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来历

    “您认识他?!”七宝耐不住性子,先问了一句。

    易大喜神嗯了一声,点点头,说,认识,但是不熟。

    “你先说你爷爷是怎么跟他杠上的,至于其他的”易大喜神皱了皱眉,似乎是有些为难:“一会再跟你说吧。”

    一听这话,我也没墨迹,直截了当的就把李青山那事抖了出来。

    易大喜神他们就跟听相声一样,一边喝着酒吃着菜,一边兴致勃勃的听我说,时不时的还点点头。

    “也就是说,何息公那没屁眼的东西,把李青山的第二张脸挖走了,并且还拿这张脸炼了一具尸”易大喜神皱着眉,细声嘀咕着:“也不应该啊,我记得他擅长的不是炼尸,应该是算卦啊,再不然也是道家的正统术法难不成他转行了?”

    胖叔就坐在易大喜神身边,轻轻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低声问:“我咋没听你说过这人呢?你真认识啊?”

    “我跟他不熟,但跟他哥哥熟。”易大喜神叹了口气:“在抗日时期,我跟他哥是战友,三十年代的时候还一起闯过江湖呢”

    “我操。”

    七宝忍不住惊呼了出来,跟做梦似得看着易大喜神。

    比起他而言,我的反应也好不到哪儿去,惊得差点没把筷子掉了。

    “咋了?”易大喜神很奇怪的看着我们,问了句:“你爷爷跟我岁数一样大,他也是从那个时期熬过来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没倒不是不知道”我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主要是平常电影看多了,一说到抗日战争就觉得是很多年前的事,所以”

    “所以啥啊,八十年前还有皇帝在位呢,你能想象么?”易大喜神笑道:“这百来年国内变化太快,别说是你,冷不丁的跟我一说,我也不适应啊。”

    我点点头,没再纠结这个问题,直接问易大喜神,能不能多透露一点何息公的消息给我。

    “你想寻仇?”

    “没,就是有点好奇,能把我爷爷送进医院的先生,究竟是个什么来历。”我叹道。

    “其实你想寻仇我也不反对,这狗日的不是好东西,当初我就瞧不上他,跟他哥哥何不求相比,这老东西差太多了。”易大喜神摸着下巴上的胡子,一边回忆着,一边跟我说:“何息公是他后来改的名字,原来不叫这个,跟他哥哥不一样,这人打小就有心眼,修道也爱走捷径,为人怎么说呢”

    易大喜神皱起了眉头,对于这个话题,似乎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比较好。

    足足想了一两分钟,他才舒展开眉头,跟我继续聊。

    “要说坏,这人倒也不坏,当初我们进编制的时候,他也进来了,只不过跟我们不是一个部门的,但都是对付日本鬼子,也就不分彼此了。”

    “厉害啊!”七宝竖起了大拇指,满脸敬佩的说:“国泰民安的时候,你们当先生就能降妖伏魔,等到贼寇入侵的时候,你们也能保家卫国,这点我是真佩服!易爷爷!您是正宗的抗日老兵啊!”

    易大喜神笑了几声,摆摆手,说用不着捧他,生活在那个年代的先生,鲜有贪生怕死之辈。

    “在那个年头,有的先生确实会通敌卖国,但咱们可不会,当时国内百分之九十的先生都在抗日呢!”

    “战争结束之后呢?”我不动声色的问:“何息公干啥去了?”

    “战争结束了,国泰民安了,我们这些先生也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了。”易大喜神笑道,指了指我:“要么,跟你爷爷一样,也就是跟我一样,选择入世,继续当个先生,为老百姓们降妖伏魔,要么,就选择避世,找个地方隐居下来,自己修道。”

    “跟凰真人一样?”我问。

    “哎哟,你还认识那个鸟道士??”易大喜神有些惊讶:“那老东西可有一段时间没露头了,我都以为他死了呢。”

    说着,易大喜神点上旱烟,抽了两口。

    “何息公选择的是避世,这一避就是几十年”

    “他没有再出来过?”我试探着问。

    “出来了,我也是几年前在长沙见过他才知道,这老东西耐不住寂寞,又他娘的在外面走江湖了”易大喜神叹道:“当时我就觉得不太对劲,总感觉他身上有股尸气的味儿,但也没把这事放心上,今天听你一说才知道,那老东西都开始炼尸了”

    “他炼这些尸首干啥?”胖叔放下筷子,用手撑着双下巴,很疑惑的看了看易大喜神:“走江湖还带着活尸走,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我也不清楚。”易大喜神摇摇头:“当初我遇见他的时候,他身边只带着一个小孩,没有别的东西跟着。”

    听到这里,七宝也开始分析了。

    “易爷爷,按照您的说法,何息公这人还算有骨气,起码敢在那个年代站出来保家卫国,但他本人的品性究竟是啥样的你知道吗?”

    “说不上来。”易大喜神摇摇头:“近几十年来我都没跟他打过交道,只能按照以前的说,何息公这人没什么野心,但品性比较复杂,好事干过不少,坏事也干过一些,但丧尽天良的事还真没办过。”

    听到这里,我嗯了一声,说老爷子也这么觉得。

    “不管他是不是好人,你们都小心点。”易大喜神如实说道:“何息公城府极深,什么事都爱憋在心里,只要他不说,你哪怕再了解他,也猜不到他想干什么”

    说着,易大喜神擦了擦嘴,问我们。

    “都吃饱了吧?”

    众人纷纷点头,都说自己饱了。

    “拿上家伙,咱们今天就把这事给办了。”易大喜神笑道:“细伢子,你去给我拿个密封性好点的罐子来,一会我还得采点菌丝给你沈哥哥治病呢。”

    “菌丝?”七宝一愣:“您还懂这个?”

    “我只是老,不是傻。”易大喜神叹道:“还真以为我在山里跟社会脱轨了?”

    一听老头子这么说,七宝也只是尴尬的笑了两声,不敢再说什么。

    “你去车里收拾一下,顺便给老嫖打个招呼,就说咱们要去办事,不方便让他跟着。”我凑到七宝耳边,低声说:“把我放在后备箱的包拿来,那里面是咱们的法器。”

    七宝点点头没吱声,抬起手跟我比划了一下,做出了一个枪的姿势。

    “拿上吧。”我说:“就当防身。”

    “好!”

    在这时候,易大喜神正好招呼我帮他收拾东西。

    他也不见外,带着我就进了里屋,喊我在边上站着,帮他搬点东西。

    里屋没有放床,只有一个大供桌摆在中间。

    供桌上,香蜡纸烛一应俱全,供果跟饭菜也都有备着。

    在香炉之后,一幅硕大的彩色画像就挂在那儿。

    画像里没有常见的那些神明,也没有任何神号,只有一个面容怪异的“神”站在里面。

    这人身上罩着一层白雾,身形模样完全看不清楚,勉强模糊的可以看出来一个人形。

    它的面部,五官有四官都被白雾遮住了,只有那一张硕大的嘴露了出来。

    嘴角高高咧着,又像是撕扯了上去,但整个笑容看着却说不出的自然。

    “易爷爷,这是你们湘西供奉的祖师吧?”

    易大喜神正在角落里翻找家伙,听见我问他,头也不回的答了一句。

    “对,它就是喜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