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危险的状况

    将老爷子送进医院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

    也许是伤得太重了,老爷子刚被抬进医院就陷入了昏迷,直到夜里都没能醒过来。

    由于常龙象跟张三动手的时候受了伤,所以这次他算是陪着老爷子住院了。

    说是住院,可折了几根骨头的他看起来比我都有活力,半躺在床上精神得不行。

    “哥,咱们啥时候去报仇啊?”

    “以后吧。”

    我坐在老爷子床边,看着窗外的槐树发着呆,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常龙象聊着:“冯叔啥时候过来?那公安是怎么跟你说的?”

    “李青山已经被他们逮住了,关押在拘留所里呢,冯叔好像有急事去办,得晚点才能过来。”

    “这样啊”我点点头:“七宝是不是知道咱们受伤的事了?”

    “估计是冯叔跟他说的。”常龙象叹道:“听冯叔说,宝哥已经往成都这边赶了,估计后半夜能到医院来。”

    话音一落,常龙象很无奈的摇摇头。

    “冯叔这嘴也是够大的,跟宝哥说个什么劲儿啊,让他担心不说,还把咱的面子丢了”

    我没吱声,靠着床头柜,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狗日的”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不光是我,连常龙象都激动得从床上跳下来了。

    “爷你醒了?!”

    老爷子没搭理我,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像是在发呆,过了会才喃喃道:“饿死老子了”

    “哥!要叫医生不?!”常龙象忙不迭的问我。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老爷子就摇了摇头,说别叫,让他自个儿歇会儿。

    “那我给你弄点吃的吧?”常龙象试探着问道。

    老爷子摇摇头,侧过脸,看了看我,眼神里满是内疚。

    “爷,别这么看我,这事又不怨你。”我安慰道,笑得很是轻松:“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听见这话,老爷子的眼睛忽然红了起来。

    真的,自打我懂事以来,我没见老爷子红过眼。

    在我的记忆之中,他一直都属于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主儿,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在行里混出个活阎王的外号。

    但是在这时候,他说着说着,老眼里忽然就浑浊了起来,眼泪没流出来,只停在眼眶里,看着比流出来了还难受。

    “咋了??”常龙象还不知道在山上的事,一脸迷茫的看着我们:“你们说啥呢??”

    老爷子颤抖着想要将手抬起来,但他已经没了力气,刚把手臂抬起离开床,下一秒又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明天明天你就出发”老爷子颤颤巍巍的说道:“姓易的认识我他肯定会帮你这个忙”

    “您就别操心了,这事我心里有谱,我会”

    没等我把话说完,只听病房门吱嘎响了一声,七宝的半个脑袋,突然从外面探了进来。

    他似乎是怕闹醒病房里的人,开门的动作很轻,没敢一下子把门推开。

    看见我们都是醒着的,七宝这才敢推门走进来,满头大汗的样子颇为狼狈。

    “沈老爷!你现在感觉咋样啊??有哪儿不舒服吗??”

    七宝几步走到床边,端起床头柜上的茶缸就喝了起来,看样子是渴得不行,喝完了一擦嘴,这才问常龙象:“胖子,听说你也受伤了,没事吧?”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吗?”常龙象嘿嘿笑道,举起胳膊,拍了拍自己的肱二头肌:“睡一觉就恢复得差不多了,断几根骨头而已,养个十天半月的就行。”

    “那就行。”七宝笑了起来,看了老爷子一眼,低声问:“想喝酒不?这次我赶回来可带了不少好酒呢,都是老领导家里私藏的!”

    老爷子愣了一下,笑着点点头,没说什么。

    看见他这副反应,七宝皱了皱眉,似乎是疑惑了起来,又看了看我。

    “爷,我们下楼吹吹风,你先歇着吧。”

    听见我这话,老爷子嗯了一声,点点头说好。

    在这个过程中,常龙象跟七宝都没有多问,默默的跟着我下了楼。

    住院部外面就是个小花园,平常在这里抽烟吹风的病人都不少,但现在时间晚了,顶着冷风还出来溜达的,也就只有我们仨。

    七宝拿出烟来点上,又递给常龙象一支,但被我中途截下来了。

    “火机。”我招招手。

    七宝倒是没拒绝,随手把火机递给我,很惊讶的看着我,学会抽烟了?这进展够快的啊!

    在看见我把烟雾吸进肺里,之后缓缓吐出来,并且中途不咳嗽一声,七宝更惊讶了。

    “几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七宝喃喃道:“你个狗日的也学会抽烟了这世上还有啥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快死了。”我低声道。

    说着,我又吸了口烟,只觉得一点感觉都没。

    不像是原来那样会被烟雾呛得咳嗽,也没有七宝他们说的那种舒坦,跟正常呼吸的感觉差不多。

    “啥?”七宝似乎没听清:“谁要死?”

    我抽了口烟,抬头看了看他跟常龙象,说,我。

    “你被人打傻了?”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又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额头,很疑惑的看着常龙象:“他不会发烧了吧?”

    常龙象没说话,表情很是难看。

    这胖子只是看着憨厚,实际上脑子不少,甚至可以说比普通人都要好使,结合上老爷子那些表现来看他应该是猜出来什么了。

    “七宝,胖子,你们看。”

    我说着,把嘴张开,露出了布满窟窿的牙龈,虽然上面都冒出白尖来了,但牙龈上还是酸胀得不行。

    看见这一幕,七宝跟常龙象都沉默了下去,谁也没再说话。

    “爩鼠从地下带出来的那本葬人经里,有一种蛊术叫肉身蛊,我练的就是这玩意儿,你们应该知道”我笑了笑,狠狠的抽了口烟,感觉脑子越来越冷静了:“这种蛊术分几层境界,我现在修到了第二层,也就是葬人经里所说的升阳身。”

    七宝他们点点头,没插嘴,安安静静的听着。

    “这种蛊术最厉害的地方,其实就是增强活人肉身的修复力。”我说着,把右手伸出来,示意让七宝他们看:“我起阵施法的时候,大多都要借助脉门血,这地方都不知道挨了多少刀了,现在连疤都没留,你们应该也知道,肉身蛊的效力有多大”

    “这跟你死有啥关系吗?”七宝忍不住问道。

    “肉身蛊的活性大过头了。”我苦笑道。

    七宝一愣,没明白我的意思,常龙象更是一头雾水,很迷茫的看着我,等我继续往下说。

    “我跟老爷子都没想到会这样肉身蛊的蛊气根本就压不住哪怕我没有受伤它还是在持续不断的修复我的肉身不对!”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顿了一下,急忙改口:“是在改造我的肉身!”

    “改造?”七宝试探着问我:“这样不好吗?我感觉你现在比原来强啊!”

    “如果我的底子厚,练过几十年的武,那肯定没什么问题,但我原来是啥样的,你们心里还没数吗?”我笑道:“往好听的说,我这是书生的体质,往不好听的说,用废柴来形容都不过分。”

    “那你的意思是”

    “蛊气太过于强盛,我的肉身负荷不了,短则一个月,长则半年,我肯定会被这些蛊气害死”

    我说着,把手伸进嘴里,轻轻一掰,刚长出来的小乳牙,就这么掉了出来。

    看着我手指上的血迹,七宝跟常龙象都不吱声了。

    “肉身承受不了蛊气就会陷入崩溃,崩溃既是消亡”我喃喃道:“肉身亡则生尸气,可以说我现在已经死了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