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偷脸

    李青山的脑袋缺了一部分,真的,这点毫不夸张。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除开覆盖在头骨上的一些血色组织之外,他后脑这一片,再也没有半点东西能够遮挡白森森的骨头。

    在这片骨头上,有几个很明显的小窟窿,大小不一。

    看它们的位置应该都是那张人脸鼻子眼睛的位置

    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但比起害怕而言,我心里的疑惑却是越来越重。

    能够在不惊动老爷子的情况下,翻窗子潜入二楼,花不过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能把整个手术给做完,还能保证李青山到现在都没断气

    “苗武人都做不到这份上吧?”我问老爷子。

    老爷子嗯了一声,示意让我撑住李青山的身子,别让他躺下来,随后就跑到楼下拿药去了。

    不到两分钟,老爷子就抱着一个大药罐上来了,那是装着彩蝰的罐子,估计老爷子是想用彩蝰身上渗出来的粘液给李青山止血,至于之后的处理,应该是医院的事了。

    老爷子一边往李青山的脑袋上涂抹粘液,一边嘴里还跟常龙象聊着,问那老头进屋子后还干了什么。

    常龙象的回答很干脆,说那老头啥也没干,只是闷头给李青山做手术罢了。

    “说啥了吗?”老爷子问。

    “没听清,只有他走的时候”常龙象皱了皱眉,似乎是在回忆,过了会才低声说:“他好像说了句,好的带走,坏的留下。”

    好的带走坏的留下?

    听见这话,我跟老爷子对视了一眼,都是满脸的迷茫。

    那老东西说这话是几个意思?好的带走?他带走的不是那张人脸吗?

    “爷,他拿走那张人脸有啥用啊?”我试探着问了句。

    “不知道。”老爷子说到这里,表情也无奈了许多:“如果是想取走人脸的魂魄炼制冤孽,那么他光是拿走这张脸是不够的,最起码都得抽魂,但是现在我是真闹不明白他了!”

    我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李青山,又看了看那扇半掩的窗户,低声问老爷子:“爷,你觉得那人是谁?”

    老爷子没吱声,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表情越来越凝重了。

    “在李青山犯事之前,那个叫何息公的老头子就来找过他,还在他体内埋下了一根铁针,这事你还记得吧?”我皱着眉说道:“打伤了邓元觉师弟的人就是他,其实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联系上这事我怎么感觉李青山让人给盯上了?”

    老爷子叹了口气,说,这事可难办了。

    “那老东西在咱们的地头上把李青山做了虽然他没死但是那张脸被取走了”老爷子无奈道:“如果那张脸是真凶,那么这次的事就相当于让杀人犯逃逸了,不好交代啊!”

    “没事,咱们找回来就行了。”我安慰道:“冯叔那边的眼线多,这事恐怕要他们帮忙。”

    老爷子犹豫不决的看了我一眼,没答应也没反对。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这事传出去确实丢人,但在这种时候丢不丢人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我们补救得当,丢出去的人,自然还能找回来。

    “咋咋回事啊”

    这时候,躺在床上的李青山很突兀的醒了过来,半睁着眼睛,有气无力的看了看我们,问了句:“我刚才是不是做噩梦了?”

    “没。”我说着,有些心虚的看着他:“不是做梦。”

    李青山哦了一声,笑了起来:“那我还得谢谢他了。”

    “你都记着呢?”我一愣。

    “我这个当事人要是记不住,那还有谁能记住?”李青山笑了笑,说话的声音很低,显得有些虚弱,但奇怪的是,他的眼神却跟平常一样冷静。

    没有害怕,没有恐惧,冷静得让我都有点想不明白了。

    “你不怕吗?”我忍不住问他。

    李青山瞥了我一眼,很奇怪的反问我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那人能帮我摆脱那张人脸,我谢谢他还来不及呢,更何况是在保住我性命的前提下”

    李青山嘿嘿笑道,听他的语气,不像是在装,而是真心诚意的在感谢那个人:“我从来没想到自己能这么舒服,真的,感觉脑子都清静了,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你不疼?”常龙象问他,一边龇着牙花子,倒抽着冷气,一边挠了挠自己的头:“被割走这么一大块肉你是真舒服还是假舒服啊?”

    “我骗你干什么?”李青山笑道。

    “我去给冯叔打个电话,这事瞒不住,得事先跟他打个招呼。”我低声道:“他身上的伤势不轻,最好去医院看看,搞不好还得植个皮啥的”

    没等他们说话,我就出去给冯振国打电话了,连着打了三个他才接。

    “咋了?”冯振国问我:“这么早跟我打电话,是不是有啥发现啊?”

    “冯叔,这事出岔子了。”我叹道:“你有时间的话就过来一趟,咱们见面说。”

    冯振国一听我这口气,顿时就急了起来,忙不迭的问我:“是不是李青山跑了?!应该不是吧?!我感觉他不像是那种”

    “李青山的脸让人给割了。”我低声说道。

    冯振国没再多问,沉默了几秒,说,我现在就带人过来。

    不得不说,冯振国办事的效率很高,可能这跟他雷厉风行的性子脱不开干系,挂断电话还不到十五分钟,他就带着一帮子人找上门了。

    看那些人的着装打扮,不光有公安,还有几个医生。

    等我领着他们上楼跟李青山碰面之后,所有人都不吱声了,可能他们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怪事,面面相觑了一阵都没动作,全等着冯振国下命令。

    “等着遭雷劈呢?!”冯振国骂道:“处理一下伤口!马上送医院!”

    “头儿,那局里”

    “那边的事我去办!招呼我去打!这点用不着担心!”冯振国不耐烦的摆摆手,看了看我跟老爷子,说,借一步说话。

    我们站在走廊里,冯振国点了支烟,抽了两口问我们:“到底是咋回事?是谁割了他的脸?”

    “行里人。”老爷子叹道:“在李青山犯事之前,这个行里人还见过他一面,估计从那时候开始,这小伙就让他盯上了。”

    得到答案,冯振国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我们。

    “行里人?”

    冯振国很好奇也是很疑惑的问了一句:“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在你们这儿撒野?”

    他问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坦诚,压根就没有嘲讽我们的意思,但老爷子还是觉得尴尬,老脸通红的说:“这事我们肯定能摆平!你就放心吧!”

    “诶!沈老爷!我没别的意思!”冯振国赶紧解释道:“我就是想知道那人是谁,有我帮你们找人,肯定事半功倍啊!”

    “那人叫何息公,年纪跟我爷爷差不多,好像还穿着中山装。”我把常龙象跟李青山的描述都如实说了出来,还补充了句:“他有可能随身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你们可以多注意一下。”

    “行。”冯振国听完也没有多问,点点头说:“我这边加把劲,尽快把他找出来。”

    这时,医生已经抬着担架,把李青山从屋子里抬了出来。

    在他们将李青山抬下楼的时候,由于走廊上人太多,我也没能去打个招呼,但李青山似乎是看见站在人群后面的我了,冲我笑了笑。

    说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

    看见李青山冲我笑的时候,我打了个冷颤,莫名觉得有些害怕,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但就是

    “不对。”

    老爷子听见我冷不丁冒出来的这句话,不由愣了一下:“啥不对。”

    我目送李青山被人抬出药铺,沉默了一会,摇摇头。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