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老四

    跑进来的是个中年男人,脸色白得跟纸一样,额头上全是冒出来的虚汗。

    毫不夸张的说,他绝对算是连滚带爬跑进来的,狼狈得不行,活像是后面有鬼在追他。

    “闹鬼了?”七宝坐在一边,听见那人嘴里喊的话,也不由好奇了起来:“啥子东西从坟里爬出来了?”

    我没吱声,偷偷的拽了七宝一把。

    这时候,易大喜神已经坐不住了,脸上很明显的有着惊讶,似乎是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老四从坟里爬出来了?”

    “真的!我们亲眼看见的!!”那人忙不迭的点头:“他爬出来倒是没伤人,现在已经跑进林子里了,您赶紧去看看吧!”

    易大喜神皱了皱眉,跟胖叔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表情都有些无奈。

    “他娘的这玩意儿是真不客气”易大喜神叹道:“歇口气的工夫都不给前脚刚走后脚就诈尸这机会把握得不错啊”

    “要不现在去看看?”胖叔试探着问道。

    “既然它爬出来了没想伤人,那就由得它去吧,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再想收拾它的事。”易大喜神摇了摇头,对于这事倒显得不是那么在意,语气渐渐轻松了起来,对那人说:“你先回去,我晚点过来。”

    听见这话,那人点点头,一溜小跑就出去了。

    等大门关上,易大喜神这才拿出烟来发了一轮,自己慢悠悠的点上,眉头紧皱着:“小胖,你去弄点饭菜,稍微弄快点,咱们先把肚子填饱,晚上还得忙活呢。”

    胖叔诶了一声应道,成,我现在就去。

    “易爷爷,那人刚才说的是有冤孽诈尸了吧?”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注意着措辞,生怕让易大喜神觉得我在小看他:“需要后生搭把手吗?”

    听我这么说,易大喜神也没拒绝,笑呵呵的点点头,说行啊。

    “你们刚来就让你们帮忙,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易大喜神笑道:“但这事确实人多了有把握,你们来帮忙,算是给我雪中送炭了。”

    不得不说,易大喜神这么坦然的接受,确实让我高看了他几眼。

    光说这种坦坦荡荡的脾气,真比老爷子要强,起码他在办事的时候能拉得下脸来,怪不得闻人菩萨说他是个办大事的人

    “方便的话,能跟我们说说这事吗?”我笑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啊。”

    易大喜神抽了口烟,看了看我,有些感慨:“你个后生也算运气好,如果没遇见这事的话,想要拔走你体内的尸气还得费很大的功夫,但现在不用头疼了。”

    “啥意思?”我一愣。

    “以毒攻毒,你懂这个道理吧?”易大喜神笑道:“你体内的尸气太过于独特,只能找比它更强横,攻击性更强的尸气,才能把它从你体内牵扯出来”

    一边说着,易大喜神还一边扒开我眼皮子,像是在检查什么。

    “你体内的尸气散不出去,这点让我觉得很费解啊,而且里面还夹杂着生气,也就怪不得它会源源不断的出现在你肉身里”易大喜神说到这里,表情也凝重了起来:“除非在同一时间,把你体内所有的尸气拔出来,如若不然它们会春风吹又生啊!”

    “您怎么说,我们怎么做。”我笑道,虽说心里有点紧张,但也没敢表现出来:“刚才您说的以毒攻毒,是不是想拿冤孽身上的尸气来做引子?”

    “对。”

    “是那个从坟里爬出来的尸首吗?”我好奇的问。

    易大喜神沉默了一会,叼着烟摇摇头,说,不是。

    “它只是一个患了病的冤孽,我们要去找的尸气,得在源头身上找。”

    患了病的冤孽?

    听见这话,我有些迷茫了,因为像是冤孽患病这种事我确实是没听过啊!

    “易爷爷,冤孽还会生病吗?”七宝好奇的问道,脸上写满了求知欲。

    “会啊,怎么不会?”易大喜神笑了笑,跟我们解释道:“连花草树木都会生病,更何况是冤孽呢?”

    “它是生什么病了?”我忍不住问。

    易大喜神抽了两口烟,把烟头掐了随手丢进烟灰缸里,似乎是觉得这个抽着不过瘾,还是拿桌边那一杆老烟枪点上了。

    “传染病。”

    说着,他吧唧着嘴,抽了一口旱烟,眉头越皱越紧。

    “三天前,南山那边被大雨冲塌了,地上冒出来一个井口那么大的窟窿,看不见底,也没人下去过,说不清有多深。”易大喜神叹道:“按照我这性子来说,遇见这种事,铁定要去探个究竟,但说出来也不怕丢人,我没敢下那个洞。”

    我跟七宝坐在一边默默的听着,易林也坐在边上,手里拿着一把葵花籽,跟听相声似得一边听一边嗑。

    “当时我也起了点心思,说不好奇是假的,我是真打算下去看看,但刚把脚放下去,心里就开始打鼓了。”易大喜神说着,皱了皱眉:“混咱们这一行的,直觉都比普通人要准得多,说句违心的话,我的直觉救过我很多次,所以这一次也很有可能是这样。”

    “您觉得那个窟窿里有什么?”我试探着问道。

    “冤孽吧?要不然就是邪物!”易大喜神叹了口气:“反正不是啥好东西!”

    据易大喜神说,先前那人嘴里说的,从坟里爬出来的尸首老四,在几天前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山民。

    那人是属于傻大胆的类型,说好听点是什么也不怕,说难听点就是没脑子。

    也不知道他是受了谁的蛊惑,听说那个地窟窿里有宝贝,藏着古代的物件,倒腾出去能发大财

    “就昨天晚上,老四自个儿下窟窿了,留他老婆在外面接应,结果他这一进去,还没十分钟就爬出来了。”易大喜神苦笑了两声,摇了摇头:“当时看着倒是没什么事,就像受了点惊吓,说话不利索,其他的症状倒也没啥”

    话音一落,易大喜神抽了口旱烟,很无奈的看着我们。

    “结果一回家,什么都变了。”

    “先是昏迷了半宿,等我们赶过去,人刚好醒了,但也只剩最后一口气了。”易大喜神苦笑道:“你也知道我们的办事流程,先救人后问话,起码得把他的命给稳住啊,至于能不能根治他的病这还得两说呢。”

    “他得啥病了?”我问。

    易大喜神摇摇头,直说不清楚,但应该跟尸气有关,浑身上下都长出来了一层白毛,几乎每一个毛孔里都长了四五根

    那种白毛跟普通人诈尸长出来的白毛不一样,黏糊糊的,根部应该是附着了一些粘液,凑近了还能闻到一股腥臭味。

    因为易大喜神在龙山这片颇有威名,从他入行到现在,鲜有他搞不定的麻烦,但这一次

    “我确实没能救他。”易大喜神叹道,脸上尽是挫败:“如果我早去一两个小时,或许这事还能出现一些转机,但他家人来找我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也无力回天。”

    “易爷爷,这事不怨你,用不着自责。”我安慰道。

    “倒不是自责,我是哎算了说不明白。”易大喜神无奈道:“老四咽了气之后,还没半小时就诈尸起来,不过很快就让我降住了,也没什么能耐。”

    “山里人不爱火葬,所以只能土葬,但我也怕它再跳起来啊”

    说到这里,易大喜神把旱烟杆子放桌边磕了磕,说:“这不,今天一早,我就安排他家人抬着老四上山,用老四给自家父母准备的棺材给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