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恐惧

    它就像是一团毫无存在感的空气,但看着却又是那么的真切。

    我没再出声,猛地伸出手将台灯打开。

    在灯光亮起的瞬间,这个自黑暗中冒出来的人影,又一次消失了。

    “咋了哥?”

    这时,常龙象忽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我:“听你这边一直开灯关灯来着咋回事啊?”

    我没吱声,看了看刚才那人站着的位置,摇摇头:“没事,你先回去睡吧。”

    “行,那我先过去了,有啥事叫我一声啊。”常龙象点着头,迷迷糊糊的关上门走了。

    等常龙象一走,我又躺了回去,右手搭在开关上,几乎是毫无预兆的按了下去,又在瞬间按了起来。

    “啪。”

    黑暗只存在于一瞬间。

    但那个人影,却没有随着黑暗消失而消失,或许是因为我开灯的动作太没有征兆了,压根就不去看那个人出现没有,直接就给开了。

    借着昏暗的灯光,那个原本模糊的人影,此时看着真切无比。

    与我想象的一样。

    它不是人。

    但奇怪的是,直觉告诉我,它也不是个冤孽好像是活着的东西??

    这人从头到脚都是**着的,没有任何东西遮盖,浑身的皮肤都暴露在了空气中。

    似是被红油漆泼过,又像是被人剥去了皮,所见之处尽是血红一片。

    它站在床边,用一种近乎于斜视的目光,头也不动,高高在上的盯着我。

    那不是冤孽能够拥有的眼神。

    残酷,寡毒,阴狠,疯狂,所有一切负面的情绪,似乎都能在它眼里找到。

    我当时的感觉真的很难形容倒不是说在害怕有点说不上来

    浑身上下的血液似乎都僵住了,别说是有大动作,连眨个眼都做不到,像是被人点了穴一样,傻愣愣的躺在床上跟它对视着。

    那时,它脸上的肌肉不停抽搐着,嘴也长得很大,许多带着腥臭味的粘液,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滴滴答答的落了一地。

    这怪物的舌头很长,至少有半米的样子,一边哈着气,一边就把舌头伸了出来,在空气里重复着舔舐的动作。

    如果它是用看待敌人或是猎物的眼神来看我,那么我的感觉恐怕还没这么难受。

    最让我捉摸不透的,也是让我莫名其妙的,还是它给我的感觉。

    无视。

    对,就是无视。

    它看我,就像是普通人看一块石头那样,完全不把对方看在眼里,而且还不是高高在上的无视,是那种不对等!

    我跟它的身份,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它看我就像普通人看石头,连蚂蚁都比不了。

    “咚。”

    又是一声熟悉的闷响,它再度往前迈了一步,稳稳当当的靠在了床边,似乎是对我感兴趣,微微弯着腰,把舌头搭在了我脖子上。

    湿漉漉的,带着些许温热。

    就像是我起法阵割脉时,刚从脉门里流出来的血,有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

    它渐渐的埋下了头,距离我的脸越来越近,到最后都算是脸贴着脸,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跟我对视着。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在那瞬间,我很奇怪的有了一种熟悉感这玩意好像在哪儿见过??

    “不对如果我真的见过它肯定会想起来的”我很迷茫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怪物,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只觉得很纳闷。

    我没在现实里见过它,也没听说过它,不管是外人嘴里还是书籍记载,都没有关于这种怪物的描述。

    但就算如此,我越是看它,越是觉得熟悉。

    正当我聚精会神的打量着它时,这怪物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毫无预兆的张大嘴,嘶声嚎叫了起来。

    那声音不是人类能够发出来的,不尖利,也不粗哑,沉闷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有朋友去野生动物园见过处在正常状态下的老虎,那么他必然会理解我的感受。

    这个怪物嘶嚎起来,有种老虎低吼的意思,声调非常的低,连地板都被它吼得颤了起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个发出低吼的怪物,已经开始迅速膨胀了,表皮一层看着都有点水肿透明。

    没过半分钟,它的身子就膨胀到了极限,几乎是在原基础上增大了三四倍!

    我一愣一愣的看着这幕,压根就没有别的反应,也基本反应不过来,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像是什么重物摔在了地上。

    瞬间,那个身子膨胀了三四倍的怪物,直接炸裂成了漫天的碎片。

    或是说,炸裂成了数也数不清的碎肉。

    不光我被这些碎肉淋了一身,整个房间都像是被这些带着血的烂肉盖了一层,连天花板上都是这些血淋淋的东西。

    我看见这景象,先是愣了一会,随后就毫不犹豫的吐了出来,整个人都被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笼罩了。

    不光是看不清东西,连脑袋都疼得像是炸裂了,趴在床边吐了半天也没吐干净,只觉得胃里有数不清的东西在往喉咙里涌

    “哥!!哥你没事吧?!!”

    常龙象应该是听见这边的动静了,忽然推开门冲了进来,跑到床边帮我拍了拍背:“你咋了??胃不舒服吗??”

    “不舒服?”我头也不抬的指了指地上:“看见这些玩意儿,你能舒服到哪儿去?”

    “啥玩意儿?”常龙象一愣一愣的说:“地上啥也没有啊。”

    听见这话,我莫名的打了个冷颤,急忙揉了揉眼睛,往地上看了一眼。

    这一看,我顿时就愣住了。

    “哥,你不会是睡迷糊了吧?”常龙象小心翼翼的问我。

    那个怪物在炸裂成漫天碎肉后,带着血的烂肉不光是盖在了地上,连天花板跟床上都被“敷”了一层。

    这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但是现在那些烂肉呢?!!

    “你干呕半天了,没事吧?”常龙象又一次小心翼翼的问我:“要不我带你去厕所吐会儿?我帮你拍拍背啊!”

    我趴在床边看了一会,又擦了擦嘴,确定嘴边没有任何秽物,心里更诧异了。

    不对,我记得刚才吐了不少东西,就差把酸水吐出来了,怎么这又难不成那一切还真是我的错觉??是我做梦了??

    “现在几点了?”我问常龙象。

    “天快亮了。”常龙象低声答道:“要不我去叫沈爷爷来看看?”

    “别。”

    我摇摇头,很勉强的笑了笑,说自己可能是做梦了,所以刚才的动静有点大。

    “李青山那边没事吧?”

    “放心,他睡得熟着呢!”

    “那你也去歇着吧,我再睡会。”我假模假样的打了个哈欠,把常龙象给支走了。

    我刚才是在做梦吗?

    这个问题,我自己想来想去也得不到答案,但直觉告诉我,这事不是做梦那么简单。

    在清醒之后,我能够很直观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似乎是有了点变化。

    不,不是一点,是很多!

    抬手摸了摸额头,烫得不行,比普通发烧还要严重。

    也许是巧合吧。

    在那时,我感觉右边这一排的后槽牙有点酸胀,用舌头轻轻一顶,只发现后槽牙有了些松动的迹象。

    不是一颗两颗,而是一排!

    等我跑到镜子前,借着手电往嘴里照的时候,只见牙齿上全是乌黑的血迹,靠后的那两颗牙更是倾斜了起来。

    几乎没怎么用力,轻轻一掰,只听咔的一声,两颗粗壮的臼齿就这么被掰了下来。

    “这是生病了???”

    我看着手里的这两颗牙,又抬起头,看了看镜子里满脸病态的自己,莫名的生出了一种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