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诡异

    常龙象这一番话倒是把我搞迷糊了。

    李青山不对劲,这点我能看出来,但他有事瞒着我们这点我是真没发现啊!

    难不成常龙象察觉到什么了?

    “你咋知道他有事瞒着我们?”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常龙象嘿嘿笑了两声,往我耳边又凑了凑,同样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猜的。”

    一听这话,我差点没气得骂出来。

    猜的?

    这玩意儿还能靠猜?要是猜错了呢??

    “我看人挺准的,真的!”常龙象说着,见我不信,立马举了个例子:“哥,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你肯定会牛逼,你说我感觉错了吗?”

    “这倒是”我点点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小子眼力不错啊!”

    “那必须!”常龙象憨笑道:“我就是觉得吧,李青山那人不实诚,在拘留室里我倒是没感觉出来,但一进药铺”

    常龙象说到这里,笑容渐渐收了起来,眉头也皱紧了。

    “他给我的感觉有点不实诚,有点那种憋着坏的意思。”常龙象说着,回头看了看,又试探着问我:“哥,你说他不会是打算逃跑吧?”

    “那不能。”我笑道:“李青山不是说了么,自己是无辜的,他是被”

    “魂魄不是被镇住了吗?”常龙象一皱眉:“他会不会是个精神病啊?”

    听见常龙象这么说,我心里顿时就咯噔了一下,对于李青山这人,我的警惕性是越来越重了。

    是啊。

    既然人脸的魂魄都被镇住了,那么杀他全家的那人那魂魄!应该就是他自己的啊!

    除非是镇压魂魄的铁针出了岔子,或者就完全不是我们想象的这样。

    但老爷子跟凰小道他们也检查过了,人脸的魂魄确实像是被镇住了,气息很是微弱

    “时间不早了,咱们先去睡觉。”我低声说道:“今天晚上,你跟李青山睡,注意点别让他跑了。”

    “如果他真想跑呢?”常龙象试探着问我。

    我想都没想,很坦然的说,直接腿打折,千万别心软。

    得到答案,常龙象点点头,说自己明白了。

    “爷,你们聊啥呢?”

    我关上并锁死店门,带着常龙象走回去,顺嘴问了句。

    “聊何息公的事。”老爷子笑道:“时间不早了,你带小李上楼休息吧,我还得研究研究那根铁针呢。”

    “研究啥啊,明天再弄吧,不差这一时半会的”

    不得不说,老爷子是真的犟,认准的事再怎么劝也不好使,到最后我也没能劝他去睡觉。

    这老头儿的好奇心估计是被铁针激发出来了,在我们上楼的时候,他还拿着放大镜研究铁针呢,那表情比搞科研的都要认真百倍。

    如我最初的安排,常龙象跟李青山睡一间,也就是睡在我的隔壁。

    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我这边也能及时发现。

    真的,仔细想想,我确实有点害怕李青山会逃跑。

    他身上的罪还没洗干净,要是就这么消失了,冯振国那儿铁定是不好交代了。

    说不准上面的人还得追究我责任,到那时候

    “我就不该接这活儿。”

    我自言自语似的喃喃道,躺在床上,再怎么困也闭不上眼睛。

    只要我一闭眼,脑海里瞬间就会闪现出李青山逃跑的场景,再过一秒,这场景就会变成我被冯振国拿去定罪,正在被押赴刑场

    他娘的。

    这活儿的危险性确实不高,但这也太折磨人了!

    早知道会这样,我还不如咬咬牙,多费点时间,直接在拘留室里把人脸魂魄抽出来得了!

    “咚。”

    在这时候,我房间的角落,忽然传来了一声闷响。

    那声音没什么特点,音量不大,听着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

    我也没在意,依旧是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只等着天亮起来再补一觉。

    但我却没想到,仅仅过了半分钟左右,我房间里又响了一次那种重物的落地声。

    这次的闷响,距离我要比第一次近多了,而且声音也莫名其妙的变小了!

    我也没敢多想,几乎是下意识的把台灯打开,往发出声音的位置看过去。

    这一看却什么都没看见,屋子里还是一如往常的平静。

    “难道是我听错了不对这也不应该啊”我皱着眉,缓缓靠在枕头上,顺手又把台灯给关了。

    也许是我的错觉。

    在关掉台灯的瞬间,我眼角余光模糊看见有个人站在我屋子里,就站在距离我不过三米远的地方。

    “谁?!”

    我忙不迭的爬起,猛地将台灯打开。

    在橘黄的灯光之下,屋子里依旧是什么也没有,先前那人站着的位置,此时已经空无一物。

    说真的,这一次我觉得那不是错觉,更不是我看错了。

    应该是确确实实有个人站在那里!

    自打我入行以来,我遇见过的麻烦事就没少过,恐怖的东西也见过不是一回两回了,但我却从没这么害怕过

    毫不夸张的说,我从头到脚的汗毛都是竖起来的,衣服几乎都被冷汗打透了,心脏更是提到了嗓子眼里,就差没跳出来。

    “难道是鬼不对啊这里怎么没有阴气”

    我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正准备喊一声,让老爷子上楼来看看情况,但转念一想,要是什么事都叫老爷子出面,这说出去得多难听?

    作为一个成年人作为一个入了行的先生遇见个鬼就得叫爷爷,这未免也太丢人了。

    “你等着我的!”我咬了咬牙:“等我拿点灯芯草来开了眼,非得揍得你叫爸爸不可!”

    说着,我一翻身就下了床,可仔细想想,先前被我看见的那个人影,似乎有点模糊了,或是说在我的记忆里有点模糊了,好像是我看错了?

    不对!

    我记得很清楚,那里就是站着一个人,绝对没看错!

    想到这里,我咬紧了牙,慢慢躺回了床上,右手搭在开关上,鼓足勇气这么一按。

    几乎是在瞬间,那个消失在黑暗中的人影,又一次映入了我的眼里。

    这一下我算是彻底的确定了,不是幻觉,是真的!

    它站着的位置,比先前一次还要近,似乎是跟随着开关灯的频率,正在慢条斯理的靠近我。

    此时此刻,它距离我已经不到一米了,哪怕我看不清它的样貌,也照样能感受到它眼里散出来的那种怨恨不,寡毒!

    那是一种如刮骨钢刀,阴毒到极点的眼神!!

    在适应了这种昏暗的光线后,它看起来越发清晰,也是越来越真实。

    也许是习惯于它这种猛然出现的情况了,此时的我,并没有最初那么害怕。

    在黑暗之中,我默不作声的打量了它一会,问了句你是谁?

    它没回答我,忽然开始喘气了。

    那种喘气声就如病危垂死的人,像是是从喉咙里一点点挤出来的声音,声嘶力竭这四个字用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可能是好奇心在作祟。

    在这时候,我想看清楚它本来的面目。

    我只能模糊看出来它是人形轮廓,但我好奇的却是它真正的样子。

    不用想都知道,这个人影必然不是活人。

    但奇怪的是它身上却没有阴气或是说没有任何的气!