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出发

    对于湘西的本土文化,我不敢说是精通,但也大概的了解过。

    喜神,这两个字应该不是什么神明的称呼,而是指那些被赶尸匠驱赶的尸首。

    但画像里的这个喜神,很明显就跟尸首不搭边啊

    七分像鬼,三分像人,总而言之就是不像神。

    “嘿嘿。”

    忽然,站在边上的易林笑了起来,一边看墙上挂着的神像,一边就笑着说:“爷,你说喜神长成这样,原来的前身是干啥的啊?”

    “笑笑笑,你笑个屁!”易大喜神头也不回的骂道:“祖师爷有啥好笑的?!它前身是干啥的跟你有啥关系?!”

    被骂了几句,易林也不吱声了,很委屈的看了我一眼,凑到我身边问我:“大哥哥,你不觉得喜神的样子很好笑吗?但我爷爷就是不让我说!”

    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又看看墙上悬挂的神像。

    不得不说,喜神第一眼看着是挺瘆人的,但越是仔细看,心情就莫名其妙的会越轻松。

    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咧着嘴大笑的喜神就能把它的情绪传达给别人

    “是挺好笑的。”我低声道:“但再好笑,也别笑得这么大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看小品呢。”

    易林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似乎是觉得我说的挺有道理。

    “行了,就这两个包,你先拿出去等我吧,我很快就出来。”易大喜神说着,递给我了两个包。

    依照他的吩咐,我提着这两个麻布口袋出了门,跟站在大门外抽烟的七宝胖叔他们会合。

    易林没有留在家里的意思,屁颠屁颠的跟在我后面。

    七宝见他跟了过来,有些纳闷的问我,办事怎么还带个小孩子?

    “没事,带着就带着,让他见点世面也好。”胖叔倒是看得很开,拍了拍易林的肩膀,笑眯眯的说:“你跟着大哥哥他们走,我跟老爷子去办正事,没问题吧?”

    这孩子见过的世面不比我们少,一听胖叔的话,他很淡定的点点头,说行啊,你们忙去吧,我跟着大哥哥好了。

    不一会,易大喜神就背着一个小布包出来了,腰间还别着一个铜锣。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个铜锣,应该就是老爷子嘴里常说的,湘西易家的喜神锣。

    据老爷子说,这件法器不是近代的东西,应该是唐朝流传下来的湘西土家法器,多应用于五门术法之中

    但我看来看去,也没看出这件法器神奇在哪儿。

    说实话,这铜锣看着不像是古代的,反而像是近代的,上面一点铜锈都没,金光锃亮,拿手电晃着都亮眼。

    “你们去老四家等着,我带小胖进山。”易大喜神一出来就给我们分派任务了,表情很是轻松,似乎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那具尸首不跟我们斗,还想跑,那咱们就两头堵,我去窟窿那边堵它,你们”

    “在老四家等着它对吧?”易林接过话茬,兴致勃勃的问道:“爷,我记得你说过,尸首都有近六亲的特性,感觉到威胁了,它应该会跑回老四家吧?”

    易大喜神笑着点点头,轻轻在易林肩上拍了一把:“细伢子,你跟着他们走,遇见麻烦也别怕,他们能解决。”

    说着,易大喜神看了我一眼,试探着问:“没问题吧?”

    “没问题,家伙都带着呢。”我笑道:“但我没跟尸首交过手,所以不敢保证完成任务,只能说尽全力。”

    得到这答案,易大喜神也笑了起来,说,这心态不错,比打肿脸充胖子要强。

    “干不过就跑呗,怕啥?”七宝拍着胸脯说:“易爷爷你放心,就算遇见危险,我们也会保你孙子安然无恙的。”

    我没吱声,瞥了七宝一眼,心说这孩子可不一般,说难听点,他就是在尸堆里长大的小先生,跟尸首干起来,搞不好还得仗着他帮忙。

    这时候,老嫖忽然从车上下来了,见我们大包小包的拿着东西,不禁好奇了起来。

    “你们干啥去啊?”老嫖问:“准备在这儿安家落户了?”

    还没等我找理由应付他,七宝就凑到我耳边,低声问我,带不带他?

    “会不会有点不方便?”

    “这小子能打,虽然打不过我,但两三个成年人不在话下,肯定不会拖咱们后腿。”七宝压着嗓子,不动声色的提了句:“这狗日的实诚,你要是瞒着他办事,他心里肯定不舒服,还不如拉个关系呢你明白吧?”

    我想了想,点点头,说行,那就带上吧。

    被七宝拉进队伍的时候,老嫖还一脸的诧异,但也没多问,嬉皮笑脸的就跟着我们出发了。

    在这过程中,易大喜神跟胖叔也没说什么,客客气气的打了个招呼,带着队伍就走,似乎他俩对我们带来的人还是很有信心的。

    沿着烂泥路往山下走了半小时,我们就到目的地了。

    出门迎接我们的,是老四他亲大哥,赵老大。

    “大喜神,老四从坟里爬出来这是不是对咱们不好啊?”赵老大说着,不停搓着手,脸色煞白:“我今天下午还做梦呢,老四一直说要回来看看我们,结果梦一醒,那狗日的就从坟里爬出来了”

    “有我在,你们怕啥?”易大喜神笑道:“我现在就带人进山找他,你们关门闭户,安安心心的等我回来,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赵老大急忙点头:“需要做啥准备吗?”

    易大喜神没说话,侧过头,往院子里看了一眼。

    这家人养了两条大狼狗,都用铁链拴着养院子里。

    这狗见人就扑,看着确实挺吓人的,我们还没进门就冲我们嚎上了。

    “把狗链子解开,把大门关上。”易大喜神说:“要是老四回来了,这两条狗还能给你们打个信号。”

    “还真能回来啊?!”赵老大瞪着眼,原本就煞白的脸色,此时更是白得跟纸一样,额头上的冷汗不停往外冒着:“他要是回来了,我们咋办?”

    “我在后面跟着,随着他一起回来呗。”易大喜神笑道:“再说了,我还得留点人帮你守家呢,有他们在,老四翻不了天。”

    这时候,胖叔拿着罗盘看了看,细声跟易大喜神嘀咕了两句。

    “那就走呗。”易大喜神说着,转过身往山里看了看,手指头不停搓动着,像是在掐算什么,嘀嘀咕咕的说:“现在去应该来得及,搞不好就能堵住它。”

    话音一落,他跟我们打了个招呼,转过身带着胖叔就走。

    赵老大站在旁边,张了张嘴,似乎是想叫住他们,但到了最后也没出声,转过头打量了我们几眼,眼里有些不信任。

    “我原来没见过你们,都是外地来的吧?”

    “四川。”易林牵着我的手,主动帮着我们介绍了几句:“他们都是四川来的先生,本事大着呢!”

    听见易大喜神的亲孙子这么说,赵老大稍稍松了口气,掏出烟来发了一轮,领着我们就走进了院子里。

    从那两条狼狗旁边经过的时候,它们一个劲的猛叫,不停往前扑着,口水还在止不住的往外流。

    别说是小孩儿,连我们这些成年人都有些紧张,生怕它们会挣脱链子扑上来咬人。

    “它们想咬你。”

    易林冷不丁的一句话,瞬间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跟它们又没仇,它们咬我干啥?”我下意识的反问道。

    “它们是闻见味儿了。”易林嘿嘿笑着,皱着小鼻子,在我袖子上闻了两下:“大哥哥,我说话你别不爱听。”

    我见他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也不禁觉得好笑:“你说呗。”

    易林看了我一眼,很认真的说。

    “你闻起来,像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