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林场

    公安的能力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办事效率也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得多。

    冯振国刚放出话去要找何息公,不到两个小时就有人传来消息,说是在我家附近见过这个老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

    “他们开的车是一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车牌我们查过,是河北的。”冯振国找上门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几个老公安,像是有备而来。

    “出城了吗?”老爷子问。

    “没,在郊区停下了。”冯振国耸了耸肩:“他们好像一点都不怕被抓,明目张胆的就停在郊外,车里的人谁也没跑,都在郊外落脚了。”

    老爷子嗯了一声,说行,把具体位置给我,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

    “不用我们的人跟着?”冯振国试探着问了句。

    “来一个人开车就行。”老爷子答道。

    听见这话,冯振国皱了皱眉,但也没多说什么,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其实多让几个公安跟着,对我们来说也有一定的好处,起码他们都配备着手枪,关键时刻搞不好还能搭把手。

    但要是遇见了意外,老爷子能不能顾全这些人,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指定是保不住。

    也许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也可能是想自己把面子挣回来,老爷子这次是铁了心要找何息公说道说道了。

    说句实话,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虽然我们没跟何息公打过交道,可他干出来的这两件事,就足以让我们对他刮目相看了。

    不光是打伤了凰真人的三徒弟,还在老爷子跟爩鼠的眼皮子底下,很轻松的就潜了进来,并且还在楼上做了十来分钟的手术,之后还安然离去

    毫不夸张的说,何息公绝对是属于老爷子他们这一流的先生,我跟他比起来,差太远了。

    上车之后,老爷子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我跟常龙象坐在后排。

    “见面直接动手?”我抱着满脸迷糊的爩鼠,问道。

    老爷子摇摇头,说,别。

    “我也这么想。”我笑道:“如果他想阴咱们,胖子早八辈子就栽在他手上了,凭这事来说咱也不好动手。”

    “先礼后兵。”老爷子叹了口气:“先把那张脸拿回来再说。”

    “成。”

    常龙象头也不抬的往猎枪里填充着弹药,压根就不怵开车的那个老公安,语气挺淡定的:“沈爷爷咋说,咱们就咋做,实在不行就打呗!”

    开车的那个老公安就是送李青山来药铺的人,听见常龙象这话,便抬头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

    “你们不该帮他。”

    老公安开着车,语气很是复杂,似乎是憋着火。

    一边说着,他点上一支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大叔,我感觉你对李青山的敌意挺浓啊。”常龙象用毛巾擦了擦枪把,问他:“你跟李青山有过节?”

    “没有。”他叼着烟,冷笑着说道:“但我原来抓过一个重案犯,跟他的情况很像,所以我觉得他就是真凶。”

    常龙象停下动作,抬头看着他,问,也是鬼上身?

    “不是,但在犯案之前,他跟李青山一样,也喜欢虐待小猫小狗这类的动物。”老公安摇摇头:“害怕跟人发生过节,所以在外人眼里看着特别有礼貌,为人处世也特别的油滑,只有在面对那些毫无反抗之力的动物时,他才会露出凶残的一面。”

    “这跟凶杀案有啥关系吗?”常龙象好奇的问道。

    “有。”那人耸了耸肩:“越是这样的人,心里藏着的戾气就越重,有一部分犯了命案的凶手都是这样,先是拿动物练手,之后就转移到了活人身上”

    话音一落,老公安把手伸出窗外,抖了抖烟灰。

    “我不信你们,我只信自己的眼睛跟以往办案的经验,什么鬼神?都他妈是狗屁!”他冷笑着骂了一句:“比起活人而言,鬼神算什么?”

    听见他这么说,我们倒是没有反驳,全都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可不么。

    就算恶鬼凶孽再有脑子,对付起活人来,依旧比不上活人那么残酷。

    “那个拿着枪的胖子,你注意点,别乱搞事。”老公安头也不回的提醒了常龙象一句:“要是你拿枪乱搞事,我可不管老冯怎么护你,老子一定逮了你!”

    “放心吧大叔。”常龙象憨笑道:“为民除害天经地义,我保证当个合格的雷锋。”

    被常龙象这么一接,老公安也笑了起来,对我们的敌意也没那么强了。

    “有你这么胖的雷锋吗?”

    “那可说不准!哈哈!”

    在这时,仪表盘上的对讲机闪了几下灯,老公安瞥了一眼,没说话,拿起耳机就戴在了耳朵上。

    “喂?”

    他只说了这么一个字,随后就沉默了下去。

    虽然我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就感觉来说,好像有点不对劲。

    过了大概两分多钟,老公安嗯了一声,说明白了,一会就赶回去。

    “冯局那边遇见了一点麻烦。”

    他说道,随手将耳机放回对讲机上挂着,侧过头看了老爷子一眼,又看了看我们,表情很是复杂,就跟看犯罪嫌疑人一样。

    “啥麻烦?”老爷子问。

    老公安沉默了一会,说,李青山跑了。

    一听这答案,我跟老爷子都愣住了,面面相觑的看了看对方,谁也没吱声。

    “我操?!!那犊子跑了?!!”常龙象惊呼了出来,满脸的不敢相信:“他跑什么?!难不成又让鬼上身了?!”

    “胖子,你是不是说过,何息公在割走那张人脸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好的带走,坏的留下。

    难道何息公指的就是这个??他不会把人脸的魂魄留下了吧?!

    “从哪儿跑的?”老爷子问道。

    “医院。”老公安摇摇头:“我先送你们去目的地,之后我再赶回去看看,这事他们也没说清楚,所以”

    “别着急,慢慢来。”

    老爷子安慰道,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一个大活人肯定跑不了多远,有这么多眼线盯着他,指定跑不出成都。

    “希望如此。”他叹了口气。

    何息公等人的落脚地,就在成都郊外的一个林场里,听冯振国说,他们最终落脚的地方,应该就是林场里的那间废弃守林屋。

    具体他们是去干什么,这点冯振国倒是没调查出来,也不敢往细了去查,生怕打草惊蛇把何息公他们吓走。

    当然了,何息公不是那种胆小的鼠辈,他肯定是不怕公安的,这点从他割走那张脸的举动就能看出来。

    冯振国他不敢让人靠近守林屋,其中肯定有个原因是不敢。

    我们都不敢随便凑上去,他们敢?

    “从这条小道一直往里走,大概十来分钟就能看见那个屋子。”

    老公安将车靠边停下,看了看手表,又说:“我三个小时之后来接你们。”

    “就在这里碰头吧。”老爷子笑道:“如果没看见我们,千万不要贸然进去,等我们出来就行。”

    “一直等?”他一皱眉。

    老爷子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看了我们一眼,转身就走进了林子里。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跟着老爷子往守林屋走的时候,我能很明显的闻出一股子尸臭的味儿。

    就是那种尸体自然腐烂,散发出的腥臭味,很难闻,也很恶心,让人腻得慌。

    爩鼠也不像是最开始那样轻松了,半眯着眼睛,很凝重的走在老爷子前面开路,不时还左右看看,警惕性非常之高。

    忽然,老爷子他们停了下来,我跟常龙象也只能随之停下脚。

    “有人。”

    老爷子说着,把腰间别着的棺材钉取下,紧握在手心里,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那人。

    我皱了皱鼻子,仔细闻了几下,表情更难看了。

    “这人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