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张三

    拦路的那人,距离我们大概有二十米远。

    他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黑色外套,脑袋上戴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脸上也被黑布给裹了个严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真的,那人的眼睛会发光,这点我已经确定下来了。

    林道里的光线有些昏暗,他所站的位置,也不是一个能够提供反光条件的位置。

    隔着老远,我们都能看见他眼里散出的微弱红光,不带半点危险性,也没有任何的暗示性,完全看不出他是一种什么眼神。

    这人似乎没有任何攻击性,看见我们之后,不动不喊,安安静静的站在前面望着我们。

    说实话,我当时并不觉得害怕,只是有点不安。

    林子里飘荡的尸臭味,几乎都是从那个人身上传来的,距离他越近,那种难闻的气味就越重。

    “他好像不是活人。”老爷子冷不丁的说道,目光游离不定的打量着那人,语气也认真了起来:“是尸首。”

    “怪不得呢”常龙象嘀咕道:“我就说他咋没有呼吸呢原来是死的”

    “你去搞定它,搞不定我再上。”老爷子拍了拍我肩膀,很自信的说:“我觉得你能摆平。”

    我看了看那个不知来路的尸首,只想反问老爷子一句,假如我搞不定呢

    像是这种忽然冒出来的东西,十有**都跟何息公有关,被那种高人折腾出来的尸首,是能随便对付的?

    但无奈的是,老爷子明显是要把这次练手的机会给我了,摆摆手就说自己绕着路过去,解决了这尸首再跟上他。

    伴随着老爷子的移动,那个远远站着的尸首,也在不动声色的转动头颅,生怕跟丢了老爷子,目光一直都停留在他身上。

    “胖子,你近身跟它干,找机会拿大狱绳捆它,爩鼠站近点掠阵,随时支援我们。”

    常龙象点点头,把猎枪往肩上一扛,随手就抽出了盘在腰间的大狱绳。

    看他向那“人”走过去的时候,步伐还是挺稳的,似乎并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麻烦而紧张。

    跟常龙象相比起来,爩鼠就要胆小许多了,小心翼翼的跟着他往前走了一截,之后就停下脚钻进了草丛里,估计是打算伺机而动。

    在这过程中,那“人”也没有攻击我们的迹象,只是把放在老爷子身上的目光,转移到了常龙象的身上。

    看见老爷子绕路往林子里走,那“人”并没打算去拦他,就这么放他过去了。

    “要不咱们也绕路走?”常龙象问了我一句。

    我刚要说试试,只见那“人”抬脚向我们走了过来,貌似是盯上我们了,根本就没想放我们过去。

    “看样子不行了。”我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来一张黑纸,随手叠了两下,沿着边缘一撕,便将其撕成了正方形。

    降门的术法成千上万,虽然绝大部分都是用来对付活人的,但也有一部分是用来对付冤孽的,哪怕敌人是尸首也不碍事。

    咬破食指,我借着自己的血在黑纸上画了个圈。

    肉身蛊已经被我炼到了升阳身,所以在画符的时候,我完全不用借助朱砂这类带阳气的颜料,直接拿自己的指尖血来画。

    简单方便不说,搞不好还有奇效。

    用来画符的黑纸,只是最普通的那种带颜色的纸,但当我开始画符时,整张纸却开始发热了,像是被火烤着那般,每个部位都带着些许的温度。

    符身的结构很简单,就是外面一个圈,里面再画上一个人形图腾,基本上就完事了。

    真正复杂的,是施法的过程。

    那尸首走过来的时候,动作木头木脑的,不闪避也不抬手,跟个愣头青差不多,直冲着常龙象就走过去了。

    比起七宝的那种灵活,常龙象更善于近身搏击,也能说是擅长摔技。

    见尸首进了自己的攻击范围,胖子没有犹豫,抓住机会就把手伸了出去,右脚一绊,顺势想把尸首往树林里砸,但没曾想尸首的重量也有可能是抓地力,远超出了胖子的想象。

    任凭常龙象使出天大的力气,尸首的双脚也纹丝不动,牢牢的抓附在地上。

    “哎我去!!这犊子力气挺大啊!!”常龙象惊呼道。

    那人没吱声,也不像是普通冤孽那样张嘴咬人,反而像个有理智的活人,猛地一弯腰,一记重拳就砸在了常龙象的心口上。

    嘭的一声闷响,常龙象飞出两米开外,砸在树上这才止住身子。

    不得不说,这一拳击打的位置很是刁钻,心口绝对算是普通人的死穴,像是他们这种拳头犹如铁锤的怪物,砸人一下,就算不把人砸死也得砸残。

    在场的人里,也就只有常龙象的抗击打能力强点,能够勉强受得住这一击。

    要是让我上恐怕我就爬不起来了

    “狗犊子力气这么大?!早知道你会玩阴招就不跟你硬碰硬的干了!”

    常龙象一边揉着胸口,一边爬起来看着那人,嘴里还嘀咕个不停。

    冤孽是听不懂人话的,起码大部分冤孽都是这样。

    但我们遇见的这具尸首却是例外。

    “自己没脑子怪谁。”

    说出这句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站在原地看着常龙象的那具尸首。

    真的。

    听见那玩意儿开了口,不光是常龙象被吓了一跳,连我都被吓愣了好一会。

    尸首尸首还会说话?!!

    “你是活人啊?”常龙象问。

    “算半个。”那尸首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很耐心的站在原地,看着常龙象说:“你的力气比普通人要大很多,但这还不足以威胁到我。”

    话音一落,它看了看常龙象手里的大狱绳,又问:“这是法器吧?刚才听你们说你们是打算用这个捆住我?”

    这人其实我也不知道它算不算人。

    它说话的声音很沙哑,还有种闷得慌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隔着一层布的原因,声音听起来有点模糊。

    “耳朵挺尖啊,这么远都听得见。”常龙象耸了耸肩。

    “我家老爷说了,只放一个老头过去,其他人都得在这儿站着,往里走一步就得死。”那人笑了笑:“你们回去吧,别找死了。”

    常龙象没吱声,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见我还在画符,并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瞬间就明白自己该干什么了。

    “吱!!!”

    爩鼠也发现事情不对了,但它却没有急于现身,而是嘶叫了一声,继续在草丛里潜伏。

    听见爩鼠的叫声,那人回了一下头,往发出声音的位置看了看,语气有些疑惑:“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耗子呢”

    “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常龙象笑道。

    “嘿,瞧你厉害的,你”

    没等那人把话说完,常龙象就打断了他的话,问他,你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

    “半死不活。”它笑了笑。

    “有名字吗?”常龙象又问。

    它点点头,说,有。

    “以前的名字记不住了,现在只用老爷给我起的名字,张三。”

    说着,它语气变得急躁了起来,有种不耐烦的感觉:“哎,我说话你们听不见?说了让你们回去,你们还”

    张三只说到这里,后面的话,硬生生的让常龙象给它堵了回去。

    常龙象的动作很快,几乎是还没站这身子,勾着腰就冲到了张三身边,一手拽着大狱绳,一手抬着它下巴,死死的控制住了它。

    “其实我想试试。”

    张三并不惊慌,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问他,你想试试啥?

    “你不是说往里走一步就得死吗?”

    常龙象憨笑着,手上开始使劲,勒住张三脖子的大狱绳,也变得越来越紧。

    “所以说,我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