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天生的怪物

    毫不夸张的说,李青山表情变化之快,比变脸都要绝。

    坐回去之后,他很淡定的找冯振国,要了根烟抽,表情很无所谓。

    冯振国当时都傻眼了,脑子直接死机,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李青山找他要烟抽,冯振国也傻乎乎的拿烟给他,顺带着还帮他点上了。

    “你杀你父母,你他娘的不亏心吗?”

    此时,我心里确实有些激动,因为从头到尾我都只是诈他,至于诈失败之后会怎么样,这个就不是我考虑的问题了,起码当时我没想考虑。

    像是诈李青山这样的人,那就不能一步步的来,必须下狠药。

    直接不给他反驳的机会,任由他再怎么说,自己也要坚定立场,顺带着再装出一副冷嘲热讽的口气,把他给骗住。

    只要让他绝望了,那就有很大的几率能把话套出来。

    当然了,也有一定失败的几率。

    如果李青山的心理素质再强点,能跟他演技一样强,那么撑到最后,肯定是以我赔礼道歉为结局。

    但是现在局势变得如我所想那般发展了李青山真的认了?!何息公真没骗我?!!李青山家人还真是他自己杀的?!!

    “这是怎么回事?”冯振国问道,没再看我,死死盯着李青山:“你为什么杀你爸妈?”

    不得不说,冯振国的心理素质倒是不错,没一会就反应过来了,语气也变得正常了许多。

    李青山抬头看了看他,也只是笑,不说话。

    “说话!!”冯振国大吼道。

    这一嗓子吼出来,李青山倒是没被吓住,我反而被吓了一哆嗦。

    “人嘛,总有死的一天,你们说对不?”李青山笑呵呵的问道,看了冯振国一眼,说:“想听我说这事,那就把我手铐解开,铐着我难受。”

    冯振国一拍桌子,正准备骂什么,我便帮着劝了一句:“解开呗,他又跑不了,怕啥?”

    闻言,冯振国咬了咬牙,说,行。

    两分钟后,李青山就没有任何束缚了,一边揉着手腕,一边坐在我们正对面,笑呵呵的看着我跟冯振国。

    “能给支烟么?”李青山问。

    “别得寸进尺,赶紧说!”冯振国喝道。

    我笑了笑,随手把兜里的烟盒丢了过去,示意让他自己拿。

    李青山倒是不客气,自顾自的拿出烟来点上,抽了两口,笑眯眯的跟我说:“我就爱跟你这样的人说话,你们有啥想问的,直接问吧。”

    “还是那个问题。”我耸了耸肩:“你为啥杀你爹妈?”

    “我爹妈又不是你们爹妈,我杀了就杀了,你们管那么多干啥?”李青山叼着烟,哈的一声笑了出来:“你们的好奇心够重的啊!”

    还没等冯振国说话,我就先一步点点头,说,确实,我们确实好奇这事。

    “其实呢,我觉得自己天生就跟别人不一样,真的”

    李青山说着,抬起手来,摸了摸后脑勺上的纱布,满脸的回味。

    “我觉得自己不是凡人,应该是下界来的恶鬼。”

    “你他妈看多了吧?”冯振国气得都开始骂街了:“蒲松龄是你爹啊?”

    李青山一愣,瞬间就换了副表情,很认真的看着我们:“你们不信?”

    “信,你继续说吧。”我点点头。

    “对嘛!信我!我才愿意跟你们聊啊!”李青山哈哈大笑道:“我就觉得自己不是俗人!所以我看什么都不顺眼!早就想杀人了!”

    听到这里,我真觉得李青山是疯到家了,或是说他确实是有精神病

    “我听别人说,你原来还虐杀过小动物?”我不动声色的问道。

    “杀过。”李青山叹了口气,被烟雾遮掩的脸上,满是无奈:“其实我觉得它们是无辜的,就是因为杀人犯法,我不敢杀人,所以它们才会死在我手上。”

    “你有病啊?”我忍不住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它们无辜你还杀?”

    “嘿,沈哥,你这话就有点不讲道理了啊。”李青山嘿嘿笑了起来,问我:“有的人喜欢吃肉,被吃的动物无辜吗?”

    “那是吃。”我皱了皱眉:“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所以才会”

    李青山冷笑了一声:“虚伪。”

    “为了吃而杀,不一样是为了满足自己吗?”李青山怪笑道:“你们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食欲,我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也能算是食欲吧?”

    冯振国瞥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复杂,估计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

    “我的**,是能靠着那些食物吃饱的,但我的精神不行,它一直都饿着呢。”李青山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无奈道:“只有杀一些东西,我这里才能舒服一点,像是吃饱了,有时候我还能听见它打嗝。”

    “继续说。”我往后靠了靠,将后背贴在了椅背上。

    说真的,看见李青山脸上的这种笑容,我感觉很不舒服,倒不是恶心跟厌恶,可以说是另外一种害怕,只想跟他拉开距离,不想靠他太近。

    “我第一次杀的东西好像是隔壁家的狗那是我十岁还是十一岁的时候”李青山喃喃道,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脸上全是回忆:“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精神会饿说起来都是巧合啊”

    冯振国也没说话了,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这个疯子。

    “那天,我家楼下来了个磨刀匠,我爸妈就让我拿家里的菜刀下去磨,结果一出门,那条狗扑过来就想咬我”李青山叹了口气:“可能是下意识的反应,我回手一刀就把它脖子砍断了”

    说到这里,李青山怪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其实我觉得那菜刀不用磨,挺锋利的。”

    “杀了那条狗,我觉得特别舒服,不是那种报仇的舒服,是像你们饿了半天,终于吃了顿饱饭那种舒服!”

    “我当时也有点迷糊,砍完它脖子,我就拿菜刀剁它脑袋,脑浆子飞得到处都是,你们是不知道啊,那种”

    “说正题。”我提醒道:“你要是想感慨,你可以晚点再感慨,咱们先谈正事。”

    李青山一拍脑袋,像是刚回过神来:“哎对!差点忘了这茬!”

    “你爸妈跟你有仇吗?”冯振国问:“你为什么要动手?就因为你的精神饿?”

    “不是。”李青山摇头:“这是个意外。”

    “怎么说?”冯振国急忙问。

    “在他们之前,我没杀过人,其实其实有一次差点就杀了!”李青山说到这里,也有了种悔不该当初的味道,不停的摇着头苦叹:“那小女孩跑得太快了,我刚把刀子掏出来,还没往她身上划呢,一个没按住,那小姑娘就跑了,路上的人还特别多,我也不好追,真他妈的”

    “有这事?”我一愣,看了冯振国一眼。

    “什么时候的事了?”冯振国问。

    李青山挠了挠头,说,三四年前吧,在县城里,不在成都。

    “打那之后你就没害过别人?”冯振国问道。

    “害没害过,你问他不就知道了?”李青山笑道,指了指我:“既然我的那个兄弟都招了,肯定什么事都跟他说了,问他比问我强啊。”

    我摇摇头,说这事还真不知道。

    “这样啊”李青山摸了摸下巴,忽然笑了出来:“可能它也想不起来了吧,打那事过后,我确实没对别人下过手,我懂法啊,所以我也怕啊,这种事逮住就是枪毙,所以我再怎么饿也”

    说着,李青山长长的叹了口气,颇有种无奈的感觉。

    “我也不想我爸妈死,真的,但他们会死,也只能怪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