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真面目

    冯振国来医院看望老爷子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距离天亮也差不了多久。

    他似乎是害怕把老爷子吵醒,一进门来,也是轻手轻脚的。

    当时只有我是醒着的,七宝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常龙象跟老爷子也是如此,睡得都开始打呼噜了。

    冯振国见我在看他,便冲我招了招手,轻手轻脚的又退了出去。

    “不好意思啊小沈,那边实在是脱不开身,我忙完手里的事都没敢休息,连夜就来医院看你们了”冯振国跟我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是惭愧,到没有敷衍的意思,额头上全是急出来的热汗。

    天知道他晚上干嘛去了,衬衣基本都湿透了,看着像是汗水打湿的,凑近了一闻,扑鼻而来的就是汗味。

    “冯叔,你说这话可就客气了啊。”我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要不咱们去楼下坐坐?这里面闷得慌,感觉不通风啊。”

    “行!”

    在住院部大门外,冯振国倒也不客气,随手捡起一张报纸,垫着屁股就坐在了台阶上。

    我蹲在他身边没坐下,递了支烟给他,然后自己点了一支。

    “会抽烟了?”冯振国一愣,随后皱起眉头,像是训斥后辈那样骂了句:“好的不学坏的学!是不是七宝那瓜娃子教你的?!”

    “没,身体不舒服,抽根烟缓缓。”我笑道,岔开了话题:“李青山那边是什么情况?”

    “在拘留所里关着呢。”冯振国叹了口气,说起这事来,估计他也头疼得不行:“我都想不明白了,这小子没事跑什么?他说他是被鬼上身了,所以才莫名其妙的跑了狗日的!非得在这时候跑!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听见这话,我也只是笑,什么也没说。

    冯振国越说越气,到最后都骂起来了,看他那样,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您觉得他是鬼上身?”我叼着烟,侧着头看了他一眼。

    冯振国一愣:“难道不是?”

    我笑着耸了耸肩,转开话题,问他,现在几点了?

    对于我的避而不答,冯振国显得有些诧异,但也没追问我,看了看手表说快六点了。

    “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带我去见李青山一面吗?”我问道。

    “现在?”冯振国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我会提这个要求。

    我点点头,说,现在。

    坐上冯振国开来的警车,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有点困了。

    明明在医院里熬了一宿都没觉得疲倦,但是现在

    “还有多久能到?”我哈欠连天的问道。

    “现在没堵车,最多半小时就能到了。”冯振国笑着,从后面拿出来一瓶矿泉水递给我:“喝点水吧,你嘴唇都干裂成这样了,看着难受人。”

    我感激的点点头,连忙道谢。

    “你们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冯振国一边开着车,一边装作不经意的问我:“我发现你对李青山这事的感觉有点微妙啊。”

    “知道一点,但不敢确定。”我叹道。

    冯振国沉默了下去,点上支烟,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

    “这次就你一个人跟李青山见面?”

    他问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明显有些疑惑,还有种试探的感觉藏在里面。

    我拿着矿泉水喝了几口,点点头,说只有我自己就够了。

    “要是让常龙象他们跟着去,我怕李青山小命不保。”我笑道。

    “啥意思?”冯振国一愣。

    “等见了面你就知道了。”我耸了耸肩。

    李青山的待遇比我想象的要好,至少他在拘留所里还有单人间住着,跟我见面的时候,嘴里还叼着半根烟。

    看见我的时候,他倒是没觉得诧异,稍微愣了一下,随即就露出了以往的那种笑容。

    自然,坦然,亲切。

    “我操你祖宗”我坐在他面前,强忍着弄死他的冲动,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你他娘的还是人吗?!!”

    冯振国左看看,右看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你骂他干啥子?”冯振国有些纳闷的问我,又看了李青山一眼,试探着问道:“你得罪他了?”

    “没有啊!”李青山也是一脸的茫然,不知道是装出来的,还是本来就是这样:“我都不知道他为啥骂我!我也纳闷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动手的冲动,找冯振国要了支烟。

    “你兄弟的魂魄,我已经找到了。”我抽着烟,不动声色的说道,目光没有任何移动,紧盯着李青山的双眼:“你家的事,我也差不多弄明白了。”

    李青山笑了起来,表情很是坦然,不露半点破绽,问我明白什么了?

    “你兄弟说了,人不是它杀的,是你杀的。”我气定神闲的看着李青山,语气很是肯定,压根就不给李青山反驳的机会:“你压根就没有精神病,也没有鬼上身,只是单纯的杀了自己父母而已你个畜生。”

    听见我这一番话,李青山还没来得及反驳,冯振国就炸庙了。

    冯振国完全想不到我会这么说,或是说事实会是这样

    “小沈!你真的调查清楚了?!”冯振国似乎还是不敢相信,将信将疑的看着我,又看了看李青山,语气越发诧异:“真的不是鬼上身??”

    “沈哥!咱们无冤无仇!你没必要这么陷害我吧?!”李青山也有些慌乱了,急得眼泪差点没掉下来,不知道是不是装的,反正看着确实像那回事。

    看见他这副手忙脚乱的样子,说实话,我都有点怀疑何息公他们是不是骗我。

    如果李青山是装的,那他这种演技完全可以去当演员了,确实是不露半点破绽。

    但话又说回来何息公有必要骗我们吗?

    可能是我太过于单纯,也可能是我彻底迷茫了,不管怎么说比起李青山而言,我更愿意相信何息公。

    “李青山,你兄弟说了,你对你父母的怨气很大。”我皱了皱眉,继续诈着他:“他们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有必要把事弄得这么绝吗?”

    “沈哥!!我真没做啊!!”李青山大吼着,眼泪都流了下来,要不是有手铐制住他,恐怕这小子都得蹦起来跟我辩论了。

    “你兄弟说你很会装,我觉得他没说错”我叹了口气:“姓李的,我开始也信你,但是你兄弟的话我不能不信”

    “你信他不信我?!!”李青山红着眼冲我吼道,那种表情,简直就是绝望到极点才能显露出来的表情:“你愿意相信那个怪物?!!”

    “小李!冷静点!”冯振国大喝道。

    话音一落,冯振国转过头来,深深看了我一眼,表情说不出的复杂。

    “这事你真的确定下来了?”

    “如果我没有确定的话,我就没有必要自己一个人来,七宝他们还想跟着来呢”我笑了笑:“它不是怪物,这个畜生,才是怪物。”

    李青山瞪大了眼睛,又是绝望又是悲愤的看着我,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着,说话的声音,几乎每一个字都在颤抖。

    “我爸妈就死在我面前那是我在这世上仅有的亲人”

    “我不知道你是处于什么居心你他妈的!!!我怎么可能杀了自己爹妈?!!你是不是想要帮那个怪物脱罪?!!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当时我的心脏猛跳了几下,看着李青山,只觉得有些摸不准了。

    难不成他真是被冤枉的?

    “我不想跟你争论什么,我也不会再帮你脱罪了,你现在唯一求生的机会,就是国家判定你是精神病,但我告诉你,精神病是装不出来的”

    我往前凑了凑身子,低声跟李青山说。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畜生,你兄弟也恨你,他说了,你要是死了,他会很开心的。”

    李青山一愣,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

    “哦,这样啊。”

    李青山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点点头,很淡定的坐了回去。

    “那我就不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