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易林

    说实话,在车上睡得不怎么好,还不如不睡。

    隔几分钟就得醒一次,越这么睡下去,感觉整个人就越疲倦。

    不过好在流鼻血的症状有所好转,闭上眼歇了一会,感觉鼻血就止住了,但光是前面流出来的那量,就把老嫖吓得不轻。

    “沈哥,不是我说丧气话啊,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老嫖说着,抬起头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发现七宝又往窗外扔了一张被鼻血浸透的餐巾纸,说话的声音都哆嗦了:“这失血过多可不是小事啊咱可不敢逞强”

    “安心开车吧,还有多久能到?”七宝代替我回了一句。

    “两个小时左右吧,主要是现在走的是山”

    没等老嫖把话说完,吉普车咯噔一下,抖得我们差点飞起来。

    等车况稍微稳定一些,老嫖才继续说:“现在走的是山路,所以弯弯绕绕的浪费时间,我尽量开快点吧。”

    “哥们,这次的事确实麻烦你了”

    听见这话,老嫖显得有些不悦:“都说别客气了,七宝的兄弟就是我兄弟,再客气我就生气了啊。”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笑道:“你跟七宝的情分另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说这话多生分啊。”老嫖叹了口气,摇摇头,转开了话题:“龙山这地方挺邪性的,也不知道你们是去干啥,想在湖南玩,好地方多的是啊,非得跑龙山”

    不得不说,一听老嫖这个本地人提起龙山,我跟七宝都纷纷好奇了起来。

    “咋邪性了?”七宝往前一凑,兴致勃勃的问道:“你是不是知道啥内幕?”

    老嫖沉默了一阵,似乎是在想什么,表情很明显有些后怕。

    “说呗。”七宝递了支烟给他,顺带着帮他点上,似乎是越来越好奇了:“天塌下来你宝哥帮你顶着,到底啥事啊?”

    老嫖抽了两口烟,稍微冷静了一些,低声对我们说:“几年前我去过龙山,那时候是跟朋友一起去玩的”

    “是在山里?”我不动声色的问。

    老嫖没说话,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你们遇见啥了?”七宝貌似也意识到了什么,更加好奇的问了句。

    老嫖的嘴角抽了抽,眼里的后怕越发明显,低声说。

    僵尸。

    “又开始跟我吹牛逼了?”七宝一愣,随后就笑了起来,拍了拍老嫖的肩膀:“要是你遇见僵尸,你还能活着回来吗?”

    “那是被人赶着走的僵尸!”老嫖低声说道,语气很是激动:“我们是在半山腰遇见它们的!一共有三个!领头的那个先生敲锣打鼓的赶着尸呢!”

    “你咋知道那是僵尸?”我反问了一句,不动声色的说:“我听别人说,湘西这边有人贩毒的话,也是靠着活人假扮僵尸赶着走,会不会是你们看错了?”

    老嫖很肯定的说,不会看错,要是看错了,他宁愿自戳双目。

    “活人能跳两米高吗?”老嫖问:“膝盖不弯,双腿并着,连起跳的动作都没,一步就跳上堡坎了。”

    听到这里,七宝看了看我,倒是没再追问什么。

    “赶尸的那人是谁?你看清楚了吗?”

    “看不见。”老嫖摇摇头:“只能模糊的看见个背影,他一边赶尸还一边喊生人回避,听声音应该是个老头子。”

    说到这里,老嫖没再继续聊,抽着烟开着车,沉默了下去。

    七宝往后靠了靠,不动声色的问我,老嫖说的赶尸人,你觉得会是他吗?

    “同样是老人,同样是赶尸,同样是在龙山”七宝嘀咕道:“这会不会太巧了?”

