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救星

    七宝可能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常龙象也是。

    别说是我了,任谁都能从他们脸上看出来,那种发自内心的慌乱是掩饰不住的。

    “哥!沈爷爷一定有办法救你!咱们先回去!看看他咋说!”常龙象着急忙慌的问我,拽着我手臂就要带我回病房,似乎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老爷子身上了。

    与常龙象相比,七宝就要冷静许多,狠狠的抽了几口烟,咬着牙问我:“有办法吗?”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啥意思?”七宝一愣。

    我把烟头丢在地上,轻轻踩了踩,说,老爷子想了一个办法,但成功率很低,能不能救我还是一回事,要是把控不好,这个办法很有可能会杀了我。

    “目前来说,这些蛊气还杀不了我,真正对我造成威胁的,是源源不断从肉身里散出来的尸气”我叹道:“这种尸气是随着蛊气而生的,蛊气只能压制住它,但灭不掉它,如果不加以控制,可能要不了多久,这些尸气就能把我变成真正的死人。”

    “尸气对你肉身造成的影响肉身蛊修复不了?”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

    “能修复,但修复速度远不及它的破坏速度。”我无奈的摊了摊手:“所以我必须找人把这些尸气给除掉,如果能彻底压制住它,让它不在我肉身里继续繁衍,那后面的事可就好办多了。”

    一听这话,七宝跟常龙象都松了口气,脸上满是庆幸。

    “既然这些尸气能找人压制,那就没啥问题了,沈老爷肯定能搞定!”七宝笑道,似乎还怕我担心,拍了拍我肩膀说:“他可是行里的泰山北斗啊,要是连他都压不住这些尸气,那就真的没人”

    我看了七宝一眼,说,压不住。

    “逗我呢??”七宝很明显是不相信我的话,估计是认为我在跟他开玩笑,没好气的推了我两下:“能有沈老爷搞不定的事?开玩笑呢?”

    我笑了笑,把头低了下去。

    “如果老爷子什么事都能搞定,他就不会躺在病床上了。”

    七宝叹了口气,又递了支烟给我,帮我点上。

    “老沈,你们到底是遇见什么麻烦了?沈老爷是被谁送进来的?”

    “何息公。”我苦笑道:“但有些话还是得说明白了,不是我维护老爷子,是这一次他栽的太冤枉了!”

    就老爷子自己说,他跟何息公斗法的胜算应该在五成,不会比这个多,有可能会比这个少。

    但要是他铁了心想跑,何息公也拦不住他,起码不会把他伤成这样。

    “中埋伏了。”我说着,把烟点上,抽了两口:“老爷子是降门术士,他最擅长的就是害人,所以在跟活人斗法的时候,他的胜算一般都是挺高的,就算胜不了,保证自己能抽身而退也是轻轻松松的事”

    “何息公是哪门的先生?”七宝问。

    “说不准,老爷子也没摸出底来,但凭感觉来说应该是道家的先生。”我摇摇头:“何息公撞见老爷子的时候正在炼尸,脚底下踩着的就是阵眼,听说还通了地气,是在借助三尺黄土下的地气炼尸”

    “啥尸啊?”常龙象好奇的问。

    “不知道,但那具尸首没有脸,看着像是被人用刀削过的,跟砧板差不多平,上面还有几个大窟窿”我如实说道,想起老爷子跟我聊的那些话,只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了:“之所以何息公要偷走李青山的脸,就是想借着那张脸来炼尸。”

    “尸首没脸,他又来偷脸”七宝愣了一下,应该是想到什么了,急忙问我:“难道他是想把那张脸安在尸首上?!”

    “猜对了。”我点点头,又看了常龙象一眼,说:“何息公走的时候,不是有一高一矮两个人从树林里走出来吗?高的那个,就是他刚炼出来的尸首。”

    “我操”

    “反正吧,他是把尸首炼成了,老爷子给他下降的时候,恰巧就在尸首刚炼成的时候。”我叹了口气:“要说老爷子也是倒霉,降气刚施出去,就让地气给抵回来了,还没等他来得及反应呢,那尸首就起尸了,直接掐着他脖子玩近身战啊”

    “二打一?”七宝问。

    “对,二打一。”我点头:“何息公加上那一具尸首,把老爷子打成重伤了,但没要老爷子的命,这点我得谢谢他。”

    “妈的!!二打一?!!”七宝站了起来,满脸的愤怒:“这他妈太下作了吧?!有种就单挑啊!!对一个老头也能下死手?!我非得”

    “别。”我摇摇头:“这事只能这么算了,老爷子说死了,不准咱们去报复,这次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也不能再提。”

    “为什么?!”七宝问我。

    “因为他放了老爷子跟我一马,还因为他救了我一命。”我苦笑道,垂在椅子边上的右手,已经紧握成拳头,但却不敢让七宝他们看见:“何息公有多厉害我不敢说,但他的眼力确实在老爷子之上。”

    “啥眼力?”七宝问。

    “如果不是他看出来我体内有尸气,如果不是他看出来那些蛊气太过于活跃”我咬了咬牙:“等老爷子看出来的时候,可能一切都晚了”

    七宝没说话,默默的坐了回来,脸上的表情也无比复杂。

    “不说这个了,七宝,你找冯叔安排一下,让人看着点老爷子。”我说着,拍了常龙象一把:“你也是,留下来,好好保护他。”

    “你要去哪儿?”常龙象问。

    “找人除尸气啊。”我无奈道:“老爷子说了,隔行如隔山,像是这么奇特的尸气,他确实想不到办法来压制,只能去找行里的能人搭把手了。”

    “找谁啊?谁有这么大的本事?”七宝皱着眉问我。

    我想了想,说,湘西的易大喜神。

    “易大喜神?就是沈老爷说的那个赶尸的那个??”七宝一愣。

    我点点头,对,就是他。

    “易大喜神修的是湘西五门术法,不光是擅长控尸那么简单,只要是跟尸字沾边的,就没有他办不成的。”我叹道:“如果连他都压不住这些尸气,那这事就难办了。”

    “他会帮忙吧?”七宝试探着问道,语气有些担忧:“沈老爷在行里树敌挺多的,要是那人不帮”

    我挠了挠头,说这事应该靠谱,老爷子说了,易大喜神是个善人,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交情。

    “那我去买票吧,咱们坐火车去湘西,这样还能快点!”

    “我呢?”常龙象指了指自己:“我留下来保护沈爷爷是吧?”

    “对,你的担子不比我们轻,更何况你还有伤呢!”七宝倒是想得明白,笑着看了常龙象一眼:“一边养伤,一边保护沈老爷,那还不是美滋滋?”

    常龙象憨笑着点点头,说行,你们安排吧。

    “老爷子在行里的仇家不少,我们这一走,再加上老爷子重伤入院,可能有些疯狗就得找上门来了,所以”

    “放心吧哥,有我在,天塌下来我也会拼命顶着的。”常龙象很认真的说道,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想要动老爷子,那就得先过我这一关!”

    “那些仇家真会找过来?”七宝问。

    “有可能。”

    我说道,抬头看了看天,没看见星星,也没有月亮。

    “他们像是疯狗,也像是鲨鱼,闻见血腥味,就会成群结队的顺着游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