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威胁

    何息公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的杀意任谁都能感觉到。

    他说要弄死我,这话绝不是在开玩笑,我相信他能做得出来,所以在这时,我也没了别的选择,很明智的松开匕首,双手缓缓举起,表示自己不敢乱来。

    在何息公的指引下,我缓缓转过了身去,这过程中,我转身的速度不快不慢,保持在一个匀速上,生怕引起何息公的误会。

    当我看见他,说真的,我有点诧异。

    何息公的长相并没有出彩的地方,看着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老头子,头发跟胡子全白,年纪应该跟老爷子差不多。

    身上穿着一套中山装,左肩上扛着一个硕大的麻布口袋,里面鼓鼓囊囊的装了许多东西,隔着袋子都能闻出里面那股血腥味来。

    如果不是他语气里透出了杀意,可能到现在我都感觉不到,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头究竟有多危险

    何息公把手收了回去,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上下打量了几眼,说:“你就是沈枯荣的孙子沈世安?”

    我点点头,没说话。

    “年纪不大,脾气不小。”何息公说道,看了看半蹲在地上的张三,恨铁不成钢的骂了句:“没出息的东西,竟然会栽在后辈子弟的手上!”

    张三不敢抬头,略微埋着脑袋,看着地上说:“这事怨我,一个没注意,阴沟里翻船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何息公的腹部。

    肚子正中间,有拳头这么大一个窟窿,伤口不深,血也止住了,但边缘的肉已经烂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绞烂的一样

    “我爷爷呢?”我问道,目不转睛的盯着何息公腹部的伤口,心莫名的慌了起来。

    张三没拦住老爷子,只拦住了我们,那也就是说,老爷子很有可能找到了何息公,搞不好这老头肚子上的伤口,就是让老爷子弄出来的。

    现在何息公出来露面了,老爷子却不见踪影,可能性有很多,但最有可能的莫过于是

    “林子里躺着呢。”

    何息公笑道,低下头,看了一眼肚子上的伤口。

    “放心吧,他死不了。”

    得到这个答案,我抬腿就准备往林子里跑,但没想到是,何息公却拽住了我。

    “别着急,死不了。”何息公叹道:“你帮我给你爷爷带句话。”

    “什么?”我回过头,问他。

    何息公没说话,深深的看着我,沉默了一会才说。

    “我放你孙子一马,咱们之间恩怨两清了。”

    话音一落,何息公松开手,一把将张三从地上拽了起来,转身向林场的另外一头走去。

    他没有再多说半句话,也没有回头看我,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我会偷袭他。

    至于张三,它倒是挺警惕的,一边走一边往我这里看,眼神极其的阴狠。

    “听说凰真人的徒弟来找过你们,是有这回事吧?”

    何息公冷不丁的问了我这么一句,语气很是无所谓,貌似是一点都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是。”我答道。

    “我看他们是找死。”张三冷笑道:“迟早再收拾他们一遍!”

    “再说吧。”

    何息公笑了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语气稍微有些变化。

    “他们师父可不好对付,要是把他惹急了眼,那也是麻烦事一桩啊”

    说着,何息公忽然停住了脚,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他转头的时候,只有脖子以上的部位转动,肩膀以下的部位,则是静止不动。

    一双眼睛犹如鹰隼,直勾勾的盯着我,锐利的目光让我有些不敢直视。

    “我们之间没恩怨,以后我也不想有恩怨,这次我放你一马,算是把这事了结了,如果有一天我跟凰真人动起手来,希望你跟你爷爷别趟这摊浑水”

    我咬了咬牙,壮着胆,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了这句话。

    “这算是威胁吗?”

    面子是要命的东西,特别是跟何息公这样的人争起来,那更算是拿命跟他叫板。

    在当前的情况下,我最不应该做的就是激怒何息公,更别说是跟他对着干。

    但他把话说到了这份上,如果我不接茬,以后沈家就真的成个笑话了

    还是那句话。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入了这一行,有些事就不能不顾了。

    “不算威胁,算是提醒。”

    何息公说着,目光稍微偏移了一些,似乎在看什么。

    从他目光注视的方向来说,应该是在看我身后。

    “你吓唬谁呢?”

    常龙象冷不丁的拍了我一把,将右手搭在我肩上,与我肩并肩的站在一起,毫无畏惧的怒视着何息公。

    “哟,能爬起来了?”张三怪笑道。

    “没能把你脑袋割下来,委屈你了。”常龙象寸步不让的说。

    张三转过身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常龙象:“要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试试吗?”

    “后生子弟的脾气都大,用不着跟他们置气。”何息公拍了拍张三,示意让它走。

    “哥,李青山的那张脸还在他们手里呢,咱们”

    没等常龙象把话说完,何息公就笑了出来,跟张三对视了一眼,笑容越发灿烂。

    “李青山?那个渣滓的脸我们可没拿!”

    张三嘿嘿笑道:“我们拿走的,是他哥哥的脸。”

    “还来!”常龙象也是个死脑筋,很直接的吼了一声:“偷别人哥哥的脸,你不要脸了?”

    “我不是偷,我是在帮他。”何息公叹道:“那具臭皮囊谁都不稀罕,他哥哥也是,早就想离开那具身子了。”

    常龙象一张嘴,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被我拽住了。

    “李青山犯的案子你知道吧?”我问何息公,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生怕漏过半点蛛丝马迹:“他说他是被鬼上身了,所以才”

    “你们信?”何息公打断了我的话,反问道。

    常龙象恶狠狠的瞪着他,说为啥不信?总不能他真是个精神病吧?

    “他不是精神病。”何息公说道:“从头到脚都不是。”

    常龙象愣了一下,没吱声。

    “那他父母是怎么死的?”我忍不住问他。

    何息公一脸嘲弄的看着我们,笑着说,你们自己去问他,这种事没必要问我。

    这时候,张三似乎是压不住脾气了,很不耐烦的开了口:“我说你们是傻还是没脑子啊?李青山他自己杀了自己爹妈,这跟精神病有啥关系吗?”

    常龙象倒是没跟张三置气,一愣一愣的看着它:“如果李青山不是精神病的话,他怎么可能会”

    “有的人是人,有的人是畜生,这他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张三骂骂咧咧的说道,抬手指着我们。

    “李青山的事跟我们没关系,想问什么自己回去问他,要是再跟老爷磨磨唧唧的,我非得弄死你们!”

    在张三撒火的时候,不远处的林道口忽然走出来两个人。

    一高一矮。

    高的那个应该是成年人,从体型上来说,算是健硕的那种,跟张三一样,脸上缠着一圈圈的麻布,只露出一双眼睛。

    矮的那个则是小孩,由于距离较远,我也没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凭感觉来说,估计就是七八岁的孩子吧。

    “你们该关心的不是李青山,应该是沈枯荣。”

    何息公转过身,缓缓向那俩人走去,头也不回的笑着说。

    “他的状况可有点不太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