    “不知道。”我摇摇头,低声说:“等见了面,有机会再问问。”

    山路很是颠簸。

    特别是龙山附近的那一条盘山公路,简直是烂得无法形容,底盘很高的吉普车,一路开过去也能开出拖拉机的感觉。

    我们坐在车里聊天,基本上都是用结巴的方式交流,一个字有时候要重复好几次,不小心的话还得咬着舌头。

    忍了足足一个小时还要多,车况这才稳定下来,路上的烂坑也不见了踪影。

    “怪不得有人赶尸呢,真他妈的”七宝抽着烟,揉着脑袋上被撞出来的包,骂骂咧咧的说:“就这路,要是敢让汽车运尸体,非得把人颠散架了不可!”

    “凑合吧。”我叹了口气:“一会见了面,说话收着点。”

    “我又不傻。”

    七宝苦笑道,侧过头,往车窗外看了几眼,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真穷啊。

    按照老爷子的指示,我们一路开着车过来,此时所处的位置,应该就是易大喜神家附近。

    穷,那是真的穷。

    这地方应该位于龙山的郊区外了,路边有一排排的老宅子,很像是普遍的那种农村户型,但装修程度要好一些,全是自建的小楼。

    越往边上靠,屋子就越破。

    在来之前老爷子就说过,易大喜神家住在一棵大榕树旁边,那是附近唯一的榕树,所以绝对显眼,跟路标没什么两样。

    往里开了一截路,我便看见了老爷子所说的榕树,还有那三个装修最烂最破的屋子。

    这点毫不夸张。

    一路看过来,只有这三家的屋子可以用破烂来形容,看得我都不落忍。

    “中间那个就是易大喜神家?”七宝试探着问我一句。

    老爷子跟我说具体位置的时候,七宝就在旁边听,所以一看这棵大榕树,顿时就知道,目的地到了。

    “应该是吧”我心虚道,感觉有些不真实。

    在湘西这一片,易大喜神绝对算顶了天的老扛把子,他要是敢认第二,那就没人敢认第一。

    说白了,他在湘西的地位,就跟老爷子在四川的地位差不多。

    像是这么厉害的人物,想赚钱那肯定是轻轻松松的事,但是这看着不对劲。

    如果易大喜神真的那么有钱,那就肯定不会住在这种地方。

    我可不信他是来体验民间疾苦的,这明摆着就是真穷啊

    很快,老嫖就把车开到了榕树下面,靠着路边停了下来。

    “你在车里等着,我们一会就出来。”七宝说道,把事先备好的烟酒提上,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

    我也没犹豫,紧随其后的下了车,但还是有些紧张,毕竟这是上门求人办事,我原来还真没有这种经历

    带着七宝走到大门外,我抬起手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壮着胆,轻轻敲了敲门。

    不一会,院子里就传来了脚步声,直到门后而止。

    “找谁啊?”

    问话的这人是个小孩,光是用听都能听出来,最多不过七八岁。

    “我们找易大喜神!”七宝抢先说道。

    得到这答案,那小孩哦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把门打开,但没有让我们进去的意思,只开了一条缝。

    透过缝隙,我只能看见他的眼睛。

    那是一双很清澈的眼睛,但眼神里却透出了一种古灵精怪的味道。

    “易大喜神不在家,他跟胖叔出去办事了,你们先等着吧。”那小孩低声说道,右手紧紧拽着门把手:“不是不让你们进来,是易大喜神说了,不许让外人随便进家,怕你们冲着煞。”

    “冲着煞?”七宝一愣:“啥东西?”

    由于角度问题,七宝那位置看不清院里的状况,但我能看清楚。

    易大喜神家的院子很右边角落里,点着一盏煤油灯,地上还插了一把类似招魂幡的东西,看着极其的醒目。

    这是在做法还是

    “你们叫啥啊,我原来都没见过你们。”那小孩问我,眼神里有些警惕。

    我想了想,从兜里掏出来一块巧克力,通过门缝,递到他手里。

    “我叫沈世安,是四川来的,我爷爷跟易大喜神是老朋友。”我说着,好奇的问了句:“你是易大喜神家的孩子?”

    “四川人好像有点印象”他嘀咕道,跟个小大人似的,表情很是认真。

    说着,他又看了我们几眼,像是在打量我们,确定没有威胁之后,这才露出笑容。

    “易大喜神是我爷爷,我叫易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