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老嫖

    老爷子经常教育我,识时务者为俊杰,该退则退,能不吃亏就别吃亏,这才是走江湖长命百岁的妙法。

    要是真跟个愣头青一样,遇见什么事都顶着风头上去,那到了吃亏的时候,肯定摔一跤都得摔死。

    但是现在呢?

    这个曾经教育过我,让我识时务者为俊杰,千万不要跟“势”硬干的人,却做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知道不明智的选择。

    “如果他不是这个脾气,也不可能在行里混出个活阎王的外号。”

    坐在火车上,我一边跟七宝聊着天,一边嗑着瓜子,满脸八卦的说:“你是不知道啊,当初闻人菩萨还在成都的时候,他就跟我私底下聊过,说我爷爷的脾气比驴都倔,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关键时候谁也劝不住他,真跟他较劲的话,能把自己给气死!”

    “老沈你信不?”七宝坏笑道:“要是沈老爷听见你这些话,他百分百要大嘴巴子抽你,非得揍你个满脸桃花开不可!”

    “这不是揍不着么。”我笑道。

    话音一落,我趴在车窗边,往外看了几眼,问七宝中途是不是得转车?

    “是啊。”七宝嗑着瓜子,点点头说:“这趟车不是直达湘西的,那边我都安排好了,等下了火车,我找人开车送咱们去龙山。”

    “为啥不直接开车去呢?”我有些好奇:“开车比坐火车快吧?”

    “差不多的。”七宝解释道:“主要是没有直达龙山的火车,要不然谁还开车去啊?”

    说着,七宝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睡一觉去,明天早上醒了,咱们也就该出发了,那边的人还等着呢。”

    我嗯了一声,说你先去睡,我在这儿坐会。

    七宝见我没有睡觉的意思,点点头便自个儿去挺尸了,我则是坐在小板凳上,兴致勃勃的继续往外看着夜景。

    当然了,在那个年代,天一抹黑,火车外面也是黑压压的一片。

    别说是夜景了,连点光线都没,我坐在那儿就跟发呆差不多。

    “老爷子应该没事吧”

    我嘀咕着,张开嘴,用手指在牙龈上摸了摸。

    那些后长出来的牙已经变大了许多,不再像是最初那样冒个白尖,而是很明显的长出了形状。

    照着这势头发展下去,恐怕要不了半个月,我嘴里的这两排牙就得恢复正常。

    但它们在生长的途中会不会掉下来这个就说不准了。

    “妈的又睡不着了。”

    忽然间,七宝又窜到了我对面坐下,愁眉苦脸的说刚躺上去就不困了,真不知道这是什么破毛病。

    “老沈,你说咱们这冷不丁的去龙山,那个易大喜神会帮咱们吗?”七宝把头靠着窗户,火车一动,就颠得他一抖一抖的,跟抽疯了一样:“我原来都没听他说过啊,要是那老头儿不帮咱们可就真抓瞎了。”

    “不会的。”我笑道:“老一辈的交情比咱们这一辈的靠谱,既然老爷子说了他会帮咱们,那就不用担心。”

    “我听沈老爷说,易大喜神是靠着赶尸为生的,够复古的啊,这年头都火葬了,还有赶尸这业务?”七宝又抓了一把瓜子,跟我聊了起来:“现在运送尸体都是靠着汽车,人赶着多慢啊?”

    “山里还是土葬多,有赶尸的也不足为奇,更何况有些地方是汽车走不了的,只有赶尸匠带着尸首翻山越岭过去”我笑了笑:“再说了,光是靠着赶尸为生,这听起来都不靠谱,老爷子说的你也信?”

    “啥意思?”七宝一愣。

    “赶尸是副业,哪有这么多尸首让他赶?”我摇摇头:“湘西五门术法,分别是,驱鬼,镇邪,赶尸,相术,治病,赶尸只是一个小门罢了,赚钱的法子多着呢。”

    说着,我打开一瓶汽水,笑眯眯的喝了两口,问七宝,想不想知道一点内幕消息?

