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线索

    “当时你没想过他会爬出来?”七宝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可能会爬出来”易大喜神叹了口气:“我这人算是细心的那种,办事绝对不凑合,既然我能让它土葬,那就说明我已经解决它了”

    “您的意思是它已经在你手上死过一回了但它又复活了?”我皱着眉分析道,觉得这事越想越不靠谱:“会不会是假死?”

    “假死?你不会说它还活着吧?”七宝一愣。

    “不是这意思,我说的是冤孽假死。”我摇了摇头:“有些动物受到威胁的时候,就会陷入假死的状态,想以此来迷惑狩猎者,搞不好冤孽也会这样。”

    听见我的分析,易大喜神没反驳,但看他那表情,似乎也不信。

    “动物有脑子,尸首状的冤孽没脑子,假死的可能性还是有点低了。”易大喜神叹道:“可能是我办事出了纰漏吧。”

    这时候,坐在旁边嗑瓜子的易林开了口,他好奇的看着易大喜神:“爷爷,你说那个冤孽会不会又诈了一次尸?”

    “啥意思?”易大喜神很迷茫的看着这孩子。

    “死一次,诈一次,就跟活人一样呗。”易林笑道:“它被你弄死了,所以又变成另外一种冤孽了,然后才诈尸起来。”

    “你是说它像活人一样,死后又变成另外的东西了?”七宝问。

    易大喜神没说话,默默的抽着烟,看了易林一眼,忽然笑了起来。

    “我觉得小易的分析有一定可能性啊”

    我皱着眉头想着,倒是没有捧臭脚敷衍他,而是很认真的想了一会才得出来的答案。

    要么是易大喜神没把老四料理好,要么就是出了别的岔子,就像是易林这孩子分析的

    “要不咱们现在过去看看?”七宝忍不住问:“那尸首都爬出来了,咱们还在这儿吃饭,这不是耽误时间么!”

    “放心吧,那具尸首不伤人。”易大喜神叹道:“如果它伤人的话,早八辈子就弄死几个挨得近的了,不知道为啥,那尸首不伤人,只想跑。”

    “想跑?”我一愣:“它想跑哪儿去?”

    易大喜神笑了笑,说他也不敢确定,但就那具尸首第一次诈尸逃窜的方向来看,应该是在往那个窟窿跑。

    这时候,胖叔端着两盘菜进来了,易林也跑进厨房,帮忙端了一锅饭来。

    “家里没啥好吃的,先凑合吃一顿,明天我去给你们买点肉来。”易大喜神说着,表情也有些尴尬,轻轻挠了挠头上的白发:“早知道你们会来我就买点肉屯着了,今天一早刚好吃完”

    一听这话,我跟七宝急忙摆手,说不在乎这个,我们吃啥都行!

    “老嫖还在车上呢,要不咱们”

    七宝凑到我耳边说着,忽然就没了声音。

    “算了吧,咱们自己解决了再说,饿死我了都”七宝换了个话题,嬉皮笑脸的拿了副碗筷来,倒是有种自来熟的意思。

    我没吱声,把装在礼品袋里的茅台酒拿了出来,没等易大喜神拒绝,拧开盖子就给他满了一杯,之后又给胖叔跟七宝倒了一杯。

    像是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把烟酒当作见面礼拿给易大喜神,那肯定是有点不合适的。

    说白了就是太生分了,还不如直接的来。

    “易爷爷,这是我给您带来的酒,您尝尝咋样。”我笑道。

    “哟,茅台啊!”易大喜神眼睛一亮,拿起瓶子看了两眼,点点头:“这种包装的我还真没见过!”

    “新出的。”七宝往嘴里扒了口饭,嘟嚷道:“我有个贵州的亲戚,是茅台酒厂的,您要是觉得这酒好喝,我下次成批给您带过来,就当后生孝敬您的!”

    不得不说,七宝这话还真没夸张。

    虽然他家亲戚不一定真的在茅台酒厂,但隔三差五就有人上门送礼,而且内部也经常发一些这种福利。

    就拿我们送易大喜神的茅台来说,那是外面没卖的,标准的内供酒,包装能不稀奇么?

    “小沈,我看你的气也不弱啊,道行肯定不浅”胖叔说着,喝了口酒,很好奇的看了看我,倒没有挑衅的意思,而是在关心:“你这伤是怎么弄出来的?”

    “我爷爷带我修行的时候出了点岔子,一不小心被反噬了,所以才变成这样。”

    听见这答案,易大喜神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也没再多问,转开话题问我。

    “你爷爷是不是重伤入院了?”

    说真的,一听易大喜神这话,我有点打哆嗦。

    不应该啊!

    湖南距离四川也不近更何况是龙山郊外这种穷乡僻壤他是怎么知道的??

    行里的消息就流通得这么快?!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易大喜神问我。

    我没吱声,点点头。

    “咱们这一行的人,搞别的不一定行,但要是说到行里的小道消息”易大喜神忽然嘿嘿笑了起来:“有机会我还真得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地下党的效率。”

    “啥意思?”七宝一愣。

    “人怕出名猪怕壮,你爷爷那么狠的角儿,不管他是办了大事还是栽了阴沟,这消息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有心人传出来”易大喜神抬起手,指了指门外破破烂烂的院子:“就我这地方,够偏僻了吧?你爷爷入院的第二天我就知道了!”

    七宝皱着眉,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些担忧。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因为我跟他一样,在担心同一个问题。

    忽然,易大喜神在我肩上拍了一下,说。

    “你爷爷不会有事的。”

    抬头一看,他脸上的笑容跟老爷子差不多,都是那种很慈祥,能让人放下心来的笑容。

    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听见易大喜神这么说,我心里确实平静了不少,点点头:“我也觉得没问题,如果他那么容易出事,早八辈子就得让仇家弄死了。”

    易大喜神连喝了两杯白酒,似乎也有点上头,哈哈大笑着跟我们说:“可不么,就他那德行,在行里都得罪多少人了?”

    说完,这老头儿还一拍我肩膀,很认真的问我,你知道你爷爷牛逼在哪儿吗?

    “法力高强?”我试探着回答。

    “屁!”易大喜神一拍桌子,说:“是命硬!能在得罪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活到今天,这就是他的本事!”

    说到这里,老头子似乎也纳闷了,左右看了看我跟七宝,连连摇头。

    “但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是谁让你爷爷栽了这么大的跟头啊?”易大喜神满脸的好奇:“能让你爷爷栽跟头的人,国内满打满算也就那么几个,是谁下的黑手?方便说吗?”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行里人知道的小道消息,实际内容含量也很有限。

    他们只知道老爷子栽了,却不知道何息公的事。

    “老爷子这次也栽得冤枉,是被人阴了一道”我无奈道:“但不得不说,跟他动手的人,本事确实不下于他”

    “哪门的?”

    “应该是道家的,但那人会炼尸。”我说着,偷偷看了易大喜神一眼,希望从他脸上找到点答案:“您知道何息公这人吗?”

    炼尸这门功夫可不简单,国内能精通炼尸术法,并且还能炼出张三那样近乎于活人的尸首

    像是这种炼尸一门的高人,易大喜神不该不知道。

    “何息公?”

    易大喜神愣了一下,把酒杯放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坐在旁边的胖叔。

    “他是怎么跟你爷爷杠上的?”

    听见老头子这话,我心里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