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面子

    我原本以为李青山被诈出来之后,会变得很沮丧,很绝望,很愤怒

    但是在目送我离开的时候,他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还有种说不出的期待,似乎对于自己的未来并没有那么在意。

    他是心如死灰,所以冷静下来,还是彻彻底底的疯了?

    我觉得,应该是后者。

    回到医院的时候,七宝正陪着老爷子吃饭,常龙象还在帮忙招呼着护士换药。

    从气色来说,老爷子比起昨天要好了许多,眼神没那么浑浊了。

    虽然气息不稳甚至可以说有些微弱,但整体看起来,精神劲儿算是缓过来了。

    见我推门走进来,老爷子抬起头看了看我,问,办完事了?

    我点点头,走过去坐下,一看护士推着小车走出去了,我顺手把腰间别着的手枪取下来,递到七宝手里。

    “你没用吧?”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

    “我用它干啥?”我苦笑道:“再说了,我要是当着你舅舅的面用这个,他能放我回来?还不得当场把我给拘了?”

    七宝将手枪收起来,点点头说那倒也是,他舅舅那种嫉恶如仇的性子,要是看见我当着他的面开枪打人,不拘留我也得揍我。

    能安然无恙的回来,那就足以说明我没犯事。

    “你哪来的枪?”老爷子看见这一幕,有些好奇的问我。

    我没吱声,瞥了七宝一眼,不动声色的给出了回答。

    “你个瓜娃子!就晓得带坏老幺!”

    “哎沈老爷!咱们说话得凭良心啊!是他找我要的枪!”七宝哭笑不得的说:“这还是我找朋友买来的,绝对不是黑枪,底子干净不说,还送我两盒子弹!”

    “你那朋友是干嘛的?”老爷子又问。

    七宝讪讪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见状,老爷子叹了口气,也没追问什么,转过头看了我一眼,问我李青山那事结了没。

    “结了。”我笑道:“那畜生心理素质不行,随便一诈,他就开口了。”

    老爷子摇摇头,很无奈的笑了起来:“狗日的,走了大半辈子江湖,老了还得让人骗一次,这小年轻的演技不错。”

    “不说这个了,爷,我们什么时候动身比较合适?”

    “尽快。”

    老爷子说着,止不住的咳嗽了起来,我急忙跑过去帮他顺气,缓了一会,他才继续说:“你的病比我严重得多,要是不抓紧时间把那些尸气除掉,我就算再想救你,也没有妙手回春的法子。”

    “那你这边”我皱了皱眉,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老爷子的自尊心比任何人都要强,但有些话却是不能不说,毕竟再强的自尊心也比不上性命重要。

    我可不想让老爷子因为自尊心栽在这事上。

    “爷,要不然你避一阵?”我试探着问了一句,不敢去看老爷子的眼睛,低着头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在这个节骨眼上,咱们没必要”

    没等我把话说完,老爷子就摇摇头:“不是我不想退,是我不能退。”

    “啥意思?”七宝一愣。

    “在我这个位置,退一步,那是要死人的。”老爷子苦笑道:“退了就是怂了,不管是混绿林的土匪还是走江湖的先生,仇家越多,越不能怂,怂了就等于找死。”

    “为啥?”七宝皱了皱眉:“那帮畜生想要赶尽杀绝?”

    “你想想,如果你是我的仇家,而且不是一般的仇家,是生死大仇,恨不得刨了对方十八辈祖坟的那种”老爷子嘿嘿笑道:“平常你不敢来找我麻烦,因为你知道,我能弄死你,但要是有一天,我受了重伤,之后就躲起来了,你会怎么想?”

    七宝愣了愣,没吱声,但看他的表情,应该是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

    “破鼓万人捶,墙倒众人推,一个两个不怕我,但要是他们联合起来呢?”老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别以为先生的脑子不好使,他们比猴儿都精,有落井下石的机会,他们肯定玩命的上啊。”

    “那你还不躲?”七宝依旧有些担心:“就算你硬撑着留在医院里,那帮牲口还是会找上门啊。”

    “他们不敢动手,你放心吧。”老爷子安慰道。

    七宝没说话,看了我一眼,意思是让我劝劝老爷子。

    毕竟这事的风险太大,能规避一定的风险,那就得尽量规避风险。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出事,这也不能冒险,人命没了,那可就真的没了。

    真的。

    不用七宝说,我也知道这些道理,但是

    “爩鼠跟胖子留下来,七宝跟我去龙山,这样安排没问题吧?”我问老爷子。

    他皱了皱眉,似乎对于我的安排不太满意:“把爩鼠带去,遇见麻烦,它也能帮你们一把。”

    “用不着。”

    我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头也不抬的跟老爷子说,这事不用商量,就这么定了,要是不把爩鼠留下来,那我也不走了。

    听见我这么说,老爷子叹了口气,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胖子,我们这一走,家里可就只能靠你了。”我笑道,很认真的看着常龙象:“遇见解决不了的麻烦,你就带着老爷子撤,用不着听他的意见。”

    常龙象嗯了一声,说我心里有数,你们放心的去吧。

    “老子还没死呢!”老爷子不乐意了,骂骂咧咧的说:“能不能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我跟七宝面面相觑了一阵,异口同声的说。

    “不能。”

    没等老爷子再说什么,我拽着七宝就跑,嘴里只喊了一句“自己保重”,之后就带他闯出了病房门。

    跑到楼下,七宝递了支烟给我,跟着我一块喘着粗气。

    “妈的,你跑这么快干啥?”七宝擦了擦汗,很郁闷的看着我:“忙着投胎啊?”

    “怕老爷子反悔呗。”我接过烟,越发熟悉的给自己点上,猛抽了两口,感觉气顺了许多:“他想让爩鼠跟着咱们走,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让常龙象也跟着。”

    “我知道。”七宝笑了笑:“沈老爷就是怕咱们遇见麻烦,但他也不想想,现在是谁的麻烦比较大。”

    我点点头,心不在焉的带着七宝往医院外面走,没感觉紧张,反而有些茫然。

    原来我们办事都是为了帮别人,都是为了赚钱。

    但是现在却是帮自己,是在救自己的命,这反差确实挺大的

    “其实你有别的办法吧?”

    七宝冷不丁的开了口,问我:“沈老爷这事,你应该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但你没提出来,为什么?”

    “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避战再战。”我头也不回的说道:“先示弱躲起来,休养生息一段时间,等身体恢复过来了,再去找那些冒头闹腾的畜生,只需要杀鸡儆猴,保准他们谁也不敢再蹦跶。”

    “躲起来?”七宝一愣:“就这么简单?”

    “外人觉得你躲起来是怂,但要是换个说法呢?”我反问道:“找行里人吹吹风,就说老爷子坐不住了,想干掉几个老是想找他麻烦的牲口你知道钓鱼执法吧?”

    “我操”七宝嘀咕了起来:“你狗日的够阴险咋不跟沈老爷说这法子呢?”

    “他好面子,抹不开面。”我叹道:“如果他能听我这个法子,并且照着我这个法子办事,那他就不是行里的活阎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