    “想啊!”七宝忙不迭的点头:“我这人就好这一口!啥内幕消息?”

    “去年不对,是前年。”我皱了皱眉:“老爷子出差,大概是去了半个月吧,那段时间我记得你还住我家呢,说是陪着我,你还记得这事不?”

    七宝点头,说记得。

    “后来我也问过,他出差的地方,就在湘西龙山。”我低声说:“估计这事就跟易大喜神有关,但老爷子没明说,我昨天还问过他呢,他也是避而不谈。”

    “咋?你知道这里面的内幕啊?”七宝眼睛发亮。

    “闻人菩萨还在店里的时候,他也跟我聊过易大喜神的事,说他前年遇见过劫难,差点没把命丢在山里。”我嘿嘿笑道:“再联系上老爷子出差,你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故事啊?”

    七宝沉默了下去,经过一番冥思苦想,他最终恍然大悟的给出了答案。

    “你是说,老爷子在山里把易大喜神给阴了?”

    “你他你还真是个猪脑子啊!”我气得都笑了:“我是说,这一次劫难,很有可能是老爷子帮他度的。”

    “怪不得沈老爷说他欠自己人情呢!”七宝一拍脑门,笑道:“但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为啥不跟咱们说呢?”

    “不说就有不说的理由,咱也别问了,有机会的话再去了解吧。”我笑道。

    次日清晨,我跟七宝拿着行李,在湖南境内的某个小城落了脚。

    在火车站外面,我们随便找了家小饭馆解决早饭,顺便在那等着七宝的朋友开车过来。

    不得不说,我本以为湖南的风土人情跟四川差异很大,所以在下火车的时候,心里还止不住的好奇,想好好看看湖南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结果一出火车站就纳闷了跟四川也没啥太大的区别啊!

    就在我跟七宝嘀咕的时候,他那朋友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印着英文的牛皮袋子,看上面的标识,里面装的应该是红酒。

    “七宝!哈哈!你总算是舍得来湖南玩了!”

    那人的年纪看着比我们要大,胡子拉碴特邋遢,头发跟个鸡窝差不多,但身上却穿着一套皮衣皮裤,看着比谁都风骚。

    “狗日的,你是刚出去骚完啊?”七宝放下筷子,看见他这一副模样,笑得不行:“又去哪儿放荡了?”

    “瞎说,我这不是放荡,我这是寻找温柔。”那人一脸的淫笑,也不认生,很自然的坐在我身边,看了看我:“这就是沈哥吧?”

    “对,他的年纪比你我都大,叫声哥不亏你。”七宝介绍道。

    “沈哥,我听七宝经常说你,这次可算是见着真人了!”那人一边说着,一边握住我右手,不停的摇晃着。

    “你好啊”

    七宝见我有些尴尬,便介绍了一句:“这是我高中时候认识的哥们,姓张,但你不用喊他名字,跟我一样喊老嫖就行。”

    “老瓢?”我一愣一愣的看着七宝:“啥瓢啊?锅碗瓢盆的瓢?”

    七宝咳嗽了两声,压低嗓子,说,嫖娼的嫖。

    我操。

    老嫖。

    这意思是他老是去嫖??

    “七宝,你说话也忒不客气,跟人介绍哪儿有说外号的?”老嫖很不乐意的看着七宝,又看了我一眼,讪笑道:“我也就那么一个爱好,但身体保准健康,坐在你旁边,希望你别介意啊。”

    听他这么说,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连连摆手,说不介意。

    “你们难得来湖南一趟,我这个当兄弟的,必须尽地主之谊,咱们现在就走,我带你们去好好玩一天!”

    老嫖兴致勃勃的说着,拍了拍胸脯:“你们放心玩!我请客!”

    七宝尴尬一笑,递了支烟给老嫖,把他后面的话给堵住了。

    “那什么,咱们还是聊聊正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