改邪归正了呗。”七宝笑道,侧过头,在客厅里扫视了一圈,啧啧有声的说:“这家人可够迷信的啊,摆这么多神像,佛道大杂烩啊”

    七宝所说的这点,在一进门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

    客厅的柜子上,供桌上,茶几上,都三三两两的摆着神像。

    有的是雕像,有的是画像。

    不管是道家三清四御,还是佛家的诸佛菩萨,只要是常见的那种,都在屋子里摆着。

    “可能是被吓着了。”我低声说:“要是你遇见这种事,可能你比他们的反应还大呢。”

    七宝点点头,说那倒也是,自家人从坟地里爬出来,不怕才有鬼了!

    我没吱声,一言不发的把行李包打开,将常用的黑绳棺材钉全拿了出来,特别是棺材钉,一人手里发了一根。

    “咋?”老嫖问我,好奇的看了看手里的钉子:“这是护身符?”

    “算是护身符吧。”我笑道:“一会儿要是有东西攻击你,你就拿这个往它身上扎,扎脖子扎手都行。”

    老嫖脸色一白,似乎是被这话吓着了,紧攥着手里的棺材钉不说话。

    “准备工作做完了?”七宝问我。

    “对付尸首没什么经验,先凑合着用吧。”我叹道,又看了易林一眼,很虚心的问他:“小先生,还有啥需要补充的吗?”

    “应该没啥了。”易林兴致勃勃的研究着棺材钉,头也不抬的跟我说:“糯米鸡血都是常用的东西,但听我爷爷说,拿来对付老四没什么用,必须用威力大点的法器,一次性镇住它才行这是棺材钉吧?”

    我正要点头说是,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摆在茶几上的菩萨像忽然就倒了。

    这冷不丁的声音倒是吓了我们一跳。

    “没摆稳?”七宝嘀咕着,伸出手去,把菩萨像立了起来,嘴里还数落着老嫖:“叫你狗日的别抖腿,你看看,这是大不敬啊!”

    “砰。”

    又是一声闷响,从角落里传来。

    等我们转头看去,只见放在供桌上的释迦摩尼佛像也倒了下来,像是有人故意推倒一样,还在供桌上滚了几圈才稳住不动。

    七宝没吱声,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紧张。

    “这”

    还没等我搞清楚状况,伴随着一连串砰砰砰的闷响,客厅里的神像,无论是佛家的还是道家的,一个接着一个都倒了下去。

    先前才被七宝立起来的观音像,也再一次倒在了茶几上。

    老嫖的心理素质不怎么样,估计这也跟他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有关。

    看见屋子里的神像全倒了,这牲口嗷的一声就叫了出来,吓得我们都是一哆嗦。

    “你嚎什么?!”七宝低吼道:“别他妈喊!!冷静点!!”

    “这这是闹鬼了吧??”老嫖惨白着脸,汗如雨下:“怎么神像全都倒了??”

    别说是老嫖,连我都怂了,真的,这点毫不夸张。

    不管是在书上还是听来的,所有故事里,都没有这么离奇的场面出现过。

    神像倒地这还真是冤孽弄出来的?!

    “大哥哥”

    忽然,易林紧抱着我的胳膊,身子颤抖着如筛糠。

    虽然说话的声音还算正常,但语气中的恐惧,却是怎么样都掩饰不住了。

    “咋了?”我急忙问。

    易林哆嗦着,小脸煞白,低声问我:“外面的狗怎么不叫了?”

    听见这话我才反应过来是不对啊!!

    先前赵老大去把拴狼狗的链子解了,那两条狗就跟疯了似的,直想往客厅里冲。

    要不是有赵老大喊着它们,估计那俩畜生都闯进来了。

    最后还是我们把门关上,那两条狗才算冷静下来,只是在院子里狂叫,还没有撞门冲进来的举动。

    但从头到尾,那两条狗就没有止过狂吠,一直在外面嚎着现在咋没声了?!!

    “去看看?”七宝试探着问我。

    我嗯了一声,手里攥着黑绳,轻手轻脚的就带七宝走到了门边。

    似乎是觉得离开了我们没有安全感,易林跟老嫖也跟着,那动作就跟做贼差不多,走起路来谁也不敢出声。

    客厅的大门关不死,有指头那么宽的缝隙,我们上上下下的排着队,都把脑袋凑了上去。

    此时天色已黑,光线极其的昏暗。

    但好在院子里有一盏吊灯通着电,借着这点光,还是能在院子里看个大概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院外的大门就让人打开了。

    一个足有两米高的怪物就站在那儿。

    浑身长着红毛,看不清五官,但躯干是类似于人类的躯干,只是手臂要稍微长一些。

    先前那两条狂吠不止的狼狗,全都倒在了那个怪物脚边,它们似乎还活着,身子不住的抽搐着,但却发不出声音。

    这时易林拽了我一把,几乎是颤抖着说。

    “这这不是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