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诈

    “吃东西?你个龟儿子还他妈想吃东西?!”

    冯振国气得都笑起来了,指着李青山鼻子问他:“饭菜没有,厕所里有屎,你吃不?”

    “说话别这么不客气啊。”李青山叹道:“好歹咱们的关系还处得不错,君子相交还不出恶言呢,骂起来多难听?”

    “这还叫处的不错?!!你他娘的骗了我们所有人!!我他妈”

    冯振国还是第一次在我面前失态成这样,估计他是气得不轻,骂街都算是客气的。

    要是我没在这儿,搞不好冯振国还得揍他一顿。

    “这事算是认了吧?”我问冯振国。

    冯振国点点头,算是认了。

    “之后怎么处理?”我好奇的问了句:“枪毙还是?”

    “这个不是我说了算的,还得相关部门来做检查,如果他有精神病,那么这事”冯振国一皱眉:“不好办。”

    听见我们在谈论他自己的未来,李青山显得很是淡定。

    他双手背在脑后,叼着烟嘴,笑眯眯的看着我们说:“有啥不好办的,送我去精神病院呗,像是我这样的人可枪毙不了,你心里也清楚吧?”

    冯振国一拍桌子,正准备骂几句,我连忙把他给拽住。

    “送他去精神病院比枪毙要强。”我笑着安慰道,看了李青山一眼,不动声色的说:“精神病院的日子可不好过,如果他下半辈子都待在那里面,肯定是生不如死,给他一颗枪子太便宜他了。”

    “嘿,好死不如赖活着,有啥子生不如死的?”李青山反问我。

    “既然你这么想杀人,你事先就没想过吗?”我问李青山:“自己犯了事被抓住,除开枪毙之外,被判定成精神病后会落个什么下场?想过没?”

    李青山摇摇头,很好奇的看着我,说愿闻其详。

    “像是你这样的重刑犯被判定成精神病,你进了院里,第一件事就是给你上安全服。”

    我递了支烟给他,之后又给自己点上,笑呵呵的抽了两口,忽然感觉到了七宝他们说的那种享受。

    “什么安全服?”李青山有些摸不着头脑,对于精神病院的事,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了解。

    “安全服又叫约束衣,穿在身上,就跟裹了一层厚帆布差不多,从头到脚都动不了,只能躺着。”我笑道:“行为被约束管制,时不时的还得吃点药,你进去最多两年,肯定会变得比现在还疯。”

    “无所谓,不死就行。”李青山耸了耸肩。

    “要是你进去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出来。”冯振国咬着牙说:“就你这德行,出来了铁定要报复社会。”

    李青山不置可否的笑笑,也没承认,也没否认。

    “我兄弟还跟你说什么了?”李青山没搭理冯振国,直接问我。

    “他说你是个畜生,还说你是个牲口,还说”我笑着耸耸肩:“反正都是骂你的,你就别问了。”

    “这些话它都跟我说过,我杀自己爸妈的时候,它还劝我来着”李青山叹了口气。

    听见这一番话,别说是我了,连冯振国都是一愣,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情况。

    李青山不是说了不能跟那张脸沟通吗??

    怎么听他这意思,他好像能跟那张脸交流呢?!

    “你能跟那张脸说话??”我忍不住问了句。

    但也就是在问出口的那瞬间,我表情僵住了,心里猛地一跳。

    “你什么意思?”李青山也愣了愣,随后就皱起了眉头,脸上的笑容全都不见了,很疑惑的看着我:“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冯振国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了看我,表情有些诧异。

    “没啥意思。”我尴尬的笑着,摸了摸鼻子:“其实吧,从头到尾你兄弟都没跟我说话,我是诈你的。”

    没错。

    我是诈你的。

    现在你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哪怕我暴露了,那也是无所谓的事。

    最开始我就跟冯振国聊过,也就是在接这活儿的第一天,我跟他说,我只负责帮他了解真相,至于其他的事,我一概不负责。

    既然李青山兄弟的魂魄找不来了,那我钓鱼执法这也没啥问题吧?

    “你说什么?”

    李青山一愣一愣的看着我,又看了看冯振国,腮帮子上的肌肉不停跳动着。

    “你他妈是诈我的?!”

    “对啊。”我点点头,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这事说明白了:“你兄弟的魂魄让人拘走了,脸也没留下,那边找不到线索,我不就只能找你了吗?”

    话音一落,我把打火机递给李青山,安慰道:“抽根烟消消火吧,别生气,生气了可就没意思了。”

    李青山接过打火机,连犹豫的意思都没,抬手就冲我脸上砸了过来。

    只不过他动作太大也太明显,我一歪头,轻轻松松的躲开了。

    看李青山的手劲,应该是牟足了劲才砸的,我闪开之后,打火机砸在墙上,砰地一声就爆了。

    偷袭没得手,李青山算是彻底急眼了,往前一扑,伸出手来就想掐我脖子。

    那表情凶狠的比起山里的野豺狗都不差!

    “你他妈的!!姓沈的!!你敢跟我玩阴的?!!”李青山疯狂的嘶吼着,要不是有冯振国在旁边按着他,搞不好他还真能得手,扑的比狗还快!

    “玩阴的?”

    我问道,慢慢站了起来,右手握着椅子,看了看李青山。

    “你骗了所有人,欺骗了所有想帮你的人,当然,这点我不跟你算,也懒得跟你算,只能说我们智商低,被你个狗日的给阴了。”

    “但要不是因为你,老爷子也不会伤成那样你他妈的”

    “小沈!!”

    忽然间,冯振国冲我大吼了一声,眼神里满是提醒跟警告。

    “咋?”我一愣。

    “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冯振国说着,放低了声音,似乎是害怕刺激到我:“那玩意在这儿不能见光,你别给自己找事,玩大了谁也兜不住你。”

    听见冯振国这话,我点点头,从善如流的把椅子放了下来。

    “我说的是你左手拿着的东西。”

    冯振国一字一句的说道,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收起来,别闹了,这地方要是见了火,你得倒大霉!”

    “我没想用这个,你别误会啊,我都不会用,七宝都没教我呢”

    我解释着,把手枪别回了腰后,很无奈的说:“刚才坐久了,硌着难受,我就是拿出来换个姿势”

    “最好是这样。”

    冯振国一只手死死的按着李青山,一只手拿起手铐,把李青山给铐了回去。

    等李青山坐回原位,我们也随之坐了回去。

    让我意外的是,他看我的眼神,跟先前有点不一样了。

    没有愤怒,没有仇恨,而是有种说不出的开心。

    “挺像啊。”李青山瞪大了眼睛,往前凑着身子,似乎是想在我脸上找什么:“你刚才是真想杀了我,我能看出来,你那眼神就跟我杀猫杀狗之前一样”

    “我跟你不一样,别给自己贴金。”

    “不不不!真的一样!”

    李青山盯着我,左看看,右看看,毫无预兆的大笑了起来,疯疯癫癫的说:“如果我被判进精神病院了,我肯定等着你,搞不好咱们还能住双人间呢!”

    “不会有那一天的。”

    我耸了耸肩,想起重伤在床的老爷子,我只觉得有点头疼。

    看见李青山我就觉得头疼,这狗日的

    “会有的。”李青山很肯定的说道,无比自信:“我看人不会错,你迟早也得进来。”

    “你最好祈祷你看错了。”

    我说着,把桌上的烟盒收起来,拍了拍衣服,站直了身。

    “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脑袋拧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