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身体的变化

    据七宝介绍,老嫖这个人年纪不大,甚至比他还要小一岁,但从样貌来说,老嫖当他爹都富余,标准的四五十岁的脸。

    但奇怪的是,七宝说了,这牲口一个星期得出去玩六天,拿一天来休息。

    从十六岁玩到现在,他狗日的也没“亏”过,肾功能简直强悍得令人发指。

    “真的,令人发指!”

    七宝叼着烟,瞥了老嫖一眼,继续跟我聊着:“老沈,你看他的面相,是不是快有即将肾虚的征兆了?”

    我没吱声,很认真的看了看老嫖,自己都觉得很意外。

    “没啊。”我忍不住嘀咕道,满脸的不敢相信:“这脸色比咱俩都红润,是不是平常补得太多了?”

    “哎!沈哥是个明白人!”老嫖冲我竖起大拇指,一脸自豪的说:“我家里世代从商,啥都缺,就是不缺钱,所以在食补这方面我还是很用心的!”

    说着,老嫖把手里的牛皮袋打开,拿出一瓶红酒跟三个高脚杯来,满满的倒上了。

    我看着面前的高脚杯,又看了看站在边上,满脸呆滞的店老板,有了种活在梦里的感觉。

    狗日的。

    跑小菜馆里喝红酒,还自带高脚杯,这他妈的

    “合适吗?”七宝龇牙咧嘴的看着面前这杯红酒,尴尬得都想找个洞钻进去了:“说真的老嫖,要不是老子有事求你,我都想装作不认识你。”

    “嘿,你懂个屁啊,这叫大俗即是大雅。”老嫖眉开眼笑的说:“在小饭馆喝红酒的雅度,基本上就等同于在卢浮宫吃臭豆腐,哎说起这个,你们吃过长沙的臭豆腐吗?”

    要不怎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呢老嫖说话跳脱的感觉简直跟七宝如出一辙啊!

    但仔细想想,这么说也不对。

    我跟七宝算是绝对的死党了,可我跟他完全是两个极端,难道这是应了物极必反互相吸引的原则?

    “不开玩笑啊,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必须跟着我去玩玩!”老嫖拍了拍桌子,也不觉得害羞,说话的声音跟平常差不多:“别的地方不敢说,在湖南境内,我就是出了名的那个老嫖把子,不信你们去打听打听!”

    “哎哟没看出来你还混黑社会啊,不光玩嫖还玩黑了?”七宝啧啧有声的说道:“连扛把子这种身份都搞出来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

    这时候,七宝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很疑惑的看着老嫖。

    “你能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吗?”

    “我说我是老嫖把子啊,这有啥问题吗?”老嫖哼了一声,对于七宝的反应很是不屑,似乎是觉得他太没见识了:“如果说湖南省内有一千家正规的店,其中有九百九十九家,我都是p,你说我算不算老嫖把子。”

    “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你在成都被扫黄的抓了,我就不该让人去保你。”七宝痛心疾首的一跺脚:“堕落啊!”

    “咱们能聊正事吗?”我试探着问了一句,然后尴尬的冲老嫖一笑:“哥们,我是真有点急事去办,以后你来四川,我做东,带你玩个够。”

    “带色不?”老嫖好奇的问我。

    “红色。”我叹了口气:“标准的红色。”

    听见这俩字,老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擦了擦口水说,要得嘛,以后我肯定去!

    结完账,我带着七宝走了出去,老嫖则是先一步跑去开车了,貌似他的车是停在街口那边,附近的车位太容不下他。

    “老沈,你不会也跟着堕落了吧?”七宝嬉皮笑脸的问我:“啥红色啊?”

    “带辣子的火锅不是红色能是啥色?”我无奈道:“你们的思想啊,真是太缺乏觉悟了!”

    七宝嘿嘿笑了两声,说一猜就是这样,你要是敢带老嫖去成都玩真的,老爷子非得把你脑袋拧下来不可。

    过了两分钟,老嫖开着一辆特大号的吉普过来了,虽然我不知道是啥牌子的,但光是用看的都知道,这车绝对不便宜,比七宝原先借来的那辆军用吉普都大一圈。

    “上车吧哥们,从这儿走龙山,估计得大半天,等到晚上饭点的时候,差不多就到目的地了。”

    老嫖坐在驾驶席上,冲我们招了招手。

    等我坐上车,这才发现老嫖是个细心人。

    车后座上放着一堆吃的喝的,不夸张的说,就咱们三个人,拿这堆烤鸭小吃都能顶个两三天。

    “我怕你们在路上饿,所以就随便买了点吃的,不是啥好东西,凑合凑合,权当是应急,你们可别介意啊。”老嫖像是开玩笑似的说道。

    “谢了哥们。”我感激道。

    “不用谢,七宝的兄弟就是我兄弟,那什么,车后面还有两条烟,你们自己拿着抽吧。”

    “谁跟你客气啊。”七宝笑道,自顾自的拆开一条烟,丢给老嫖一包,剩下的全部中饱私囊塞自己行李袋里了。

    坐在车上跟老嫖聊了一会,气氛也逐渐熟络了起来。

    说句实话,老嫖这人确实不错,除开生活作风有点问题之外,其余的倒也没啥,性格跟谈吐都与七宝很是接近

    在上高速之前,车靠着路边停了一会,老嫖为保险起见,特地下车去撒了泡尿,也是在这时候我才找到机会问七宝。

    “我问你个事儿啊,算是好奇吧。”我压着嗓子,一边注意着路边背对我们撒尿的老嫖,一边问七宝:“他是怎么走上这条道的?你别跟我说是天生的啊。”

    七宝似乎是早就猜到我会问这个,点上烟瞥了我一眼,很坦然的说:“后天养的,但你别看不起他,后天养出这毛病也不能全怪他”

    “咋养出来的?”

    “爱情呗,就是因为一些挫折,老嫖才会变成老嫖。”七宝抽着烟,摇了摇头:“这牲口算是自暴自弃了,还说以后不打算结婚,说是不相信爱情了,这不是找抽么,他爹都快急死了”

    “至于吗”我一愣:“到底是啥挫折啊?”

    七宝没搭腔,笑着摇摇头不吱声了,貌似是不打算跟我继续这个话题。

    老嫖回到车上坐着,似乎也感觉气氛有点不对,便回过头看了我们几眼:“咋了?”

    “没咋,说你红酒的事呢。”七宝岔开话题:“你狗日的吃个饭还自带红酒,原来也没发现你能这么装。”

    “那不是我买的,是昨天晚上我去会所玩,老板送的。”老嫖说起这事也有点尴尬,挠了挠头:“留着也是浪费,跟你们一块喝了得了。”

    在这时候,老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抬头看着后视镜,表情略微有些变化。

    “沈哥,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啊。”我下意识的答道。

    “你流鼻血了。”老嫖提醒道。

    我摸了摸鼻子,正要说这不是什么大事,但看见手指上那些发黑的血液,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像止不住了啊。”老嫖有些紧张:“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没事。”我往后靠去,略微仰着头,闷声闷气的说:“老毛病,上火了。”

    七宝是知道内情的人,所以在那时候,他比老嫖都要慌,压着嗓子问我:“是不是变严重了??能撑住不??”

    “能。”

    我接过老嫖递来的餐巾纸,堵住鼻子之后,感觉没什么好转,反而莫名其妙的变严重了。

    “就是有点头晕”

    我说着,使劲眨了眨眼睛,又揉了揉,但视线还是没能恢复过来,看什么都带着一层雾气,模糊得不行。

    “可能可能我得睡一觉你们到了再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